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蛛母

  蛛丝是由巨蛛体内分泌出的无数道黏液组成,有人的手臂粗细,十分粘’稠,牢牢地粘在石壁上,像一根绷紧的弦,连接着洞口和地面。

  高老道的手只差一点点就能摸到蛛丝,我却透过手电的光,分明瞧见那蛛丝的反光里,赫然映出了一只硕’大的眼睛。

  我这一嗓子,连我自己都能听出尾音的颤抖,高老道更是一愣,条件反射似地回头看我。

  就是这一个回头,我完整地看见他眼神从疑惑到惊骇的演变全过程。

  就算心里早有准备,我也没想到高老道的反应居然会这么大。

  “好家伙,咱俩捅了蜘蛛窝了这是。”高老道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小心地从怀里掏出几张符来,谨慎地护住胸口,“小子,你可千万别动。”

  我脖子一僵,已经能感觉到身后那巨物的气息喷吐在脖子上了,从蛛丝的反光判断,这家伙的体型绝对比刚才那只巨蛛还大好几倍,光眼睛就有我脑袋大,实在是骇人听闻。

  小小一座坟地,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多出这么多巨大的怪物?

  想到这里,我不禁狐疑地看了高老道一眼。

  高老道被我看得莫名其妙,但是大敌当前,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手腕一抖,手指夹着的符咒顿时微光一亮,飙射而出,擦着我的鬓角朝身后疾疾射去。

  我趁机撒腿就跑,把身体藏在蛛丝后头,探出半个脑袋来往外看。

  虽说这两天我受到的冲击比前头十几年加起来都大,但是此刻我还是被深深地感受到了恐惧。

  那是一只几乎占满了大半个洞窟的蜘蛛,它的八条腿撑在洞窟的边缘,身子几乎撑到了洞窟的顶部,身上披散的长毛是泛着银光的雪白,无数复眼对称地长在头顶,复杂的口器不断蠕’动着,朝高老道射出的符咒张口就咬。

  从这庞大的体型上看来,这个巨大的洞窟多半被这只巨大无比的蛛母当成了巢穴,在这里抚育幼仔,占山为王。我和高老道刚才被前头那只巨蛛追得满地跑,却根本就是在它的肚子底下被它的孩子追着打转。

  此刻这蛛母口中嘶嘶作响,一口将高老道的符咒吞食下’腹,连个停顿都没有地就朝高老道张嘴咬来。

  高老道哪里会坐以待毙,见符咒被吞,竟也不慌,一只手上掐诀,闪身躲过蛛母的袭击,另一只手取了匕首,往蛛母腿上狠狠一划。

  蛛母吃痛,嘶吼一声往后退了几步,撞得洞顶的碎石尘土簌簌掉落,整个洞窟顿时陷入了滚滚尘埃之中。

  高老道的匕首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锻造的,锋利无比,吹毛立断,蛛母节肢状的腿只有外壳坚硬,内里却是中空,这一刀下去顿时破开了长腿的外壳,里头的体’液“噗”第一下喷了出来,高老道猝不及防之下被喷了一脸,黏糊糊绿油油的,令人作呕。

  这一下明显震慑住了蛛母,趁着它犹豫不决的机会,高老道抹了一把脸上的黏液,飞身朝我冲过来,一把抓住我,伸手攀上已经凝固了的蛛丝,脚下一蹬,几下就攀登了大半截。

  我被他拎在手里,晃晃悠悠,睁眼一看,恰好和蛛母对视,蛛母那张脸上硕大的复眼倒映出我的脸,我甚至能看见复眼的晶体里仿佛宇宙星辰一般的花纹,这让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高老道深吸一口气,正要再往上爬,这功夫蛛母终于反应过来,见我们竟然要跑,顿时大怒,一条前腿高高抬起,尖锐的足尖寒光凛冽,朝高老道和我狠狠扎过来。

  这一下要是被它刺中,我和高老道非得成糖葫芦不可。

  高老道也是脸色一变,没想到这蛛母居然对我们这么锲而不舍,连忙把拽着我的胳膊用力一抡,把我整个人抡上半空,他却腾出手来,飞快地掐了个诀,朝蛛母身上一招。

  我敢打赌,这是高老道下意识的战斗反应,因为他丝毫没有思考过我被扔出去之后的动线和他这么做了的后果,等他手诀掐完,我也刚好瞠目结舌地被丢到了蛛母的后背上。

  没错,就是蛛母的后背。

  等我的双手本能地抓紧蛛母身上雪白的长毛的那一刻,我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顿时忍不住嗷地一嗓子叫出了声。

  这声音显然刺激到了蛛母,它的八支长足疯狂地在地上舞动着,撞得洞窟四壁的碎石尘土稀里哗啦地往下掉,我在滚滚尘埃中根本看不见高老道在哪,这让我趴在蛛母背上一动也不敢动,只能随着蛛母的动作不住地起伏。

  可旋即我就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高老道刚才的手势我刚刚才见过,根本就是在召唤他另外两个纸人,想要用两个纸人把蛛母也一把火烧掉。

  前头那只巨蛛的下场还历历在目,那蓝白色的火焰眨眼之间就把巨蛛整个包住烧成了一把灰,这要是换成蛛母,火球只会更为巨大壮观,说不定连这个洞窟都会被整个点燃。

  更何况我就在蛛母背上,根本避无可避,只有和它同归于尽这一种结果。

  想到这里,我不禁疯了似地大叫:“高老道!我在它背上!快救我!”

  我听到高老道似乎闷’哼了一声,可能是被蛛母的长腿在混乱中扫中了,可眼前只有大雨一般扑朔迷离的尘埃,和手电筒乱晃的硕大光斑,晃得我眼睛都花了,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几秒钟后,高老道的声音隔着尘土传来,“抓紧了,千万别动,说不定咱们能出去了。”

  我一听,他的声音竟然在我身’下某处,顿时更紧张了,“你怎么下去了?我什么都看不见,咱们怎么出去啊!”

  高老道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喘,但是还算镇定自若,“抓紧了,很快就要来了。”

  来了?谁?纸人么?

  我心里惊疑不定,手上死死攥住蛛母的两缕长毛,只叹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再也见不到爹了,也不知道被火烧死的感觉什么样,会不会太疼……

  轰~

  我正胡思乱想,却猛地听见洞窟深处似乎渺远地传来了什么东西轰击的声音。

  像是有什么正冲破重重阻碍,朝着我们的所在疯狂地撞来。

  是什么?

  我不禁睁圆了眼睛。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