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王家鱼塘

 鬼婴是鬼气投入怀孕的罗婶肚子里生出来的。

  而按照我和高老道的猜测,鬼气正是来自第一个从山东坟里爬出来的活尸。

  那活尸分化出两道鬼气,结果其中之一成了鬼婴,另一个却在我手中的布兜子里——正是那被高老道封住的鬼猪羔子。

  如果活尸不是在找鬼婴,难道会是在找鬼猪羔子?

  或者说,是找附在鬼猪羔子身上的那道鬼气?

  我一想到这种可能,顿时觉得手里的布兜子有点烫手了。

  高老道可能也想到了鬼猪羔子身上,见我攥着布兜子的手不安地反复搓弄布兜子,立刻笑道:“你小心等会儿把布兜子的口搓开了,放出那道鬼气,要是真引来了活尸,咱们三个还不够那些家伙撕的。”

  “什么?那鬼东西你们还带在身上?”贾山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珠子。

  “我还指望它引出活尸呢……咦,说不定真的有用,只是现在就咱们三个,怎么才能干掉十八只活尸,这是个问题。”高老道摩挲着下巴,苦恼地道。

  “你们走之前让我爹他们在村里挖一个坑,是要干什么?”贾山拧着眉毛忽然问。

  高老道虽然怀疑这小子转移话题,但还是解释道;“我手上有三道雷符,能引雷,我本来是想引出活尸,把它诱到坑里控制住行动,然后再引雷烧了,没想到竟然有十八个。”

  贾山却一拍大腿,“真能引雷?我听说这些邪物最怕雷电,莫非是真的?”

  被人质疑专业自然引发了高老道的不满,“小子,我道门法术神威赫赫,岂会有假。你再胡说八道,老道我给你贴一张让你试试五雷轰顶的滋味。”

  贾山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要不要……我只是想到,或许有一个地方能用上。”

  “什么地方?”我和高老道异口同声地问。

  “就是村东头有一口鱼塘,本来是承包给王洪亮家养鱼的,去年秋天他淘干了鱼塘里的水准备今年换换品种,这不,还没等放水呢就出了这事儿。”贾山叹一口气,“那鱼塘不算太大,最深可能有个两米多,放这十八个活尸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有这好地方那还等什么?”我一听就来了精神,“正好天黑了,咱们赶紧去鱼塘,用鬼猪羔子引出活尸来,弄死这群王八蛋给村里人报仇!”

  说干就干,贾山带路,我们三个抱着鬼婴,当即趁着暮色赶到村东头的鱼塘边。

  王家的鱼塘坐落在村边,和村子的最边上的人家隔着一条土道和两排大杨树,整个鱼塘看上去有个三百多平米,鱼塘的边缘为了方便放水捞鱼用土垒实,形成阶梯状的纵深,像一座倒过来的金字塔。

  高老道亲自下去看了一回,对这里的地势满意极了,立刻让我把布兜子拎到鱼塘底部,吩咐道:“小子,道爷给你安排个好活儿,一会儿道爷让你解开布兜子,你就立刻解开布兜子,然后头也别回,赶紧跑出鱼塘,在我画的圈子里站好,道爷保你无事,知道么?”

  说话的功夫,他已经用一支木头削成的笔在地上画了一个直径有四五米的圆圈,又在圆圈周围用不知道什么粉末撒了一圈,用脚踩实,这才从怀里拿出一截粗粗的短蜡烛放在圈子正中间,用火柴点亮。

  做完这些,他立刻纵身出了鱼塘,不知道跟贾山在外头布置些什么。

  我一个人坐在鱼塘底下,忍不住摸了摸胸口。

  那里有五个金字,五个原本写在护命红纸上,如今却好像刻进我的皮肉里一般的金字。

  我并不认识这五个字,看上去并不像是现在通行的汉字,只能勉强猜测和黄仙有些关系。

  我撩起衣服查验一遍,发现尸毒的侵蚀已经从后背蔓延过了两肋,几乎要侵占心口,但是却被五个金字阻拦,再难寸进。

  正因为这样,尸毒侵蚀形成的斑纹围绕着五个金字,甚至形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圆圈。

  我知道正因为五个金字才能护住我的心脉,一旦尸毒彻底盖住心口,那我这条小命也算是玩儿完了。

  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确定尸毒暂时得到了控制,我穿好衣服,仰头朝鱼塘边上看,刚好瞧见高老道朝我挥了挥手。

  “放!”

  我心跳骤然加速,手上却毫不迟疑地解开布兜子,把里头的东西一股脑倒在了地上,然后拎着空布兜子撒腿就跑出了鱼塘。

  鱼塘边的空地上,赫然已经被画上了一个和鱼塘底部一样的圆圈,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圆圈里点着两根蜡烛,蜡烛上的火焰有绿豆大小,在黑漆漆的夜色中闪烁分明,把整个圈子照亮。

  高老道和贾山正站在圈子里,见我爬了上来,赶紧将我拽进圈子站定,三人对视,都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这样就行了?”

  我好奇地闻着,同时回头去看鱼塘底下的圈子。

  那圈子里一根蜡烛,火焰足有一指高,把圈子里点得极亮。

  鬼猪羔子用骨架支撑着破烂的身子,身上的碎肉和黑血滴滴答答甩了一地,它似乎极为暴躁,嗷嗷叫着,几次三番试图从鱼塘底下冲上来,可每次都在圈子边缘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反弹,重重地摔落在地,这么反复几次,鬼猪羔子的身子几乎就要散架了。

  此刻我却分明看见,那原本附在鬼猪羔子肉身里的黑色鬼气,竟然隐隐有了外溢的迹象,像是把鬼猪羔子的一身烂肉当成了一件遗蜕,挣扎着想要从里面出来。

  我正要问高老道这么做到底有没有用,远处却好像呼应鬼猪羔子的尖叫一般,忽地响起了一声悠长粗粝的吼叫。

  我们三个虽然早有准备,却也俱是一惊,齐齐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鱼塘旁边土道的尽头,分明有一丛黑影,正朝着这边疯狂蹿来。

  听到回应,鱼塘底下的鬼猪羔子叫得越发凄厉,撞向圈子的力道也一次比一次重,全身白骨寸寸被撞得寸寸碎断,血沫甩得满地都是,染红了一片土地。

  而那丛黑影也越来越近,眨眼之间就到了鱼塘对面。

  正是十八头活尸。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