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劫后余生

  气喘吁吁地爬上石柱的顶端,这里的钟乳石千年累积,像是一朵朵巨大的蘑菇盛开在石柱上,一层一层大大小小地堆叠着,十分壮观。

  我们两个爬到最上头的一层,见是一个十分宽广平坦的石台,这一身疲惫才终于汹涌袭来,双脚再也迈不开半步,直接一屁股坐在钟乳石台上,对视一眼,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

  “有那么一下子,道爷我可真担心咱俩就这么完了。”高老道笑完叹一口气,忍不住说道:“就是你被甩飞起来的那一刻。道爷我虽然趴在船上没被甩飞,可也知道那鬼劳什子靠不住,迟早得被浪头打碎。”

  我也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拍了拍胸口,只觉得两条胳膊都快举不起来了,虚弱地道:“幸好咱们及时出来了,我可亲眼瞧着它碎了的,就在你爬上来的时候,让一个浪头掀翻,砸在石柱子上撞碎了。”

  我比划了下,想到那尸壳船崩碎的画面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高老道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放松地朝四周看了一圈,“这里就是你说过的鬼子蝠筑巢的钟乳石洞?”

  我点点头,“这地方当时比现在石柱子还多,你看旁边那些断了半截儿的石柱子,八成就是当时白蟒闯进来绞碎的,当时它跟鬼子蝠一场恶战,直接张嘴把整个洞里的鬼子蝠都吃了,还好我们跑得快,不然哪能等到你来啊,早掉进它肚子里去了。”

  高老道哈哈一笑,道;“我当时走的不是这条路,看来忠王冢的布局上设计了很多通往不同区域的路线,这些路线因为天然溶洞的特殊构造,又被扩展出了许多新的路线,不断发生着变化,我当时走的那条路应该是距离祭司地宫最近的路,也是最容易的路,沿着河道走就到了,没有什么麻烦,哪像咱们这次,要不是恰好咱俩爬上来,还说不定会被冲多远呢。”

  我沉吟片刻道:“那倒也是未必,我爹当时从这里掉了下去,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刚好被冲到祭司地宫最底下的泡子里,只是到底经历了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我估摸着这底下的水路怕是有一条是直通那里,咱们要是没爬上来,掉进水里,说不定也会被冲到那去。”

  高老道摇头,“且不说这地下溶洞交错,水路更是复杂难辨,就是咱们刚才碰上的涡旋,恐怕你爹就没碰上,不然不被水流绞杀也会被拖进水底活活憋死,哪还会活着浮出来。所以幸好咱们上来了,能安安全全地走到那祭司地宫去,再不济也能退回木楼天宫那里,反正白蟒已经死了,咱们只要下了木楼,就能沿着你和你爹进来时候的路线出去。”

  我紧绷着的神经顿时一松。

  是啊,已经到了这个地方,还有什么好怕的,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这里是当初鬼子蝠盘踞的钟乳石水溶洞,可如今已经蝠去洞空。

  它的一头,是当初的木楼天宫,连接着白蟒守护着的雄伟地宫,可如今白蟒早已经死在了祭司的手上,犬妖也被封印在了大殿的镜子之中,那里怕也早就是一片空洞,半点生气也没有了。

  它的另一头,连接着大祭司复活的地宫,从那里我们能直接找回离开忠王冢的水道,沿着水道,我们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地面,回到我和高老道第一次进入忠王冢的乱葬岗子去。

  想到这里,我忽地一凛,糟糕,当初我和贾山之所以能抵达大祭司复活的地宫,可不是靠着两条腿走过去的,那地宫和鬼子蝠水洞中间隔着一道天壑,当初是白蟒载着我和贾山,这才能顺利地找到祭司的地宫,否则按照那个距离,我们两个怕是走断腿也到不了。

  这个念头让我顿时沮丧了下来,高老道看我神情有异,连忙追问。

  我三言两语把我的顾虑告诉他,只见他眉头一皱,摇头道:“就算祭司地宫离出口最近,咱们也犯不上从那回去,你可得知道,祭司复活之后可就是一直呆在那个地宫里的,谁知道咱们走了之后他在那里干了什么,要是至今都还在那里恢复精神,咱们闯进去不是自投罗网么?”

  我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小声道:“你说……咱们撞见的那些水妖,会不会就是因为祭司复活,所以才活跃起来的,不然没道理别人都没遇到它们,只有咱们遇到了啊。”

  “谁说别人没遇上?”高老道诧异地瞟了我一眼,“咱们手上的两根长杆哪来的?”

  哪来的?当然是在药池里捡来的了?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况且我问的可是水妖,跟这长杆有什么关系呢?

  我瞪他一眼,觉得他有把我当白痴的嫌疑,可扭头瞧见高老道的眼神,我一下子愣了愣,脑海之中忽地宛如划开了一道闪电,豁然生光。

  是啊,药池!

  长杆是在药池捡到的,长杆是谁的?长杆是水妖的啊!

  我和高老道在水道之中对抗水妖的时候,亲眼瞧见那些水妖手里可全都拿着这种不知道什么木头做成的武器,这可绝对不可能记错。

  水妖的长杆出现在了药池,这……

  这不就是从侧面证实了水妖曾经去过药池,甚至还在药池丢失了自己的武器么?

  什么情况下人会将保命的武器丢掉?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拿着兵器的水妖已经死了,被药池底下的鲶鱼妖兽给吃了,可对比鲶鱼妖兽和水妖的体型差距,这种情况大概率是会连武器都一起吞掉,根本不会扎在水里。

  而剩下的一种可能,就是有一种和水妖体型差不多的生物闯入地宫水道,被水妖一路追杀,一直追到了药池里,惧于鲶鱼妖兽的威慑,水妖不敢在药池中耽搁太久,为了尽快干掉对方,只能把长杆丢出来,试图扎死对方。

  这些人有没有被当场击中我不知道,但是我此刻却惊讶莫名地得到了一个真相:

  “你是说……是代天府的人?”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