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地图

  我和高老道谁都不愿意面对这么讽刺的结果。

  这就好比一个在你心中高大如山的人,你一直把他当做神明膜拜,为之奋斗,可是突然有一天,你发现他死了,死因只是走路的时候被一根树枝绊倒,摔在了一块石头上……

  任何人怕是都会信仰崩塌,难以置信。

  一时之间我俩都没有说话。

  高老道既没有反对我,也没有肯定我,他只是伸出一只手,抚摸上了石壁壁画的最底下一笔,反复摩挲了几次之后,幽幽地道:“小包,这不是胡乱瞎画的。”

  我一怔,这个节骨眼上,这么惊天的发现,你居然跟我说这个?说一幅根本看不出是啥的壁画?

  于是我皱眉道:“这还不是胡乱瞎画?我三岁时候拿树枝在地上划拉的都比这个好点儿。”

  高老道摇摇头,手指往上探了一些,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斜线往下比划了一下,最终停在了一个像是刻意凿出来的圆洞上。

  “你看,如果这个圆洞是一个标记的话,那这里……”他把手指沿着那两条斜线往下挪了一段距离,放在了一个由五根线条围合成的框框里,“……会不会就是药池。”

  我眨了眨眼,盯着他比划的部分,像是在听一个荒唐的故事。

  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这个故事其实也未必荒唐,因为如果按照高老道说的思路往下捋,那么这些线条相互平行和连接,似乎确实是围合成了一些不规则的区域。

  难道……

  “如果那是药池,那这个圆点是标记的哪里?咱们这里?你知道你说的这些是啥意思么?”我惊讶得站起身,也凑近了去看那幅古怪的壁画。

  高老道点点头,“是,这应该是工匠画出来的,有人在开凿这个地宫的时候,就将这里的秘密全都刻在了石壁上,而这一幅,就是忠王冢地宫的地图,或者说是一部分地图。”

  我盯着代表我们所在的那个标记圆点,又将目光慢慢往上蔓延到整面石壁,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心里有如天雷滚滚,轰得我头晕眼花。

  我日了,这如果真的是忠王冢的地宫路线图,那这地宫得多大啊!药池那么大的一片,在这地图上竟然只占了一个小角落,我们撑船走了这么久,竟然连这地宫的五分之一都还没走全。

  可旋即我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赶紧仰着脖子去找熟悉的地形。

  高老道见我看着费劲,忙伸手招来在周围飘荡的照明黄符,让黄符凑近了给我照亮。

  我心里有一个问题亟待解决,因此也不说话,只把两只眼珠子钉在石壁上,沿着那些纷乱的线条不住地搜寻。

  终于,我看到了眼熟的部分,一愣之后,顿时咧开了嘴角。

  “怎么,找到啥了?”高老道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却看的一头雾水。

  我摆摆手,“你没走过这条路线,肯定不知道,这是我和我爹还有贾山走过的路线,就是白蟒所在的地宫,从这里走进去,就能抵达木楼天宫,穿过木楼天宫,就是代天府要抓的大妖所在之地了,我在想,如果这大妖真的像壁画上画的一样,有起死回生的本事,那说不定代天府要剿灭它的目的也并不单纯。”

  一只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妖物,会在江湖上掀起多大的血雨腥风,是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答案的问题。

  代天府的人虽然有通天彻地的本事,可也终归是一群凡人,是凡人就难逃生老病死,对于有一身修为的人来说,老和病都可以通过修行来延缓和根除,可偏偏生死无法干涉,自然就要孜孜追求。

  如果得到了能起死回生的大妖,那么代天府就不仅仅是“代天”了,在无数凡人眼中,长生不死的代天府就将成为天。

  高老道幽幽一叹,“如果那大妖真能起死回生,那么也就只有代天府能收服它,可是代天府此后就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恐怕是连他们都彻底失败了。”

  我不解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如果代天府全军覆没在了大妖手上,那大妖又去哪了?难不成是逃出去了?”

  高老道一摊手,“谁知道呢,以代天府的手段,大妖就算不死也要扒层皮,哪有那么容易逃掉?”

  我叹一口气,将路线图记在脑子里,道:“咱们猜测这么多,还以为能猜到真相,可竟然越猜越复杂了,如果代天府真的全军覆没在忠王冢里,那么唯一能找到线索和证据的地方,大概就是鬼子蝠钟乳洞的万丈深渊底下了。”

  高老道一怔,忙道;“什么?那个钟乳洞里还有深渊?”

  我点点头,“那里的鬼子蝠最喜欢的就是收集地宫里的冥器,说来也奇怪,那些冥器里还专门掺杂了鬼子蝠的粪便来铸造,鬼子蝠出于本能,为了避免被天敌发现,会把拥有自己气味的东西全都收集回来,所以深渊下头的石台上堆得全都是这些冥器,好像个藏宝库一样,可是呢,因为深渊底下就是地下水,所以这些冥器有时候就会掉下去被地下水冲出地面,冲到山东坟外头的河里去,咱们不就是因为撞见了外出寻找冥器的鬼子蝠,所以才找回山东坟去的么。”

  高老道皱眉道:“这就不对了,如果那里的地下水通到地面,那代天府那么多人死在里头的话,早就被冲出去了,你们当地怎么会没有这方面的事儿流传,看来这个猜测果然是错的。”

  我摸摸下巴,啧啧两声道:“这你就不懂了吧,钟乳溶洞的底下虽然是水道,但是未必全都是大洞口,万一那些溶洞只有人头那么大,或者高低有差别,或者大小有差别,总之是只能容那些小一点的冥器漂过,但是人这么大的体型根本就过不去呢?等到时候儿长了,人都烂了,水冲出去也是一堆烂肉啊啥的,说不定被这洞里的怪物分着吃了,或者有那么一点肉沫漂到外头去,但是混在水草啊沙子啊里头,哪会有人注意呢?”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