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半生半死

  我们带着胖丫回到我家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这几天的折腾,本来应该精疲力尽,但是此刻我们却谁都没有睡意,只是坐在我家炕上,东倒西歪地歇息。

  爹把炉子点了火,坐上一壶水,准备烧开了给大家泡点茶叶喝,嘱咐了我一声,就又赶去隔壁帮忙了。

  街坊邻居们此刻都聚在李奶奶家里,商量给李奶奶办丧事,声音从隔壁传过来,嗡嗡作响,更衬得我家里格外安静。

  胖丫单独躺在炕头上昏睡,她肩膀上的伤口用酒精简单处理过,现在包着纱布露在衣服外头,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门儿,微微有些发烧。

  高老道半眯着眼瞧了瞧,道:“发烧也是正常,让她好好睡一觉,我那解毒丸对这蝠毒应该有些功效,够撑一阵子了。”

  贾山在一旁道:“咱们难道不是该送她去医院嘛?被这种大型动物咬伤,会得破伤风和狂犬病,光吃解毒丸有啥用?”

  高老道抬抬眼皮儿瞟他一眼,嘿嘿笑道:“小子,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你不会还觉得这只是普通的野蝙蝠吧?再说就算是普通的野蝙蝠,身上携带的病菌都不可计数,怎么会只有狂犬病和破伤风两种呢。”

  贾山张张嘴想要反驳,然而许是想到了这两日的经历实在过于匪夷所思,最终还是闭了嘴,只悻悻地坐在一边自顾自地运气。

  我心里烦得慌,瞧着炕上的胖丫面色惨白,活似没有血气了一样,只觉得伤心又难过,忍不住道:“你有没有啥法子救她,彻底祛除她体内的蝠毒?”

  高老道盯着我看了半晌,长叹一声道:“倒也不是没有法子,只是……”

  我当即眼睛一亮,又见他犹豫,不禁皱眉,“什么法子?莫非需要啥贵的药材?”

  高老道摇摇头,“那倒不需要,只不过我是没有这个本事的,想治好这种毒,我怕是得带她去一趟县城,找我以前的师兄弟试试,或许可行。”

  我一怔,还没说话,贾山却先插话道:“去县城?你要是走了,小宝怎么办?谁能把他找回来?”

  小宝被鬼子蝠抓走,至今生死未卜,若不是根本不知道鬼子蝠的行踪,贾山哪里能在这里坐得住,早就出去找它算账了。

  高老道想了想,嘬了下牙花子,从兜里掏出三个大钱来,放在两掌中间摇了几下,望炕上一丢,三个大钱叮当几声,最终落定。

  高老道搭眼一瞧,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伸手在大钱上扒拉几下,像是不敢置信似地,半晌都没说出一个字来。

  贾山在一旁等急了,忍不住催问:“咋回事,这是干啥呢?看出啥了啊?”

  “这是六爻占卜之法,我起了一卦,卜算鬼王的去向。”高老道叹息一声,眼睛盯着那三枚大钱不放,“可结果居然是半生半死之局,这怎么可能呢。”

  “半生半死之局是什么?”我和贾山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困惑。

  高老道摇头晃脑地点了点炕上的大钱,“就是说这个鬼王,虽然活着,却已经死了,就算死了,也还活着。”

  “啥死了活了的,人家别人算命的都能算出个方向啊啥的,你这卦上能看出小宝现在在哪么?”贾山眉毛拧成一团,语气也焦躁了。

  高老道砸吧砸吧嘴,抄手收了三枚大钱,想了想才道:“我也不能确定,似乎是在此地西南数里之地,并不算远。”

  我一愣,下意识地开口问道:“数里是几里?”

  “你们这俩小兔崽子,怎么刨根问底的啊!”高老道不满地拍了拍炕,颇有些恼羞成怒地道:“总不过三五里地,也就这样。”

  我已经是瞪圆了眼睛,张了张嘴,嗓子里却挤不出一个字来,高老道和贾山见我这个反应,顿时愣了,高老道还凑过来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怎么了这是,莫非你身上的尸毒又严重了?”

  说着就要脱我的衣服查看。

  我知道他是误会了,赶紧拨开他的手,摇头道:“不是,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个地方。”

  高老道和贾山双双皱眉,不解地看着我。

  “距离我家西南三五里,就是山东坟啊!”我找来一张破报纸和一截铅笔头,在上头画出个大概来,“你们瞧,这是我家,这就是山东坟,是不是差不多?”

  我虽然不知道高老道的卜卦到底准不准,但是这条线索莫名契合的地方却让我直觉上认为靠谱。

  “是啊,咱们是在山东坟那一片遇见这鬼子蝠的,蝙蝠不在白天活动,所以它必须赶在天亮之前回窝里去。”贾山也恍然大悟,“所以备不住还真的是回山东坟那一片去了。”

  高老道思索片刻,也对这个分析没什么异议,只是见贾山跃跃欲试地要跑去山东坟找小宝,赶紧开口拦住,道:“此事还要从长计议,咱们不过就这么三四个人手,要是都赶去山东坟找鬼子蝠,那这小丫头怎么办?”

  我一拍脑门,不禁懊恼,光顾着高兴有线索了,竟忘了胖丫的事儿。

  高老道扭头看了看胖丫,见她呼吸还算平稳,便道:“小丫头身上的毒,只能找我师兄弟一试,此事也只能我亲自出面,你们怕是连他的门都找不到,如此一来,就得等我回来才能去寻鬼子蝠了。”

  贾山一脸情急,可也只当高老道说得没错,若是高老道先去寻找鬼子蝠,且不说变数有多大,就是胖丫身上的毒也是等不得的。

  可如果让高老道先去带胖丫解毒,那小宝的性命可就难说了,他被鬼子蝠抓走,生死未卜,连卦象都显不出来,晚一步去救就要多一分凶险。

  真是左右为难。

  我们仨正大眼瞪小圆无计可施,爹这时候挑了门帘回来,抬头扫视一圈,不由得扯了扯嘴角,“你们这是在搞啥?”

  “爹,咋样了,李奶奶家那边忙完了?”我站起身给我爹拿个了凳子,压低声音问。

  爹摇摇头,朝高老道颔首叹道:“道长也去瞧瞧吧,老太太的情况有些古怪。”

  高老道一怔,正要起身,身后却传来胖丫的声音:

  “我奶奶怎么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