第四十六章 黄金宝盒

  我龇牙咧嘴地把贾山从我身上掀开,揉着腰坐起来。

  这炕洞里头的空间并不大,高度也就是我坐起来这么高,我起身时候稍微挺了下腰杆,脑袋就被重重地磕了一下,疼得我直抽冷气。

  贾山被我这么一掀,估计也是撞到了哪里,疼得呻吟了一声,醒了。

  “我日,咱们这是在哪?”

  周围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他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显得瓮声瓮气的。

  我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大声说话,“咱们应该是在李奶奶家的炕洞里,可别让人听见,不然出去更解释不清了。说不定警察会把咱们当成什么坏人给带走,那我爹非得把我打成残废不可。”

  贾山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稳点,我听见他伸手朝周围轻轻拍打摸索的声音不断传来,不由得好奇地问:“你在做什么?”

  “当然是想办法出去了?不然难道在这里呆一辈子?”贾山没好气地回答。

  我从裤兜里掏出手电筒,打开开关,朝他晃了一下,“比起那个,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贾山适应了好一会才总算在手电光里睁开眼,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我看了半晌,才比划了个大拇指,“你可是挺厉害,这玩意都带了。你说什么重要的事?你不会还打算找什么鬼子蝠进来的原因吧?”

  “昨晚就在我身上,一直也没放下。”我朝他招招手,把手电筒往周围照了照,示意他往周围看,“你瞧瞧,咱们进来的入口又合上了,你可别告诉我这是咱们弄坏了炕才掉进来的;再看这墙,这可不是普通炕里的烟道,这就是专门垒出来的密室,如果说以前我还只是怀疑李奶奶家不同寻常,那现在我就是肯定她家有问题了。”

  贾山被我说得一愣一愣的,但是在看了一圈之后,又不得不承认我说得对,顿时就来了精神,朝我一招手,动身顺着通道往前爬。

  我跟在他身后给他打手电。

  这通道并不长,但是我俩爬着爬着却发现通道居然是螺旋向下延伸的,我俩估计爬了有几分钟,感觉已经下行了好几米的样子,然后就爬进了一个小小的空间里。

  我用手电照了一圈,发现这里四面都用红砖和水泥砌成,在头顶的四个角落里保留了通风孔,也不知道通往哪里,正嗖嗖地朝里头吹着凉气。

  “你家这邻居不得了啊。”贾山摸着砖墙啧啧赞叹,“能悄没声地在房子底下整出这么大工程来,还瞒得滴水不漏,真是不可思议。”

  我也被眼前这情景震撼得半天说不出来话。

  讲真,每一个男孩的梦想之中,必然有一项是建造属于自己的堡垒和地道,如今这么大的实物摆在眼前,我甚至都怀疑是在做梦,哪里还顾得上跟贾山说话。

  但是手电筒的光往前一晃,刚巧晃到了一件东西,我眼前一亮回过神来,赶紧举起手电筒照过去。

  手电的圆形光束罩定目标的那一刻,连贾山都张大了嘴,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那是一张摆在墙角的炕桌,炕桌上端端正正地摆着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

  让我和贾山惊讶的是,这盒子在手电筒光芒的照耀下,竟然发出极为夺目的反光,将炕桌所在的范围都照得一片金黄。

  “这是个……金砖?”贾山拼命揉了揉眼睛,用手肘推了推我。

  我也只是听说过金子而已,在那些说书先生的嘴里,金子这玩意贵重至极,一小块都能让人吃香喝辣过上好日子。

  眼前却是这么大一块金砖,看上去全都是金子做的,这得值多少钱!

  我想到鼎泰楼的烧鸭,陆记的炖菜,和百货商场里花样繁多的糕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俩几步蹿到炕桌旁,仔细打量一番这块金砖,到底还是贾山拍板道:“没错,我见过我妈买的金镯子,就是这玩意,这一定是纯金的。”

  “那不是发财了!”我深吸一口气,伸手就要去抱起金砖。

  可贾山却拦住了我,指着金砖道:“别急,这金砖里的东西怕是比这金砖还值钱。”

  我心道你这不是胡扯?这世上还有能比金字还值钱的东西?

  咦,等等,他刚才说的是“金砖里头”?

  金砖哪来的里头?

  我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用眼睛瞟着贾山,表示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贾山在我的眼神下无奈地伸手敲了敲金砖的正面,示意我看仔细。

  这一敲,我就听出问题了,明明看起来严丝合缝的金砖,果然发出了空心的声响。

  我凑近了朝金砖看去,终于在金砖的正面发现了一个很小的锁孔,因为整个金砖通体浇筑的缘故,这锁孔也和整个金砖融为一体,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区别。

  李奶奶家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真的是李奶奶放在这里的么?

  我脑子里蹦出一个又一个大大的问号。

  贾山把金砖拿起来捧在手上,本还想要找找钥匙,可这金砖在他怀里一歪,竟然就这么打开了。

  我和贾山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金砖,哦不,是金盒子里,竟然明晃晃地滚出了一件东西。

  我机械地挪动手电筒,把手电筒的光对准了这件东西。

  这竟然是一个拳头大的金瓜,金瓜做得惟妙惟肖几可乱真,黄金独有的光泽在手电光下熠熠生辉。

  我和贾山屏住呼吸看了半晌,贾山才试探着伸手把金瓜捡起来,举到眼前仔细检查了一遍。

  “唔,这好像是某种祭祀品,还挺沉的,估计值不少钱……啊,在金瓜的瓜蒂上头刻了一个金文的‘忠’字,我在我爷爷收藏的书里见过,难道是什么姓忠的人家做的?”

  贾山一面端详一面碎碎叨叨地跟我分享研究成果,我却在他说出这番话的瞬间,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忍不住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子。

  “刻了‘忠’字的祭祀品,会不会是……忠王冢?”

  我一字一字地问。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