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秸秆奇门阵

  夜色之中,爹站在巨大无比的鬼王之下,仰面望向正大快朵颐的鬼王。

  散发着刺鼻腥味的血液从它指间淋淋沥沥地洒下来,像是一场小型的血雨。

  爹却巍然不动。

  他两只手上各抓着一根长秸秆,正用线将它们捆在一起。

  他用的线,是高老道的红线,这些红线用朱砂浸泡过,呈现出一种鲜艳的色泽,在村中通明的灯火照耀下,闪出熠熠的光泽。

  秸秆被他一根一根连接捆绑,最终做成数个怪模怪样的架子,被爹一一安插在这片空地上,看上去像是在布置什么似地。

  高老道口中啧啧称奇:“我就说你爹绝不是个简单的兽医,就这一手,一般人可不会。”

  “这一手?我爹到底在做啥啊?”我被他说得一头雾水。

  高老道恨铁不成钢地横了我一眼,“你对你爹真是啥也不知道啊,他是在布阵,布一个奇门阵法,可惜老道我对奇门阵法涉猎不深,也瞧不出这阵法的名堂,只能看出你爹站着的地方是整个阵法的生门,而对着鬼王的就是入阵的活口,一旦入阵,活门即刻关闭,就变成了死门,鬼王就再也无法出去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挠头,“你说得这么邪乎,是不是真的啊?就算我爹有办法让鬼王乖乖进阵,可这些都只是秸秆啊,一掰就断,鬼王一脚就能把这啥阵给踩扁,咋可能挡得住鬼王?”

  高老道翻了个白眼,嗤笑道:“傻小子,好好看好好学,一会儿你就知道行不行了。”

  此刻爹已经把整个阵法布置完成了,这片空地上用秸秆搭成了一片迷宫,高度也就到他的腰部,可面积却几乎占满了空地,而且所有的秸秆都被红线缠得结结实实,让这片迷宫泛着诡异的红光。

  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旋即从怀里拿出一个什么东西,轻轻丢到了刚刚高老道所说的活口上。

  我瞳孔不禁猛地一缩。

  那是一截人的断臂,应该是刚刚从村里随便捡的,断臂上脏兮兮的,沾满了血水和泥土。

  可让我惊讶的并不是断臂本身,而是这一截断臂的皮肤上竟然被密密麻麻地画满了古怪的红色符文,即便隔得这么远,也依然猩红刺目。

  这断臂一出,远处原本吞咽着尸骸的鬼王顿时停住了,它硕大的眼球咕叽一转,死死盯住了地上的断臂,旋即丢开手上的尸骸,两手撑地爬起身,粗壮如巨木的双腿一脚踩在地上,地皮都为之一震,支撑着它摇摇摆摆地走到了奇门阵法的活口前头。

  眼看它站在活口前蹲下身仔细端详,我几乎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

  按照我的认知,就算这鬼王不能拆了这奇门阵,可也不会傻到就这么进去送死,可偏偏事与愿违,我这心跳如鼓的功夫,鬼王俯下身子,伸出一只手去抓活门里的断臂,就在它的手指刚刚触碰到断臂的瞬间,它的身子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住似地,整个身躯猛地朝前踉跄着摔了下去。

  我险些叫出了声,还是身后的贾山眼疾手快,一巴掌糊在我嘴上,把我这一声惊叫堵在了喉咙里。

  我害怕的场面——譬如鬼王庞大的身躯压垮整个奇门阵——并没有真的出现。

  鬼王的身躯在摔下去的瞬间,竟然开始不断缩小,等到它整个身躯扑落尘埃之中的时候,竟然已经缩小到了正常人类的身高,甚至比爹还稍微矮了那么一点点。

  它挣扎着爬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满面错愕地愣了一会儿,还是赶紧去捡地上的断臂。

  可是爹已经不给它机会了。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只是从背后看见他手臂以奇怪的姿势扭动了几下,旋即整个奇门阵中所有秸秆上的红线都豁然亮了起来。

  是那种幽暗得像是萤光一样的红色,仿佛瞬间拥有了生命,明灭起伏,像是在呼吸似地。

  鬼王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恐慌,但是旋即泯灭在眼底,它爆喝一声,顺着秸秆拼成的路径,疯狂地朝前奔跑,像是要找到出口。

  我不禁愕然,看这模样,鬼王竟是看不见爹的?

  高老道像是看出了我的困惑,在一旁笑道:“奇门生杀阵法鬼神莫测,在咱们眼里只是些秸秆,可阵成之时,阵中却如高山大河,无法逾越,只能任由布阵者摆布。那鬼王虽然得了一身血肉,能脚踏阴阳两界,非人非鬼,可这种奇门阵法正是它的克星,能够大大削弱它的力量。”

  不等他说完,我注意力已经被场中吸引,只见那鬼王在秸秆阵中左突右支,却始终无法脱身,渐渐焦躁起来,它猛地一顿足,将脚下泥土踩出一个深坑,仰天长啸三声,身子左右一摆,迎风就长。

  转眼之间已经长到了两米多高。

  我生怕鬼王仗着身形高大,用蛮力强行破坏阵法,忙张口提醒:“爹,快点打死它,它要长回去了!”

  也不知道爹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但是就在我话出口的瞬间,他手上拿着的一根秸秆忽地朝着正对着的秸秆架子狠狠捣了上去。

  整个阵法上原本明灭起伏的红光,在我爹一下击中阵法的瞬间,顿时暴涨了无数倍,将整块空地照得一片血红,红光像是有极高的温度似地,一经腾起,鬼王的惨叫霎时响彻夜空。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