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忠王冢

  我们一行人趁着夜色离开了陈家屯。

  出了村子,我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这个原本平静的小村子,村舍轮廓尽都隐藏在这夜色里,像是一抹能被人随手抹去的斑斓水渍。

  随着我们渐行渐远,它终于彻底消失在了夜色庇护中,和黑夜融为了一体。

  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

  贾山的情绪从离开陈家屯就开始低落,像是要找点什么慰藉似地,他执意从我爹怀里接过小宝背在了自己背上。

  说来也有些唏嘘。

  虽然鬼王不是杀死陈家屯所有人的直接凶手,但是屠尽陈家屯的活尸却全都融入了鬼王的血肉,严格说起来,鬼王化成的小宝应该是贾山的仇人。

  可讽刺的是,陈家屯所有人的尸体也全都被鬼王吞食,和鬼王的一身血肉融为一体,这么说起来,鬼王化成的小宝也是贾山的亲人。

  我不知道贾山内心挣扎的过程是怎么样的,但是最终他选择了跟小宝和解,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

  背着他对于贾山来说,也是一种别样的慰藉。

  我们就这么沉默地一直走到山东坟的位置,在夜色中远远望见了那座孤高的大坟。

  我还是第一次觉得这大坟这么醒目,隔着好几百米,只一眼,我就从山东坟连绵的坟茔地里认出了它。

  难道是那五个金字让我的视力都提高了?

  我不禁在心里暗想。

  高老道在我身边,轻轻叹了一口气,像是自言自语,“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拿回蜈蚣蛋。”

  我扭头瞧他一眼,点点头,“一定能拿回来的,这坟这么多年都没变样,里头的棺材一定还保存得很好。”

  爹听到我俩的话,回头问道:“那就是你们之前进去过的大坟?”

  见我点头,他不禁皱眉,“那是忠王冢,如果你的东西是藏在那里,那我劝你最好是别要了。”

  高老道眉毛都立起来了,我也好奇,忙拉着爹问个究竟,“山东坟明明都是无主的坟地啊,怎么会有啥忠王冢,我咋从没听过啊?”

  爹一面走一面道:“你小子才生了几年,哪里会知道这么多事儿,这事儿说来话长,我也只是从老人嘴里听到一句半句,详细的估计也已经没人知道了。”

  高老道心系他的番天蜈蚣蛋,闻言顿时急道:“这大坟里的东西我绝对不能放弃,到底这里有啥玄机,莫非还能有啥诅咒不成?”

  爹上下打量他一遍,才道;“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

  说罢,就把他知道的事儿慢慢讲了出来。

  “山东坟这地界闯关东的时候虽然是一片荒地,可再往上倒个千八百年,就这里往东南一百多里的辽阳城,曾经是大辽五京之一的东京辽阳府,据说当时极为繁华鼎盛,王宫贵胄云集。”

  “这个忠王冢,就是大辽一位忠王的坟地,至于这忠王到底姓甚名谁已经不可考据,只知道曾经在辽阳府权势极盛,辽帝亲封为忠王,命他镇守东京,极为信任,这忠王没什么流传千古的传说故事,却只在这陵墓上搞了点与众不同。”

  “据说当年臣工为他选址营造陵寝,选择的吉穴都在辽阳府周围,呈报给他的时候,却全都被他否决了,最终他自己亲自选择了一处地址,王宫中所有谋士却没有一人认为这是个吉穴,甚至认为此地无水无砂,葬之必有不祥……”

  听到这里,高老道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忍不住插嘴道:“莫非这个不祥之地,就是山东坟?”

  爹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高老道的猜测。

  “忠王还是在这里建造了他的百年墓地,但是古怪的是,他坚决不肯在墓地的地面上修建任何建筑,要求在墓地封门之后,此处再也不能看出有墓地存在,就是这个命令,让后人根本就找不到墓地在哪。加上这地界荒僻,慢慢地忠王冢就变成了一个传说的地名,直到最后被山东坟取代,知道的人也就更少了。”

  这故事讲完,我们也恰好走到了大坟正面,看着夜色中宛如小山一般矗立的坟头,我心里更多了一丝异样,忍不住道:“这么说我们在这底下见到的石室啥的,就是忠王冢?”

  高老道也是唏嘘,“应该就是了,如果这传说是真的,那咱们瞧见的那些也只不过是忠王冢的冰山一角,只是忠王在自己的墓地里培育活尸和各种妖物,到底是为什么呢?”

  走在前头的贾山回头撇嘴道:“您老居然好奇这个?难道最吓人的不是这些活尸和怪物都还活着?我听着都头皮发麻,千八百年啊那可是,这些东西是吃了仙丹了咋地,能长生不死?”

  这事儿实在大大地违背了我们接受的教育,就连高老道都觉得明明有些不太可能,但是却又都是自己亲眼所见,实在是矛盾得让人抓心挠肝地难受。

  “无妨,回头拿回番天蜈蚣,下去一探便知。”高老道拍了拍我的肩膀,浑似是在安慰我一样。

  我撇撇嘴,正要揭穿他,冷不防余光瞥见侧面高处有一个巨大的黑影飘忽忽地无声滑翔下来,眼看就要到我们几个头顶,我赶紧一抱脑袋蹲下身子,同时提醒大家:“小心!快蹲下!”

  耳边只听扑拉之声呼啸而过,旋即前头的贾山嗷地嚎了一嗓子:

  “我草’你奶奶个腿儿!那东西把小宝抢走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