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暗河

  蜘蛛是十分敏感的动物,能够提前感知到危险的降临并且提前逃走来保护自己。

  蛛母明显也深谙此道。

  因为就在轰隆隆的声音开始的瞬间,蛛母便明显不安了起来,它疯狂地朝四周的洞壁撞去,试图逃出这个对它来说算是狭窄的洞穴。

  就像是在躲避某种即将来临的危险。

  我猜测它应该是在体型还小的时候通过某个通道来到这个洞窟,并且在这里安营扎寨,后来体型慢慢长大,最终这个洞窟成为了它的“壳”,它也就再不能离开了。

  以上虽然是我的猜测,但是也并不是没有依据,毕竟这家伙在洞窟里胡乱撞了一圈,除了把洞窟四壁和顶上的碎石撞落,其他再无建树。

  我正全神贯注地倾听那个越来越近的隆隆声,身旁忽地响起高老道的声音来,“嘿嘿,臭小子,咱们还真是幸运,就是不知道这蛛母能不能逃过此劫了。”

  我一怔,扭头就看见刚爬上蛛母后背的高老道,他整个人灰头土脸,活似刚从土堆里爬出来一样,要不是我确定这里就我们两个活人,我差点都没认出他来。

  也幸好蛛母现在惊慌失措,没工夫关注我俩,这才能被高老道钻了空子爬到身上。

  “你到底做了什么?”我身子被蛛母剧烈地颠簸着,说出来的话都带了颤音。

  高老道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却先说起了别的,“一会儿你可千万记得一切要听我指挥,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半点犹豫都不要有,否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你可再也出不去了。”

  我一听,居然这么严重,赶紧郑重点点头。

  这么三两句话的功夫,远处的轰鸣声已经响如闷雷,近在耳边,蛛母疯了似地朝声音传来的反方向猛冲,一次又一次地狠狠撞击洞窟的石壁。

  我和高老道再也顾不得说话,光是抓住蛛母的长毛避免被甩下去,以及躲避头顶不断下落的碎石,就已经让我俩分心不得了。

  幸好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

  很快,身后轰隆隆的声音便如天劫降临一般骤然而至,耳边只听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身后几十米处炸开,旋即巨大的水声和水腥气瞬间袭来,眨眼之间就将我们包裹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蛛母最后一次撞向面前的洞壁,洞壁在巨大蜘蛛的拼死撞击下再也无法承受,轰然碎裂,蛛母去势不减,带着我和高老道,一头撞出了洞窟。

  我只觉得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像旗帜似地高高被扬起在空中,旋即巨大的坠落感袭来,身体不受控制地被蛛母拽着,向下不住地陨落。

  同时,身后汹涌的水流宛如天河开了口子,轰然泄下,在空中形成一道白练一般的瀑布,很快就将蛛母卷进了水里。

  蛛母八条长腿立刻蜷缩起来,把毛茸茸的身体团成一团,身体缝隙之间蕴藏的无数气泡让它哪怕身在水中也能保持一段时间的呼吸,并不会被马上淹死。

  我和高老道托蛛母的福,藏在它巨大身躯的毛发缝隙之中,身体虽然被冰冷的地下水瞬间浸透,但是脸埋进毛发根部的气泡中,也暂时不怕窒息而死。

  蛛母的身体像是一个巨大的气囊,在激烈的水流中不断旋转沉浮,不知道这么漂了多久,水流才终于平缓了些,这让蛛母的身体得以浮上水面,不用整个泡在水里了。

  我和高老道如蒙大赦,赶紧仰头到水面上大口大口地换气。

  趁此机会,我朝四周看了一圈,想要看清周围的环境,可惜周遭一片漆黑,只能隐约看见连绵起伏的水面,和水面两边黑漆漆的边沿,像是有岸,却又看不太清楚。

  我正极力分辨,高老道却拍了拍我,示意我往他手指的方向看,“先别瞅了,趁着蛛母遇水不敢乱动,咱俩赶紧离开它游到岸边去,这水通着地下暗河,咱们不能跟着水流漂了,再漂下去说不定就进了暗河里,那等出来可就不知何年何月了。”

  还好我从小是个皮实小子,经常背着老爹跟街坊家的小伙伴们去河套凫水,所以水性还不错,当下立刻点头,见高老道松开蛛母的长毛缓缓游开,我也赶紧手脚并用跟了上去。

  这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冰凉刺骨,水里夹杂着数不清的泥沙杂质,偶尔还有些破碎的木头从水面漂过,像是一头头漆黑的巨兽在水里缓慢游移。

  寂静又喧嚣。

  蛛母巨大的身躯在视线中渐渐远去,最终化为一个乌黑的点,消失在水面的尽头。

  我一边手脚并用地往前游,一边回头看着它消失,心里不知为何突然腾起一股荒凉,好像在哀泯蛛母的下场——一旦身上的长毛被彻底浸湿,重量会将蛛母彻底压进水里,没有了空气,蛛母最终也难逃一死。

  这条河道的两侧,是修理得十分平整的河岸,宽度大约只有两三米,像是石头铺成的某种巨大的台阶。

  只是这河岸连接的,是沿着河道延伸的,没有尽头的岩洞洞壁。

  我双手撑着河岸拼命爬出水,躺在石头地面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体力的巨大透支,让我觉得自己现在就能直接睡着,睡得昏天暗地不知天地为何物。

  可是高老道一边拧他身上那件破道袍里的水,一边踢了我一脚,嘴上急道:“这里又潮又冷,千万别睡,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这才感觉到周遭的寒气,这里的温度似乎比刚才的墓室还底,地面的石板上摸起来都是一层冰凉刺骨的水汽,仿佛再冷那么一点就能结成冰似地。

  “咱们这是在哪啊?”我环顾四周,迷茫地问。

  高老道抖了抖道袍,苦笑道:

  “我如果没有猜错,这就是那条四脚蛇藏身的地下暗河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