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母子

  高老道的声音虽然压得极低,然而在寂静得能听见自己心跳的洞窟里依然如炸雷一般在我脑子里横冲直撞。

  我拔腿就跑之前,分明瞧见那水妖趁着氐人鱼迷迷糊糊地被催眠之际,修长白皙的手指宛如一把五刃剃刀,闪电一般朝氐人鱼的肚腹上抓去,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氐人鱼开膛破肚,掏出肚腹里柔’软新鲜的内脏就往嘴里塞。

  那氐人鱼肠子被拽在水妖手上,活似一条鲜活的缎带,淋淋漓漓的鲜血从上头淌下来,水妖的胸口肚腹和座下的岩石全都被点染上了猩红的梅花,在周围游曳不休的萤光照耀下闪烁着妖冶的光泽。

  整个杀戮和吞食的过程堪称优雅娴熟,如果忽略掉水妖丑陋的头颅,那么这画面甚至还带了一丝别样的凄美。

  而就在我收回视线的最后一秒,我和高老道的动静终于惊动了那只水妖,她舔’舐着指尖鲜血的舌头猛地一顿,硕’大的眼睛猛地斜过来,隔着地下河水远远地瞟了我一眼。

  就是这一眼,让我硬生生打了个激灵,赶紧收起惊骇莫名的情绪,撒丫子跟在高老道身后就往前跑。

  高老道的身姿矫健得像是一只豹子,冲在前头丝毫不带停滞,我追在后头只听耳边风声呼呼作响,湿漉漉的空气拍在脸上,时间久了甚至像是刚洗了脸没擦干一样,顺着下颌往下淌水。

  洞窟里含氧量不高,虽然通风,但是由于地压的关系,我这一跑起来整个脑子顿时搅合成了一团浆糊,浑浑噩噩迷迷糊糊地,身子也是头重脚轻,再加上这么半天水米未进,要不是求生的本能支撑着我,我估计自己早趴下了。

  跑了一阵我忍不住上气不接下气地对着高老道喊:“咱们为啥要跑啊,我手上的这宝贝咱们还没试呢,万一我丢得准一下子就把它给抓住了呢?”

  高老道头也不回,“你那玩意再厉害,一次也顶多就抓一个,你以为就只有那一个水妖么,你光顾着看那怪物,没发现水里还有其他水妖藏身吧?咱们要是真抓了这个,你那宝贝估计是一准儿拿不回来了。”

  还有其他水妖藏身?

  我一凛,拼命回想刚刚见到的场景,似乎在那水妖所在的岩石周围的确有些黑影,可当时并没有在意,要是高老道不提,我都还以为是洞窟里的光线折射造成的。

  见我半晌没吭声,高老道以为我没想通,干脆解释道;“你可知道那些水妖为啥藏身水底?那都是还没长成的小水妖,因为还不能离开水太久,所以只能在水底等待母亲给它们撷取氐人鱼的新鲜血液,岩石上的母水妖引来氐人鱼,又出手将它宰了,自己吃内脏,流出来的血就用来喂养水下的小水妖。别看这些小水妖不能离开水太久,可真要是咱们对它们的母亲动手,这些小东西绝不会对咱们手下留情。”

  这一大串话说完,高老道脸不变色气不喘,只是速度开始减缓了下来,还回头望了望身后,想看看水妖有没有追上来。

  我跑得头晕目眩,实在支撑不住,见高老道面上的表情轻松了一线,顿时像泄了劲似地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自己硬撑着踉跄几步勉强站稳了,胸口立刻像是被人重锤了一拳,眼前一黑,险些闭过气去。

  高老道这短短几秒钟已经蹿出去了一大截,刚好回头查看水妖的踪迹,一眼瞧见我站在那里摇摇欲坠,吓了一跳,赶紧跑回来一把扶起我,硬拽着我慢慢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骂道:“你小子有没有常识,狂奔之后不能立刻停住,得走一走,不然是要死人的。”

  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来塞给我,要我小口咬着,在嘴里含化了咽下去补充体力。

  我连饿带累,早就是强弩’之末,这一口巧克力真是救命仙丹一样,第一口吃进嘴里,感受到那融化的甜美滋味在舌尖上流淌,我眼睛一眨,控制不住地掉下两行泪来。

  “干啥呢这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小子可哭啥啊,咱们现在还算安全,这一片都是水妖的领地,这东西轻易不会上岸,咱们到前头找个干爽点的地方歇一歇,没事儿,有道爷我呢,咋的也不能让你交待在这儿。”高老道拍着胸’部掷地有声地道。

  我被他说得老脸一红,猛咬了一口巧克力掩饰,一边嚼一边含含糊糊地道:“我没有,我就是,突然想到张承志了。”

  高老道一愣,没好气地道:“想那瘪犊子干啥?要不是他,咱俩能在这地方受罪?人家别人家的地宫都是生怕进水弄湿了自己陪葬的金银财宝,这忠王冢地宫可好,偏偏建在水道上,生怕养不活这个动物园,这些妖兽要是逃出去,周围的村子一个都别想活,忠王祭司那家伙到底是想干啥?”

  我不解道:“咱们在药池呆了那么半天,也没见到张承志的尸体,按理说都是从地宫上头掉下来的,咱俩都没事,他应该更没事才对,怎么这家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你说会不会他根本没死?其实是在我们前头?”

  高老道眼珠子一横,“哼,他最好是还活着,道爷我出去找到他,非得好好跟他说道说道,呸,什么东西!”

  我心里暗叹一口气,心道那家伙也只是个唯利是图之人,收了妖物蛊惑来这地宫里的时候怕是也没想到这里的情况这么复杂,罪不至死,说不得将来我们在外头还要有求于张家,这会儿要是不想好回去怎么给张家交代,等出去了估计就来不及了。

  可眼下高老道正在气头上,显然不是提这话题的良机,我只能按下不表,换个话题道;“你咋这么确定这地方就是忠王冢地宫的一部分呢,咱们之前可都还不敢确定呢?”

  高老道扶着我到一旁石壁底下找个块还算干燥的地方坐下,指着前头的一处石壁道:“你看那是啥?”

  我抬眼一瞧,一口口水险些把自己淹死。

  只见那石壁上赫然刻着斗大的四个字:

  “忠王福地。”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