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猫叫

  氐人鱼的尸壳比尸囊的浮力大上不少,承载我们两个人竟然还轻飘飘地,任凭高老道一下一下撑着长杆,逆水而行的速度竟也不慢。

  我坐在后头,一口一口吃着高老道给的巧克力,慢慢倒也恢复了不少的体力,五脏庙一消停了,瞌睡虫就来了,这水洞里寂静,潺潺水声倒似有催眠的作用,听着听着我脑袋就像鸡啄米似地一点一点,眼皮也越来越沉重,最后竟然身子一歪,倒在氐人鱼的尸壳上睡着了。

  竟然做了个梦。

  梦里,我一个人在高大空旷的山腹洞窟里行走,周围是星星点点的绿色萤火,空寂冷漠。

  我心中仿徨,在洞窟里不住地行走,希望能找到出去的路,可是四外走了一圈,却什么出路都没有看到。

  就在我沮丧之际,洞窟的正中心竟然一下子塌陷出一个巨大的坑,坑里不断喷涌出水流,将这个深坑很快填满。

  我吓得死死贴在石壁上盯着水坑发呆,心里不住地祈祷千万别塌陷到我脚下来。

  可是想什么来什么,我脑中这念头一动,原本已经停止塌陷的坑又再次稀里哗啦地朝外围坍塌,很快就塌到了我的脚尖前头,才堪堪停住。

  我惊魂未定,脑中一片空白,只四外打量,想要赶紧找到逃出去的出口,好避免掉进水坑里。

  因为我分明瞧见那不断上涨的水面底下,赫然浮现出不计其数的眼睛,正从水底窥伺着我,眼神邪恶又诡魅,好像下一秒就要从水底蹿出来似地。

  可下一秒,洞窟之中忽地响起一声清晰的猫叫,这猫叫声绵长悠远,在洞窟里不断扩散回荡,让人心驰神遥,竟然不能自已。

  那水池里的无数眼睛被猫叫声撩得闪烁不休,最终无法自持,竟然猛地破水而出。

  我惊骇地看见一条生着无数脑袋的猩红巨蛇从池底高高升起,脖颈之上的眼睛密密麻麻,跟随着每一个脑袋不断摇曳,闪烁得像是冰冷冬夜里的星星。

  随着巨蛇的升起,那猫叫了第二声,依旧绵长悠扬,洞窟里立刻起了黑色的大雾,雾气吹扬缥缈,在红色巨蛇对面形成了九条尾巴的巨猫形状,在洞窟里顶天立地,和红色巨蛇分庭抗礼。

  两大巨兽怒目而视,我渺小得像是一只蚂蚁,在这巨大的威势下倚靠着石壁瑟瑟发抖。

  百眼巨蛇的无数个脑袋全都张开了嘴巴,獠牙倒竖,蛇信喷吐,对着九尾猫形状的黑雾不住地威吓,甚至卷起大风朝着黑雾汹涌吹去,想要将黑雾吹散。

  我被这大风吹得险些翻了几个跟头,还是死死抓住石壁才勉强稳住身形,眯着眼不敢放过二者的每一个动作,可九尾猫形状的黑雾不但没有被吹散,这大风反而激怒了它,只见黑雾在风中飘摇如火,黑猫朝着白眼巨蛇长吟一声。

  随着音浪吹开,那白眼巨蛇整个身体竟然像火焰一般被吹散消散,转眼功夫就彻底消失在了洞窟中。

  黑雾形成的九尾猫仰天长吟,旋即黑雾滚滚,卷去了它的身形,瞬间席卷了整个洞窟,也顷刻之间将我裹挟其中。

  我眼前一黑,心中大骇,“啊”地一嗓子喊出,猛地坐了起来。

  竟就这么醒了。

  周围还是一团漆黑,点点萤火被我惊动,在水面胡乱游窜逃远了,只在视网膜上留下胡乱涂抹的金色线条。

  高老道正在我身旁打坐,见状瞥我一眼,“醒了?你小子可是一场好睡,这会儿可能都过去大半天了,你却才醒。”

  我心有余悸地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含含糊糊地讪笑道:“咱们这是在哪啊?”

  高老道拍了拍身下,发出“砰砰”的闷响,“还在这尸壳上呢,只不过咱们已经离开刚才那个洞窟了,这会儿我也不知道咱们是在哪了,这里好像只是一个单纯的地下河道,别说水妖了,连只虫子都没有。”

  “那些水妖……竟然都没有追咱们?”我不可思议地惊叹道。

  高老道点点头,“估计是这尸壳的味道帮咱们俩打了掩护,水妖八成以为是堆在岸边的废物滚进河里飘走了,所以都没理会。我还中途遇见两条水妖,可是也只从咱们这小玩意儿不远处游过,像是看不见咱们似地。”

  说完挑眉问我:“你怎么,做噩梦了?”

  我点点头,将梦里的情形说给他听,却见高老道忽地一笑,指了指面前黑漆漆的某处道:“你还真别说,这梦也不算无的放矢,刚刚我也听到了猫叫,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什么九尾猫。”

  我一怔,不可思议地问:“真的?真有猫叫?说不定是我的九尾猫找来了!”

  “你可别做梦了。”高老道嗤笑一声道:“你那九尾猫在县城里就跑没影儿了,这大老远的它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吃饱了撑的?”

  我不忿道:“说不定就是知道咱们有难来救咱们的,人家那可是仙猫,受过千年香火的,哪是别的什么野狸子能比的。”

  “好好好,你那九尾猫厉害,可是它闲的没事也不会跑到这里来的,当这是啥好地方啊,要不是咱俩被张承志算计进来,他给道爷我多少钱道爷我都绝不会进这里一步。”高老道呸了一口,骂骂咧咧地道。

  他话音还没落,寂静的洞中忽地响起一声猫叫:

  “喵呜~”

  清晰又渺远,贴着水面疾疾传来,让我霎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忍不住想要站起来。

  “你听!真的是猫叫!”我欢喜地朝着高老道低声喊道。

  高老道却一把把我拽住,厉声道:“别乱动,这是什么地方,也敢胡来,对方是敌是友都不知道,你可把自己送上门去了。”

  缓一口气又道:“你听仔细了,这猫叫可不像是在打招呼,反而像是在警告。”

  警告?

  我一愣,刚刚的激动被浇灭了大半,只愣愣地竖起耳朵往远处听去。

  “喵呜!”

  又是一声,声波激越,过水而来。

  我听得分明,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高老道说得对,这猫叫果然是一种警告!

  可这洞广水深,黑暗幽明之地,连一只虫子一条鱼都没有,完全是一片死气,这突如其来的猫叫到底是在警告谁呢?

  我心中忽地一凛:难道是我们?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