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东屋的秘密

  李奶奶尸体上的黑气虽然只有我能看见,但是这股子臭气可是每个人都能闻到。

  周围本来并没有注意到高老道动作的街坊们顿时被臭气熏得皱眉,纷纷捏着鼻子看过来。

  无数双眼睛集中注视,高老道也是压力顿增,赶紧讪笑两声收了针,也捏着鼻子故作轻松地朝大家摆摆手道:“那啥,我给老太太鞠个躬告别,告别。”

  爹强忍着这冲鼻子的腐烂臭气把他拽回来,示意他赶紧出发,救人要紧。

  高老道也不废话,只给我和贾山留话道:“我用针泄去了尸气,没了尸气,尸瘢厄就没了生存土壤,会在室温下慢慢枯萎,你们只需要看着点,只要三个小时内没有什么变化,就万事无忧了。”

  我和贾山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目送着他和爹离开李奶奶家,回去接胖丫。

  我长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总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好像有啥事被我们集体遗忘了似地,任凭我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了。

  贾山心里惦记小宝,在这坐着也跟屁’股底下扎了钉子一样,我一瞧,忍不住发笑,也不想我自己的事儿了,干脆拍拍贾山的肩膀,趴在他耳朵边上小声道:“贾山哥,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什么奇怪?”贾山被我的话吸引住,挑眉问。

  “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胖丫说过,鬼子蝠来的时候正要往屋里闯,结果胖丫和它撞了个正着,它咬了胖丫一口才飞走的。是不是?”我神秘地朝贾山挤挤眼睛,“你有没有想过,这鬼子蝠为啥非要往李奶奶家屋里跑?”

  这个问题也是在我刚才绞尽脑汁地想事情时候突然掠过我的脑海,被我敏锐地抓住的。

  看似很平常,但是我总是觉得这里头很有些古怪,按照陈家屯十八活尸找鬼气的逻辑,这鬼子蝠硬闯李奶奶家必然也不是一场意外。

  听我这么一说,贾山的好奇心也提起来了,他摸了摸下巴思索一番,目光落在李奶奶家的里屋门上,慢条斯理地道:“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点不对劲儿,反正也没啥事,咱俩要不去找找原因?”

  既然一拍即合,爹又不在,瞧着周围的街坊们都各忙各的无暇顾及我们两个小孩子,我俩交换一个眼神,当即趁人不备,偷偷摸进了里屋。

  李奶奶家的格局也是普通民居的样式,中间是堂屋,两边是东西屋,此刻因为外头在办丧事,西屋便被征用做了接待客人和摆放用品的地方,人来人往;东屋因为是主人家的正屋,胖丫又不在家,因此只关上屋门,防止有小孩乱闯。

  我俩闪身进屋,立刻朝周围一圈,忍不住双双眼角一跳。

  可以看出李奶奶平时是个爱干净的老太太,屋子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出事发的时候尽管还很早,可她已经起床了,连睡过的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地堆在炕尾,只有胖丫的被褥还摊在炕上。

  这和寻常人家并没有什么两样,根本瞧不出什么来。

  “来都来了,不如仔细看看。”贾山提议道。

  我自然从善如流,当即我俩在屋里小心地翻找起来,试图找出鬼子蝠要进屋的线索。

  就在我俩翻得正起劲儿的时候,外头忽然一阵骚’动,旋即听到有街坊热情的声音传来:“哎,警’察同志,您们请进,嗨,事出意外,只好劳动您们跑一趟。”

  我和贾山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儿?怎么警’察都来了!

  我俩赶紧停止手上的动作,蹲下身子,把自己藏在炕沿底下,同时支棱起耳朵注意听外头的动静。

  听上去外头的警’察已经在灵堂前忙活起来了。

  “人死了多久了?”

  “是凌晨时候,有个什么动物闯进来,老太太就这么被咬死了,唉,真是可怜哦。”

  “有人看见是什么动物了么?”

  “有有有,老太太的孙女看见了,说是个蝙蝠,特别大,小姑娘也被咬伤了。”

  “那这小姑娘人呢?我们最好也录个口供。”

  “这个……警’察同志啊,小姑娘吓得不轻,隔壁康师傅家怕耽搁治疗,送她去县里就医了,现在可不在这啊。”

  “哦,那就算了。尸体这些伤痕确实是被大型动物抓伤,我们会登记在案并做出相关措施的,你们周围的住户最近也都要注意防范,最好不好落单。”

  “是是是,都出了这事儿,哪还敢一个人出门啊,唉,希望咱们能早日抓到这个蝙蝠,不然总是要提心吊胆的。”

  “行,小张你再拍几张照片带回去,我要去当事人屋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线索。”

  “好。”

  我眼珠子都瞪圆了,扭头去看贾山,见他也刚好在看我,眼里也是同样的慌乱。

  说起来我俩也没在干什么坏事,可当前这个情形下,我俩却都下意识地觉得一定不能被人发现我俩在这屋子里。

  更何况这年头的小孩都怕警’察,小孩要是淘气,家里大人打孩子的时候都会来一句“再闹叫警’察把你抓走”,因此一听警’察,我俩本能地就慌了。

  可这屋子眼看就这么大个地方,想躲又谈何容易。

  正在左右为难的功夫,我因为高度紧张,腿脚发麻,站立不稳,下意识地用一只手去扶旁边的炕沿,可这一下却扶偏了,一掌推在了炕墙上。

  本该是实墙,可我这一下却推了个空,整个身体失重,一头栽进了炕里。

  我旁边的贾山见我栽倒,条件反射地就要拉我一把,可我俩都没想到,这李奶奶家的炕里竟然内有乾坤,我这一摔,底下竟然一下踩空,身子朝下猛地跌了下去,贾山被这惯性一坠,哪里还站得住,猝不及防之下,跟我一起滚进了炕洞。

  我只听见东屋的门“吱呀”一声打开,警’察的脚步声进了屋。

  而与此同时,炕洞上被我推开的炕墙也在东屋门响的掩盖下,轻轻地合拢,再也看不出一丝缝隙。

  光线霎时断绝,陷入了一片黑暗。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