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涡流

  高老道听到的,是身后不断传来的划水声。

  像是有好多人在河里有用,双臂不断拍打着水面出来换气。

  也好像是无数大鱼在水面游曳,宽大的尾巴在水中划动,排开的水流和河水搅乱在一起,撞出一波又一波的回响。

  那是水妖游泳的声音,这种声音我们这一路上听了好几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听错。

  可我却注意到了我们即将遭遇的更大的危机。

  尸壳船的前方分明是一段宽阔的水面,宛如一个大湖,我们两个的小船划开的涟漪还在湖面一圈一圈地动荡,那湖面上却已经搅动起了绝不寻常的水纹。

  那些水纹沿着一个方向正在缓慢而有力地旋转,像是一个巨大的转盘正在缓缓启动,为接下来的疯狂蓄力。

  说是一个大湖,可实际上这整片水面却并非一个整体,相反地,它被无数高大的天然石柱分割成无数的区域,这些石柱歪七扭八地从水底伸出来,不断向上生长,最终伸到仰面也看不到端倪的头顶黑暗之中去,像是一片撑起黑暗穹顶的天柱。

  “无论如何不能被水妖追上!”高老道迎着撞上尸壳船的水花,低声吼道。

  这是一道双选题,要么选择在河道中与水妖一决生死,要么选择进入未知的水域,面对新的灾难,没有第三个选项。

  我叹一口气,苦着脸也撑着长杆跟高老道一起划船,两把长杆把尸壳船划得几乎飞起来,尸壳的底部在水面上连续跃动,在水面上擦出长长的凤尾一般不断散开的水痕。

  而我们,也终于闯进这片石林一样的水域。

  我甚至能在发光黄符的照耀之下,看见光芒边缘的水面上,正紧紧追着我们的水妖那不断探出水面的脑袋。

  可就在我们闯进这片石林湖泊之后,它们全都停了下来,眼中的神色里有遗憾有扼腕,也有让我一时之间没有理解的恐慌。

  这怪物的情感还挺丰富,跟人似得了快。

  我心里这么想。

  然后我手上的长杆被某种力道一甩,竟然差点脱手掉进水里,我赶紧不可思议地重新抓牢它,往尸壳船下的水面看去。

  水的流速明显加快了,此刻产生的水流已经让我们对尸壳船失去了控制,高老道几次试图用长杆帮助尸壳船走直线,可惜全都失败了,尸壳船以一种不可抗的形式,随水逐流。

  是涡流。

  我见过这种水流,在泡子里常有这种情况,原本平静的水面会因为水底的淤泥出现坍塌而产生涡流,这些水流初期只是一些细微的乱流,细微到人们根本不会注意到它们的变化,可等在泡子里游泳的人发现时,它们已经成为了小型的漩涡,机缘巧合之下会将人一把拖进水底,卷进水草之中彻底溺死。

  我小时候街坊家的孩子就有几个是夏日游泳的时候溺死在这样的涡流下,所以我深知这东西的厉害,看似平淡无奇,可一旦卷入其中,后果不堪设想。

  我心头狂跳,一边立刻尝试把长杆往旁边石柱上扎来给尸壳船刹车,一边赶紧朝高老道喊道:“得想法子把船卡在两个柱子中间,不然咱们会被卷到漩涡中心里去,水流一绞,这艘小船肯定就碎成渣了!”

  高老道也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不用我说也知道厉害,当即也学着我的样子把长杆往石柱上卡,长杆被石柱刮得一路火花似闪电,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一段一段地刺激我和高老道的耳膜。

  我只觉得整个手臂都被震得发麻,虎口像是要被撕裂一样疼,长杆在每一根石柱上都要被狠狠撞一下,产生的后坐力惊人,有几次我都险些被弹飞出去,实在是险象环生。

  尸壳船激起的水花拍在脸上,冰凉刺骨,让人直打冷颤,我脑中飞快地思索着,想要找出应对的办法,可是想到后来却悲哀地发现,身在其中身不由己,似乎只能被巨大的水波牵着鼻子走,根本无法轻易挣脱。

  难道大风大浪都闯过来,却要在这阴沟里翻了船?

  我脑海中闪过那些水妖最后的面孔,那狰狞的脸上浮现的恐慌,我此时此刻才有些明白了。

  这是连水妖都敬畏三分的地方。

  到底是什么在驱动水流?难道是这水面之下有一个巨大的陷坑,直通黄泉不成?

  水流越来越急,相互碰撞之间激起了数尺高的雪白浪花,发出了巨大的轰鸣,早已不复之前平静无波的无害模样,反而像是露出了真面目的嗜血猛兽,冲着我们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还好高老道的三张发光黄符始终紧紧追随着我们,将一蓬黄光笼罩在我们的船体周围,这才能让我们准确无误地看清每一根石柱。

  可即便是这样,我们的尸壳船也根本没有如预想中的那样减速,甚至还越来越疯狂地朝着石柱不断撞去,这逼得我和高老道不得不改变策略,开始用长杆砸在石柱上借以推开尸壳船,免得这小小的尸骨被撞成一堆骨头渣子。

  情急之中,我一眼瞄见了前头两根石柱的距离似乎堪堪能通过我们的尸壳船,顿时灵机一动,瞄准了侧面一根石柱,一长杆狠狠砸了上去。

  这一下,原本被水流冲击往前蹿去的尸壳船船身一震,往旁边歪了一下,刚好对准了两根石柱中间,水流裹挟着整艘小船,一秒钟都不耽误地朝着两石柱之间冲去,劲力之大,恐怕有万钧之势。

  “快把长杆挡在前头!挡在船前头!”我顶着兜头拍来的水花,朝着高老道狂吼。

  高老道反应极快,当即一个飞身扑在船头,整个人死死趴在船身上,把手上的长杆横在尸壳正前方,一咬牙,尸壳船便裹挟着冲击拍案的水浪,狠狠撞向了两根石柱中间,一声巨响,整个船体都几乎被从后往前掀翻过来。

  我躲闪不及,被高高翘起的船尾高高扬起在空中,狠狠甩飞了出去。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