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进步

  我胸口的护命字轮,至今我也不能完全摸清楚它的触发条件,只能大概猜测确实只负责保命,非要丧命绝不发动。

  然而每次发动,就真的能力挽狂澜,将我从命悬一线的绝地里一把捞回来。

  水妖这一爪快如疾风,卷起的气流破开空气,发出轻微的爆破音响,实在是防不胜防。

  可那金色光雾组成的黄皮子速度更快,几乎是一眨眼之间,那光雾组成的金色长刀就斩在了我和水妖的手爪之间,只听一声整齐的切肉声响起,水妖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我只觉得背上像是被浇了一泼温水,骤然生温,同时我手上的长杆也狠狠抡中了另一只水妖的脑袋,长杆又韧又硬,一杆子横抽上去,那水妖的头颅当场被抽开了花,血液脑浆喷出好几米远,浮在水面上随水流波,晕染开一大片红白之色。

  那水妖软软地沉进水中,我赶紧回身去看另一只,见它惨叫着攥着自己的一只手腕子,在水上水下不住地扑腾,而我脚旁的尸壳上,此刻就瘫软这一只断了的手爪,那手爪的断口切得整整齐齐,竟然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我不由得暗暗吃惊,抬头去看那金色光雾之上的黄皮子,却见它将身子一纵,朝高老道蹿去,腰身一扭,长刀左突右支,恣意劈斩,大有挥洒写意之势,战团之中那几只水妖哪里敌得过这样杀法,几下就被杀得溃不成军,纷纷鱼尾一摆,纵身跃进水里游开了。

  “老头儿你没事儿吧!”我冲上去扶住高老道,急急问道,又上下简单看了一遍,见他似乎没啥大碍,这才放心不少,扶着他到尸壳中央坐下。

  我俩都没注意到,随着黄皮子的长刀斩杀了几头水妖,那刀刃上沾染的水妖血液竟也被金色光雾汽化成点点雾气,和金色光雾融为了一体,那原本就发光的长刀便更增了几分厉芒。

  高老道一身大汗,气喘吁吁地被我搀扶着,一屁股坐在尸壳上,喘息一番才没好气地道:“咋地,瞧不起我这把老骨头是咋地,这些兔崽子就是仗着人多,要是道爷我再年轻个十年,三五下就被老子解决了,哪会在这儿跟老子猖狂。”

  骂完才眯着眼仰头看了看头顶金色光雾上的黄皮子,眼中露出一丝讶异。

  金色光雾形成的黄皮子杀退了围住高老道的水妖,手持长刀,威风凛凛地站在光雾之上,朝着我们俩微微颔首,旋即像是被一阵风吹来似地,缓缓散开,那些金色的光雾渐次熄灭,周遭又重新恢复了黑暗。

  有黄皮子在我多少有些紧张,它这一走,我才放松下来,顿觉手臂酸疼,腰酸腿软,才惊觉自己刚才打退水妖的时候用力太猛,怕是肌肉有点拉伤了。

  高老道瞧着我龇牙咧嘴的表情,噗呲一声笑了,“你小子就是缺乏锻炼,好好儿打一架也挺好,不然都还比不上你那字轮里的黄仙有出息。”

  我一听,又纳闷又不满道:“我怎么就比不上黄仙了?嘿,你跟他就见了一面,怎么净说他好啊,难道我刚才那几下子不英勇么?”

  高老道笑得咳嗽了几声,才道:“你有没有发现,你这护命字轮里的黄仙,每一次出来都跟前一次不同啊?”

  我一怔。

  这事儿我之前还真没考虑我,我总以为护命字轮保护我的方式都是一致的,并没有什么分别,可高老道这么一提醒,我才突然意识到,似乎确实如此,这金色光雾组成的黄仙,初次出现的时候只能伸出一只手,后来能探出半截身子,此次却已经能整个身子都坐在光雾之上,宛如神祇。

  的确一次比一次更进步。

  见我若有所思,高老道才满意地点点头,笑道;“如果道爷我所料不错的话,这每一次出来,你这护命字轮都能从保护你这事儿里吸取力量,让自己更厉害,这次杀灭水妖,我瞧着他可是好好地斩了几个厉害的家伙,怕是下次再出来,这身子都能凝成实体了也说不定。”

  护命字轮是山东坟的老黄皮子报恩送给我的,对我始终护卫有加,我一听他还能更上一层楼,当然高兴,立刻道:“你说这护命字轮里的黄仙,到底是什么身份,瞧着可跟给我字轮的老黄皮子不一样,总不会她还能找了别的黄仙来保护我吧?”

  高老道扭头朝四周看了一圈,见在黄仙刀下保住性命的水妖们都退在远处,将身影隐没进黑漆漆的水域里远远地观望着我们,竟一时不敢上前,知道这些家伙贼心不死,便摆摆手,示意我先别说话,自己站起身来走到船头,撑着长杆狠狠划了一杆子。

  尸壳一震,哗哗水响,排开水面往前行驶。

  眼下确实也不是聊天的时候,我微微叹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见高老道一人划得多少有点吃力,忙撑着酸疼的手脚站起身,也拿着自己那根长杆到船尾去帮着高老道撑船。

  两把长杆齐心协力,尸壳终于速度快了一大截,底下的脊骨破开水面,在水面上留下长长的划痕,往前飞速蹿去,跟在后头的水妖猝不及防,在勉强追了一段之后,最终悻悻地重新沉回了水底。

  我俩也不知道这些水妖是彻底放弃了,还是依然在水底潜伏追踪我们,只能拼了命地往前划水,直到尸壳穿过了一重水道,七拐八绕地进了另一处狭窄的洞窟里,我用长杆扎下去感觉水深至少浅了一半,这才多少放了点心,让速度减缓了下来。

  “这是什么地方?”我四外打量一圈,见这里两边的石壁之间不过也就四五米的距离,我们的尸壳几乎是擦着石壁在水道里行进,这么压抑让我不禁有些担心,生怕里头是个死胡同,或者水道再窄上一截,尸壳无法通过,那我们可就被卡在这儿了。

  高老道知道我担心的是什么,喘口气道:“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万一卡住,咱们也只能把尸壳扔在这儿靠腿往前走了,这地宫不愧是忠王冢的地宫,把地下溶洞贯通在一起,水路比陆路还复杂,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点点头,不由得又想起之前的疑惑,正要再问一次,高老道却掏出三张黄符往周围一抛,那黄符上骤然生出昏黄的光晕来把四周照亮。

  我余光一瞥,不禁“嘶”了一声。

  这竟然不是天然的溶洞!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