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镇鬼

  随着红光腾起,鬼王好不容易再度变大的身躯也像是漏了气的皮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干瘪了下去。

  这巨大的压力有如凝成实质,将鬼王周身毛孔都压出腥臭的血液,等到它重新变回常人大小,一身湿淋淋仿佛水洗过似地。

  这让它平白消耗了太多力量,鬼王整个身躯都明显委顿了下来,它呼吸粗重,不断地从鼻孔和嘴巴里喷出浑浊的白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心中翻滚的愤怒。

  高老道在我身旁点评道:“这鬼王也有两把刷子,并不只是一团肉山,你瞧它发现自己无法抗衡阵法,就打算拼尽全力吸收天地精华强行让自己恢复本来的大小,打算以力取胜,可惜你爹更胜一筹,硬生生用阵法威压把它的力量驱散了,高,实在是高。”

  “你不是说在阵法中就只能任人宰割?鬼王竟然还能强行恢复?”贾山不可思议地低呼,“再说康师傅都还什么都没做呢吧?”

  高老道不以为然,“你小子懂啥,看上去康师傅始终稳坐阵眼,一根指头都没戳到鬼王身上,可鬼王身在阵中,其实无时无刻都在被阵法强压,可一点也不好受。”

  说到这里,他不禁摇头叹道:“这鬼王也是强横,居然能撑到现在,果然不是寻常之物。只可惜诞生时日尚短,还不能行动灵活,不然估计这阵法也很难困住它。”

  “这么厉害!”贾山一惊,看向我爹的目光越发炽热。

  那边鬼王总算发现自己无法抗衡这阵法,猛地仰天一声长啸,双腿一曲,轰地弹起七八米高,一对蒲扇似地大手在空中飞快地比划了些什么,一只手掌乍然张开,朝地上一掌轰下来。

  无形的气浪闻声先至,莲花盛放似地朝四面八方席卷,地上的土被硬生生推开一层,掀起的土浪劈头盖脸地扬了我们仨一身。

  我胡乱抹了把脸,吐掉嘴里的泥土,赶紧朝阵中看去。

  爹不慌不忙地往后挪开一步,手上不知道掐了什么东西,做了个投掷的姿势,深吸一口气,全力朝着鬼王丢了出去。

  那东西红光一闪,在半空中和鬼王的掌心狠狠撞在了一起。

  轰!

  气浪再度爆炸,以阵法为中心,硬是在地上炸出了一个足有一掌深的圆坑。

  同时,整个阵法上的红光又亮了一度,和鬼王掌心的红光交相辉映。

  宛如一轮红月,映红了大半个村子。

  鬼王脸色骤变。

  那红光炸成了万千红色丝绦,像是过年时候放的大礼花一样绽放在夜空里,旋即这礼花活了过来,无数红色丝绦状的光线扭曲着缠绕上了鬼王的身躯,眨眼之间就把它缠成了一个茧,从半空中重重跌落。

  扑!

  滚滚烟尘,呛得我爹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好心情,他嘴角微微上扬着,走近了这只还在扭动挣扎的红茧,随手用剑指在茧上画了些什么。

  就在他最后一笔收住的瞬间,那红茧中的鬼王瞬间安静了下来,好像死了一样。

  爹直起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将手上的秸秆在地上一顿,整座秸秆阵上氤氲的红光霎时撤去,重新变得黯淡,跟普通的秸秆架子没有区别。

  只有红色的茧在地上静静地卧着。

  见尘埃落定,我和高老道贾山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立刻动身围了上去。

  “鬼王居然这么菜。”贾山不可思议地用捡来的树枝戳了戳红茧,“嘿,鬼东西,你倒是继续嘚瑟啊。”

  高老道一把攥住他的手腕,“臭小子,你可别乱动,不然戳破了鬼王的封印,你康师傅可就白忙活了。”

  贾山吓得赶紧缩手,爹却摆摆手笑道:“无妨,阵法虽然停了,但是还并没有撤去,它如果逃出来,再收拾就是了。”

  我拄着双膝附身看这个茧,只见它通体都是由浸了朱砂的红线缠绕,一层又一层,几乎密不透风,根本看不清里头的情形。

  “爹,鬼王就这么死了?”我扭头问爹。

  爹摇摇头,“我只学了封鬼之法,没有学过杀鬼之术,它只是被我镇住,稍后就会变回本来面目,再也不能害人了。”

  高老道围着红茧绕了一圈,嘴里啧啧有声,朝我爹竖了竖大拇指,“好家伙,老弟你硬是了得啊,就算是我也不能把这点朱砂红线用得这么出神入化,你可真是一点没浪费啊,了不起了不起。”

  爹笑笑,也不回话,只蹲下身,一只手抚在红茧上,嘴里念念有词。

  我听着好像是什么“……岁星,归彼泰山……”之类的话,大概十几个字,他一念完,红茧顿时像一颗心脏一般彭彭律动了几下,旋即红线纷纷断裂脱落,露出里头的鬼王来。

  我们几个几乎同时整齐地啊呀了一声。

  那已经不是鬼王了。

  从红茧里露出来的,是一个浑身赤裸,目测大约有五六岁模样,唇红齿白,面貌天真可爱,头发灰白的小男孩。

  他双目紧闭,胸口规律地起伏,正睡得香甜,我们几个围着他看也丝毫没有把他吵醒。

  “这难道是……”贾山想到一种可能,不可思议地看向我爹,“这是张三宝?”

  高老道嘴角抽搐,扭头去看我爹,像是脑子没转过来弯似地,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这……这是咋回事?鬼王呢?”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