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徽印

  从张承志遇到那妖物指引他来这猫儿坟地宫里头帮它拿东西开始,我们似乎就注定卷入了这一场算计之中。

  也不知道那妖物到底从那听说了这地宫的三言两语,竟然对这里的药丸和神兵动了心思,还忽悠一个凡人进来盗取。

  总之不管真相如何,我和高老道在经历了一系列束手无策又险象环生的遭遇之后,终于站到了台阶的顶端。

  可这里并不如想象中一般的通达美好,反而最后一层台阶连接着的并不是什么洞口或者通道,而是一堵和周围石壁严丝合缝的高墙。

  我和高老道设想过无数次这台阶尽头的模样,可没有一样是这个,因此一时之间站在原地都有点懵,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地宫之中寂静得落针可闻,隐隐又有那虚无缥缈的歌声远远地响起,忽远忽近,好像藏在偌大的药池水面的某一处角落里,歌声贴着水面一波一波地荡漾着,让人忽地心驰神往。

  我原本全副身心都在盯着这面高墙,在心里猜测这墙上会不会有什么玄机,可这歌声一起,我竟被歌声吸引,心中一阵飘忽,腰身一扭,脚居然不由自主地往下迈去。

  这事儿原本透着一股子邪门儿,可这功夫我已经完全被歌声俘获,只一心想要走近些,再听清楚一点,或者让我看看能唱出这么美妙歌声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哪里能发现问题,只觉得脑子迷迷糊糊,似梦似醒,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身子已经连着下了几层台阶。

  还是高老道最先发现了问题。

  他原本最初也有一瞬间的恍惚,可旋即心中猛地警醒,赶紧从怀中取出一根银针来,一针扎在了自己虎口的穴位上,刚放松一点,立刻就发现了我的反常,顿时吓了一大跳,一个健步冲下来,一把搭住我的肩膀。

  我只觉得他的手活似钢筋那么硬,按在我的肩胛骨上疼得我一个激灵,脑子里的混沌一下子清醒了一大半,下一秒,高老道手起针落,准确无误地扎在了我的虎口上。

  “嘶~”

  我被扎得虎躯一震,脑子里最后的一点糊涂也被驱散了,站在原地茫然了几秒之后,我才意识到手上的刺痛,顿时跳了脚,“老头儿你疯啦,干啥扎我!”

  高老道冷哼一声,瞪我一眼,“我疯了?我看是你疯了,你被那歌声迷住了自己都不知道,要不我道爷我一针扎醒了你,这会儿你都自己走进药池里去送死了。”

  我看了看脚下的台阶,又沿着台阶看了看台阶最底下连接着的药池,顿时脑门子冒出一层冷汗,这要是没有高老道,我这会儿功夫估计都没顶了。

  高老道一打量我的脸色就知道我在想啥,冷哼一声道:“你以为只是淹死这么简单?我之前就觉得纳闷,这会儿才想起来,南海的渔村里有传说,说海上有一种海妖,最擅于用歌声迷惑人心,一旦人被迷住,就会心驰神往靠近海妖,那么就会被海妖剥皮拆骨,吃得肉渣子都不剩下,你刚才就差点被这里的海妖剁成肉馅儿。”

  我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不解道:“既然是海妖,就该在海中生存,咋会出现在这淡水里?更何况你刚说这东西生活在南海,又怎么会出现在东北这种苦寒之地呢?这也太不对劲了。”

  高老道面色凝重地点点头,道:“所以刚刚在尸囊上的时候我就没有想到是这东西,可现在站在高处,受这东西的影响小了不少,所以我才一下想起了这玩意儿的来历,确实是不得了的东西,如果这地方真的跟忠王冢连接成一体,那么那个祭祀到底为什么要收集这么多的妖兽?难道是有什么怪癖不成?”

  我挠挠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会儿被高老道的针扎着,歌声对我的影响微乎其微,但是依然可以听到远远的水面上歌声缥缈动听,如闻仙籁。

  只是刚刚听起来觉得歌声美妙,现在却只能无名的阴寒,避之唯恐不及。

  “台阶上头没有路,咱们怎么办?会不会是咱们之前猜错了,这里也许并不是通往下一个地宫的出路。”为了转移注意力,我赶紧把目光投回到台阶上头,指了指那面墙壁问高老道。

  高老道摇摇头,重新回到那堵墙的前头,上下打量了好几遍,又伸手在墙上不住地敲敲打打了半天,最终终于发现墙角上有一处和其他不同。

  他一怔,蹲下身去,伸手招了一张发光的黄符靠近那处墙壁,仔细辨别。

  我见他真的有所发现,赶紧也凑过去细看,只见那墙角的岩石表面上,竟然刻着一个圆形的徽印,徽印中间是一朵造型古怪的莲花,和寻常见过的完全不同,莲花的花瓣两两对称,每一片花瓣的顶端都汇聚成一个蛇头,莲花中间的莲蓬上端坐着一个人形,在人形的胸口正中镶嵌着一颗圆形的石珠子,打磨得浑圆光滑。

  整个徽印都是用简单的线条勾勒而成,只有那颗石珠子是整雕镶嵌,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试试这玩意儿到底会不会动。

  我这么想,就真的下意识地伸手朝那珠子摸了上去。

  “住手!”

  高老道本来在仔细琢磨这徽印的寓意,见我伸手,顿时吓了一跳,急吼出声,可是已经晚了一步,我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了那颗小小的石珠子,被他一吼,吓了我一跳,手指一滑,就在石珠子上刮了一下。

  这一下,那石珠子竟然真的随着我的手指,转动了一圈。

  我大吃一惊,吃惊之余还有那么一丝窃喜,心道果然这玩意会动,真是做得巧妙,要不是被我发现,说不定要明珠暗投,想动一动都不可能了。

  高老道也是一惊,大手一捞把我揪到一旁,怒道:“臭小子!你疯啦!咱俩都会被你害死的!”

  “干啥啊,就是个雕刻,有啥不能动的?”我不满地道。

  可不等我说完,那徽印后头居然咔嚓咔嚓地响起了一阵机括转动之声,好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牵一发而动全身。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