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雷破天惊

  天顶已经被密密麻麻游走的闪电撑满,眼看有饱和的趋势。

  仿佛只要再在云层上增加一点点重力,云层便再也无法承受负累,会将整个天穹都陨落下来。

  贾山被这样的场景惊得手脚发麻,赶紧退回高老道画的圈子中央,趴在地上缩成一团,只露出半张脸来瞧着外头。

  我也打算躲回去,可就在这个当口,鱼塘里的鬼气终于抓住一个机会,用它残余的力量将身体拉长成一道黑色的锁链,把鬼婴整个缠住,拼了命地往鬼婴体内钻。

  鬼婴在经历了最初的惊恐之后,终于被鬼气的粗暴举动激怒了。

  他嗷嗷叫唤着,用另一只胖手一把攥住了鬼气,狠狠往外拽,几下就把鬼气从身体里拽了出来,在空中胡乱甩了几下,一把塞进了嘴里,小嘴吧唧吧唧砸吧几下,咽了。

  我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高老道也是一拍大腿,“哎呀这可怎么整,两团鬼气合二为一,搞不好要出大事的!”

  我心想你口口声声说这些活尸抗不过你的雷,现在两道雷打完了,动静一个比一个大,可这些活尸还不是好好的?到底有没有用啊你!

  可身体比思想更敏锐,手上已经一把拽住了高老道,硬生生把他拽趴在圈子里。

  “第三道雷来了!”

  我能感觉到全身酥酥麻麻,所有的毛发都直勾勾地竖起来,也能感觉到头顶雷霆万钧的巨大威压步步紧逼,更能闻到空气中噼里啪啦的焦灼味道。

  耳边轰隆隆的低吟,像是巨龙喉咙里的咕哝,旋即一声炸响,大地震动,天地变色。

  无穷无尽的光没头没脑地朝着鱼塘倾泻而下,粗’大的光柱瞬间贯穿了天地,仿佛把黑夜都吞噬干净,只剩下让人霎时失明的光芒,久久不散。

  气浪把我们三个从地上掀翻,和满地碎石土块一起高高扬起又狠狠跌落,摔得灰头土脸,全身剧痛。

  可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仿佛五感都被剥夺,我们只来得及拼命抱住脑袋减少伤害,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我有那么一瞬间,心里忽然想:人真是脆弱又渺小。

  然后我就大脑一片空白,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度醒来,睁眼就看见了天顶繁星密布,一条银河横贯夜空,熠熠生辉。

  像是之前的闪电啊活尸啊都是一场不真实的梦。

  我动了动手脚,努力支撑起身体,扭头就看见了正站在我身边的贾山,他脸上都是细小的伤痕,满面血污,只有一双眼睛清澈明亮,见我醒了,朝我摆摆手,示意我往身后看。

  我转过身,瞧见了高老道,不禁愣了愣。

  高老道站着的位置,大概距离我有二百米左右,他的前头就是仿佛深渊的鱼塘,鱼塘黑黝黝地嵌在平地上,喷出一股一股的白烟,像是刚被大火狠狠地烧了一把一样。

  敢情我们仨竟然被第三道雷轰出了二百来米?

  我心里纳闷,正要喊高老道,贾山却早已提前察觉到了我的意图,扑上来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在我耳边急促地轻声道;“别喊,你看清楚了,道长有麻烦了!”

  我一愣,心想啥玩意?不是刚劈了雷么,还有什么麻烦?那么大的雷,连我都差点被劈死,难不成那些活尸还能活?

  可等我定睛一看,心里不由得忽悠一沉:好家伙,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星光璀璨,将田野照得极亮,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高老道的对面,正有一个东西从鱼塘里爬出来。

  我愣神的这么一会儿工夫,它已经撑着手臂爬出了大半个身子。

  高老道的背影绷得笔直,能看出他的紧张,但是奇怪的是他却并没有先发制人,反而始终严阵以待,死死盯住那东西的动向。

  “那到底是个啥?”我扭头去问贾山。

  贾山表情也很复杂。

  “我醒来的时候,只看见鱼塘里的活尸都被雷劈碎了,鱼塘底下满地的肉块,别提多恶心了。可是你说奇怪不,那么大的雷,张三宝却硬是没死,虽然也劈得半死不活吧,但是没什么大伤,还能动。我就想着跳下去把张三宝给救上来,我跟你说,多亏了老道长拉我一把,我没跳成,那孩子竟然吃那些肉块,哎呀给我恶心够呛,他自己一个,把底下那些活尸的肉全都吃了,那速度叫一个快啊,而且随吃随长,从一个孩子,转眼功夫就长成了一个大人样儿了,这不,就爬出来了。”

  贾山说得啧啧称奇,说到最后,朝鱼塘方向努了努嘴,还是满脸不可思议。

  我却是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我如果没有记错,在第三道雷电劈下来之前的那个瞬间,鬼婴张三宝吞下了另一道鬼气,完成了两道鬼气的二合一,如今又把所有活尸的血肉都吞吃下肚……

  这意味着,鬼婴张三宝已经完成了将所有活尸合一的准备,成为了一个全新的怪物。

  我忽地想起山东坟地下的石室里,那五幅诡谲的壁画。

  我记得第三幅上刻的土地上头云纹翻卷如浪,地上就有一个黑色的洞,有什么东西正从洞里往外钻;而第四幅的大地则是裂开了巨大的缺口,无数的人型被缺口吞噬,所有被吞噬的人都被刻成头朝下的样子,只有一个人头朝上。

  这两幅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都描绘了一个人从地下爬出来的场景。

  而第三幅壁画上的滚滚云纹,和之前引雷的景象如出一辙。

  这壁画刻在孵化出活尸的石室之中,恐怕就是在隐隐暗示此时此刻的情形。

  墓地里的壁画预言竟然成真了……

  想到这里,我控制不住地双手发抖,目光朝着高老道的方向紧张地望去。

  那鱼塘里孕育出来的东西也终于完全爬了出来,浑身筋肉虬结,赤裸裸地站在了鱼塘边缘,一双眼睛猩红刺目,直勾勾地盯着高老道。

  高老道后背一紧,手上死死扣住一个指诀,如临大敌。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