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水道

  石壁口的后头,是一个巨大的洞窟,洞窟的一面根本没有遮挡,直接通到一条地下河的侧面,而这条地下河一路奔涌,在这十几米的高低落差之中,无声地添补进了药池之中。

  看上去更像是河岸边的洞穴甬道,只是更为宽敞和空旷。

  高低起伏的地面被水汽浸润多年,生出一层薄薄的水腻子,踩上去又湿又滑,活似鲶鱼的皮肉,阴森冰凉。

  一想到鲶鱼,我不禁又想到了那个鲶鱼妖兽,这么庞大的怪物深藏地宫,却也只能守住那一片地盘,可见这药池水里必然藏着许多更为强大的存在。

  比如那些氐人鱼。

  再比如在这里唱歌的海妖。

  三道发光黄符将周围的一片区域照得微亮,我四外看了一圈,这里空荡荡的,像是什么都没有。

  说来也奇怪,明明这里和外头能以地下河水沟通,可偏偏这里的气温竟比外头低上至少五六度,外头就已经满是地下的阴冷之气,这里更是几乎接近零度,我站在洞中,一呼一吸之间口鼻喷涌出的都是雪白的雾气,连眼睫毛都厚重了几分。

  说是什么都没有,可海妖的歌声还在整个空间里回荡,而且比在外头听要更为清晰,我耳朵里塞着黄符纸都还觉得悦耳美妙,只是不再被歌声蛊惑了,倒还算是安全。

  “这海妖到底在哪?怎么光听唱歌,见不到人呢?”我皱着眉纳闷地道。

  高老道几步走到我前头,手上始终扣着三道黄符,目光如电,四外环视,最终缓缓地道:“据说海妖都是上半身美貌,下半身丑陋无比的妖物,因为没啥本事,所以通常群居在一起,靠歌声引诱水手,又靠美貌骗水手失去警惕,最后只能被海妖一击丧命,成了海妖的食物。南海的渔民如果出海遇到海妖,十去九不归,实在是厉害得很。”

  我不禁撇嘴,“那些渔民不是输在了力量上,而是输在了自己的好色上,要是不被美貌和歌声吸引,怎么会白白葬送性命?”

  高老道叹息道:“可惜世人很少有像你这么清醒的,你还小呢,哪晓得这美色对世人的诱惑,譬如美食美酒,美人美饰,世人多贪着,能从中堪破的人,都是圣人。”

  我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完了,我还这么小,八成不是那个圣人,看来这海妖咱们还得从长计议。”

  高老道嗤笑一声,上下打量我一眼,啧啧赞叹道:“我还当你上次收服了九尾猫,又打败了几次那老叫花子弄的妖虫,很有些自满呢,原来还清楚自己几斤几两,还算有救。”

  “我身上优点多着呢。”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打了个哆嗦,愤愤地道:“可别提九尾猫了,这家伙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上哪野去了呢。”

  高老道不赞同地道;“猫这动物虽然表面上最是冷情冷性,可实际上骨子里的深情跟神仙也不遑多让,更别说是九尾猫了,它们就是越深情越疏离,不敢投入太多怕失去了会伤心哩。”

  我不禁瞥他一眼,不可思议地道:“这可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话,你这研究了一辈子虫子的人,怎么会对猫有这种感慨?这话倒像是我家街坊赵姥姥说的话,那老太太最爱猫,总说这些小东西至情至性哩。”

  高老道白我一眼,“是个我逃难时候遇到的老头子说的,那老头子养了一辈子猫,最动荡的年代也没中断过,只是那时候我还年轻,不懂这话,后来老了,发现他说得对,于是哪来告诫自己,不要小瞧了表面冷情冷性的人,很多都比那些表面亲热的人来得重情重义。”

  我不禁讶然,但又确实觉得无从反驳,便打了个喷嚏,埋头走路。

  高老道见我不说话,就也沉默了下来,两个人提心吊胆地往前走了一段,一边是流水潺潺,一边是冰冷得像冰块一样的岩壁,山洞竟然像是没有头儿似地,怎么走都好像走不完。

  只是那海妖的歌声早就停了,如果说之前还能判断出这家伙应该在我们前头,那此刻就完全没有线索了,我们俩生怕这玩意从水里蹦出来袭击我们,因此始终把注意力放在地下河这一侧,一刻都不敢放松。

  河面水流平静,如果不是偶尔能看到一些细微的水流波纹来证明水是流动的,我几乎也要以为这里还是药池。

  一想到刚刚上来时候我爬的那么多台阶,我几乎生出一声荒谬的感觉来,“这怎么可能呢,明明上下的落差极大,咋会上下的水面都这么平静,那瀑布流下去都是哗哗响才对吧?”

  高老道裹紧了身上的衣服,道;“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咱们在底下的时候,没有发现水面有落差,是走了这么远的台阶之后,穿过刚才的石门,才发现这上头居然也有水的。”

  我想了想,确实是这样,立马点点头。

  黑暗之中,三道发光黄符发出的光柔和温润,昏黄幽明,把他的侧脸勾勒出清晰深邃的轮廓,虽然这一路走过来我俩现在都是蓬头垢面,身上也没一处干净地方,活似一大一小两个泥猴子,可高老道的脸还是坚毅严肃,让人看着就忘记正身处危险之中。

  我只听他继续道:“所以台阶这一段路,水道的地势也是从高到低缓缓延伸进底下的药池里去的,这个坡度必然被人工开凿得极缓,所以我们感觉高低差距很大,可实际上对于水来说只是缓缓地从高处流到低处,自然就不会湍急。”

  我脑中灵光一闪;“既然是这样,那是不是说明咱们走的路也是在往上的?”

  高老道一怔,眨巴眨巴眼睛点头道:“嗯,完全有可能。”

  “太好了,这么说咱们这条路果然对了,说不定真的能跟忠王冢接上呢。”我欢喜得一拍巴掌。

  忠王冢我们已经去过一次,算是熟门熟路,如果真的拐弯抹角地进了忠王冢,那我们回去的把握一下子就大了一截。

  可这欢喜的情绪刚兴起,我的余光却无意中瞥到水面上,在那幽暗的水光之中,赫然看见两点幽绿的光悬在水面之上,忽地同时一暗,复又亮起。

  我倒抽一口凉气,险些呛到。

  “那……那是什么!”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