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死尸

  石室内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我吞了吞口水,把五幅画连起来又看了一遍,怎么看怎么觉得迷茫。

  按照画上所画,这个石室似乎是为了什么东西建造的,在某种特别的情况下,会天崩地裂,把无数的人吞噬,而这种末日来临之际,会有一个救世主降临,拯救所有人。

  我把自己的猜测说给高老道听,没想到他却大摇其头。

  “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山东坟这地方说白了以前就是荒地,一没有个古城,二没有个山川,要是说有人在这里建造一座规格极高的古墓,京城里的那些专家们非得笑掉大牙不可。更别说什么救世主预言了,你以为这是神话啊。”

  他嗤之以鼻地说完,拿着手电筒凑近了第一张壁画,试图看清那些模糊的线条到底画了什么。

  我悻悻地撇了撇嘴,“那你说这上头画了啥,难不成这个石室就是墓穴,十八个活尸是守护棺材的?”

  高老道回手敲了我一个暴栗,敲得我脑袋瓜子生疼,眼泪差点飙出来,他的声音在氧气缺乏的石室里显得有点瓮声瓮气,“死小子胡说啥,这里分明是用来养活尸的培养皿,只不过养这些活尸的目的到底是啥,我也没看明白,难道是为了让活尸出世,拉更多的人陪葬?”

  他百思不得其解,手下意识地就去摸第一幅壁画上的台子。

  这台子刻得只有一只手大小,用线条简单勾勒,像是一块四四方方的砖头,我和高老道谁都没有想到,高老道的手这么稍一用力,竟然把台子直接按进了墙里。

  只听墙壁后头机括声连绵不绝地响起,在寂静的石室内回荡不休,惊得我和高老道头发都竖起来了。

  “不好!触动机关了!”

  高老道一声低喝,可哪里来得及反应,我一条腿还没等往后挪,脚下的一大块青砖竟然“喀嚓”一声整块碎掉,露出一个大洞。

  我和高老道猝不及防,身子朝后一仰,一头坠下了洞口。

  “啊!”

  疾速的下坠带来的失重感让我耳朵出现了空鸣,我拼命挥舞着手臂,希望能保持住身体的平衡,可根本就是徒劳的,这让我心里的恐惧越发加剧。

  幸好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在漆黑一片的空间里彻底失去对时间和距离的感知之前,我的身体重重地摔在了一块柔软的地面上,甚至还弹了几下,这才翻滚着摔在冰冷的青砖上。

  我惊魂未定地摸了摸身上,确定护命红纸还在,身上也奇迹般地没有受伤,这才稍微镇定了点,转头急促地呼唤高老道。

  “行啦,小兔崽子,叫啥叫。可摔死老道我了,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连这种机关都有?要不是老道我练过,这一下非得摔个半死不可。”

  高老道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听上去摔得不轻,我不禁有点纳闷,“明明我摔下来的时候是软的啊,怎么你摔这么严重?”

  “软?”高老道一愣,声音顿时紧张了一大截,我听见他手忙脚乱地找着什么,随即敲打两声,周遭豁然一亮。

  高老道手上攥着手电筒,朝着我身边照过来。

  老手电筒的外壳都是薄铁皮镀铝,里头是偏黄的卤素灯泡,光被大头的灯罩聚拢成一线,照得我身边一片亮如白昼。

  等看清了我刚刚摔下来的位置,我浑身的汗毛都炸了。

  地上竟然躺着一个男人。

  不,准确地说,是躺着一具尸体。

  这尸体的皮肤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呈现出青灰泛白的颜色,隐隐散发出淡淡的尸臭味,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以至于死不瞑目,看着好像已经死了几天了似地。

  从穿着打扮上看,这可不像个古人。

  高老道捏着鼻子凑近了验看一遍,不禁摇头,“这八成就是盗墓的了,可惜在这里被活活吓死了。”

  “我明明看见那盗墓的跑了啊。”我往后挪了挪,尽可能地离这尸体远点儿。

  “好好学,都是知识。”高老道用手电光点了点盗墓贼的手上,让我看他手里攥着的一把铲子,“盗墓的哪有一个人干的,多半都是俩人仨人才能合伙干这事儿。你瞧他手里拿着的铲子,这是用短锹改制成的盗铲,专门打洞的,关键时候还能护身,铲子头上还有泥,定然是在前头挖土的,估摸着这人打头阵,结果后头的人惊动了活尸,他被活尸堵在了里头,就这么吓死了。”

  我听他这么说,这才壮着胆子凑近了看了看这尸体的脸,竟然莫名觉得眼熟,但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是谁了,只好道:“咱们还是快点走吧,这活尸已经全跑了,咱们在这地方估计也不能有啥发现,留在这里也没用啊,不如赶紧找出你那些蜈蚣蛋,回去给陈家屯的人报个信。”

  这洞里阴气森森,坐在地上沁骨头地寒,高老道估计也受不了了,闻言点点头,起身就往上头照,想要看看我们掉下来的那个洞。

  可手电的光柱往上这么一送,那几米高的洞口上竟赫然堵着一个巨大的黑影。

  高老道唬了一跳,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冷汗都下来了。

  我瞧得清清楚楚,那黑影一身黑毛,足有半个人那么大,椭圆的身子上伸出八条节肢状的腿,牢牢地把身子固定在甬道四壁上,身子最前头是一个人头那么大的脑袋,朝向我们的脸上对称排列着密密麻麻的眼睛,玻璃珠子似地盯着我和高老道,渗出诡异的寒光。

  这竟然是一只巨大的蜘蛛。

  东北这地方气候严寒干燥,缺乏温暖潮湿等虫子生长必要的条件,因此虫子很难长得过于巨大,我见过的最大的蜘蛛也不过一个硬币大小,终日在屋檐下织网捕虫,勤勤恳恳,孱弱得我一只手就能捏死。所以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蜘蛛,我当场吓得险些尿了裤子。

  此时此刻,这蜘蛛似乎闻到了活人的气味,正移动八只长腿,沿着洞壁缓缓爬下来,眼看就要从甬道口钻出来了。

  想到地上躺着的尸体,我不禁恍然大悟:这大叔未必是让活尸吓死的,他更有可能是被这大蜘蛛吓死的。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