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谁在撒谎

  我的手指轻轻搓在书信的一角上,能感受到纸张的干脆和粗糙,摸起来有一种质量上的轻薄,却又偏偏让人小心翼翼,仿佛承载了许多真相一般厚重。

  书的一角上“赵怀义”三字还清晰可辨,书页之中仓促描画的图形也尽显用心。

  只是那些说是在地宫底部药池周围抄写下来的炼妖图形,风格竟然和此刻夹岸石壁上描画的壁画一模一样,甚至我随意一翻,上头的小人儿形状就好端端地画在身旁的石壁上,正弓着身子往一个巨大的鼎里添一把草药。

  那鼎下烈火熊熊,鼎里一头像是鲶鱼的怪物正蜷缩在水里,似乎正在受到烈火的炖煮。

  我想到一种可能,心头不断地凉了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高老道诧异地问:“难不成这里还有别的大妖不成?”

  我顿了顿,望了他一眼,想了想才道;“你说,有没有可能其实这个代天府的活尸……在撒谎?”

  “撒谎?”高老道一怔,瞧着两侧山岩有一段略有起伏,立刻将手里的长杆往前一横,架在两端山壁上,手上一用力,将整个尸壳船卡在了水道里,这才皱眉道:“你说来听听,怎么个撒谎法儿?”

  我被这急刹车差点掀翻,用长杆扎在水里稳住身形,这才清了清嗓子,定神道:“药池底下咱们俩也去过,我琢磨着,如果那里只是一个豢养黄金妖虫和鲶鱼妖兽的地方,那么在那里的山体上画什么壁画根本就是扯淡,因为壁画总是要给人看的,连活着都不可能的地方,谁会刻一堆壁画来记录什么炼妖之法呢?”

  活尸的书信里写自己一行五人接了代天府的代天行狩令,进入山东坟地宫诛杀这里的一头大妖,可是却误入了猫儿坟,在这里无意之中发现了地宫中的恐怖秘密,四人折于此地,只余下他一个人苟延残喘地躲在我们最后发现他的洞窟里,留书一封,随后便盘腿坐在原地活活熬死了自己……

  在他的书信里,只描述了他们遭遇到的尸囊和黄金妖虫,其他东西,譬如鲶鱼妖兽,氐人鱼,一概没有任何描述。

  这是让我觉得最奇怪的地方。

  就算只有黄金妖虫袭击了他们,可药池底部面积极大,水波连连没有陆地,根本连站住脚的地方都没有,他们怎么会有功夫一面应对黄金妖虫的群起攻之,一面又能看清周围山体上的壁画呢?

  这显然不对劲。

  唯一的可能,就是药池的底部其实根本没有他们画下来的炼妖之法,这炼妖之法要么是留书之人自己的藏私本事,想要记录下来传给后人,要么是他们在地宫别的地方看到过,又能有闲暇记在脑中,最后发现已经逃不出去了,这才仓促之间记在了代天行狩令上。

  高老道摇头道:“就算你这想法是对的,可是他们已经提到了回生甬道,那证明他们一定是从回生甬道进来的,而绝不是从其他入口进入地宫的,不是么?”

  我摇摇头,“他们是从回生甬道进来的不错,可是他们自己也说了,他们本来是要进山东坟地宫诛杀大妖,可是走错了,进了猫儿坟地宫,这才遭遇了不幸。我们想当然地以为他们要杀的是能起死回生的祭司,可是刚刚的壁画里却告诉我们,这里有比祭司还厉害的东西存在,我如果没有猜错,代天府的代天行狩令原本是要杀它的。”

  高老道一怔,回忆了一下,皱眉道;“就算没错,那和活尸撒谎有什么关系?他也说了自己一行人走错了地方,就算他们原本要杀的是别的玩意儿,也不代表就撒了谎啊?”

  我又摇摇头,沉声道:“不不不,有关系,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一行人,已经得手了。”

  高老道眼珠子都瞪圆了,失声道:“你说啥?你说他们得手了?那咱们碰到的那复活了的老怪物又是啥?”

  我摆摆手,道;“我都说了,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祭司,他们的目标是另外一个被安置在这里的重要的东西。”

  高老道一愣,道;“之前你们跟我说过,说是这地方曾经掉下来一块天降陨石,忠王为了藏这块宝贝,才造了这地宫,结果便宜了祭司,祭司用这陨石造了口棺材,把自己保鲜了一千年,又死而复生了,难不成代天府的目标是这口棺材?”

  我哭笑不得地道;“都不是,代天府的代天行狩令没错,他们就是来除一只大妖,一只能起死回生的大妖。”

  高老道胡子都吹起来了,横着眼睛瞪我,“你说来说去,说的不还是祭司么,除了他,还有谁处心积虑地要起死回生?”

  “不,我说的这个起死回生,不是经历,而是本事。”我眯了眯眼睛,肃声道:“这大妖有一种本事,这种本事就是起死回生,能让人起死回生。”

  高老道张张嘴,傻了。

  我挥挥手,把在旁边悬浮的三张照明的黄符扒拉到石壁上去,指着身后的壁画道;“刚刚咱们不是看到了么,在木楼天宫和祭司的地宫中间,壁画上画的明明还有一个地宫,可是实际上我和我爹还有贾山进去的时候,那个位置贯通的并没有地宫,只有一个巨大的钟乳石洞,石洞里全都是鬼子蝠,几乎已经成了鬼子蝠的老巢,为什么这些画壁画的人要这么准确地画出一个现实里根本没有的地宫呢?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高老道眼神都变了。

  的确,如果说只在留书里写明黄金妖虫和画出药池可能并不存在的壁画都还不能说明问题,那么一个消失了的地宫实在是让人不得不相信那个部分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之中一定发生了些什么。

  而这么大的一座忠王冢在一千年左右的岁月之中,于民间言传口述之间从来没有露过半点行藏,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这地方基本没有被人发现过的铁证。

  而一千年里唯二进过这里的人,除了我们几个,就是这代天府一行了。

  我们进忠王冢的时候走了两处入口,基本都保存完好,说明没有人误入其中,那么代天府的人确实走错了地方,进了回生甬道。

  “他们如果是从回生甬道进来的,那怎么进来的时候没有被黄金妖虫袭击呢?回生甬道虽然有三个出口,可刚才的壁画你也看到了,那两个根本就走不通才对啊。”高老道百思不得其解。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在面前凝成一串缥缈的白雾。

  “说不定这画壁画的人也在骗人,回生甬道的三个出口都有出路,只不过通向的地方各不相同,其中一个,大概就通向原本的该存在于木楼天宫和祭司地宫之间的,那个消失了的地宫。”

  “你是说……”

  “没错。”我低下头嗤笑一声,“就是前头壁画上画的,三头六臂的妖魔。”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