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流血

  高老道臂力惊人,划着尸囊一刻不停,我坐在后头不断回头盯着那黑影,生怕它突然追上来掀翻我们。

  幸好它速度不快,依然是那不紧不慢的模样,而它推开的水浪又极为湍急,我们脚下的尸囊被水浪推动,速度快得惊人,就这么朝着药池某一个不知名方向飞快地蹿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感觉身下的尸囊一震,旋即速度飞快地减缓,直到最终停了下来,我心里一悬,赶紧回过头来看向高老道,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却见高老道正将长杆从水里提出来,抹了一把额角的汗水,朝我咧嘴一笑道:“到岸了,还不赶紧下来,那畜生可就在眼前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就见那水面上,巨大的黑影左右洄游了几番,似乎并不能上前似地,最终只能悻悻地一甩尾巴,远远沉进了深水之中,再没了踪影。

  我这才有些似懂非懂地明白过来,赶紧站起身,朝周围看了一眼,见果然到了岸边,尸囊此刻正停在一处石阶边上,那石阶一层一层,从上往下一直延伸到水里更远处,想必是刚刚黑影不敢攀上石阶进入浅水,这才不得不放弃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咱们之前在上头时候走过的那些台阶的最底部?那些台阶一圈一圈开凿下来,最后就是为了伸进水里?”我一边不解地问,一边小心地从尸囊上跳下来。

  终于结结实实地踩中地面的感觉让人格外踏实,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尸囊现在停着的位置的水位极为浅薄,只有不到两厘米的薄薄一层水,要不是那巨大黑影推动水浪把我们给冲上来,尸囊根本不可能漂上这里。

  高老道先一步登上了上一级台阶,召唤着三道发光黄符往周围晃荡了一圈,看清了周遭的环境,不禁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你说的也很有道理,但是看上去这里应该并不是咱们之前走过的那个台阶。”

  “为什么?”我也朝周围看了一圈,这周围除了打磨得极为规整的岩石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完全看不出什么端倪,“我看着都长得一样啊。”

  高老道往前几步,伸手摸了一把台阶两边旁边半人多高的石头,道:“我敢肯定,之前那些台阶用的石头跟这个不是同一种,虽然乍看之下差不多,可是纹理质感都有很大区别。”

  “那说不定是石料换了呗,或者这里太深了,底层的岩石跟上头的不一样,工匠就地取材,有啥好奇怪?”我不以为然地道,甚至在心里隐隐觉得会不会是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儿多了,竟然连见多识广的高老道都被搞得风声鹤唳的了。

  高老道朝我摆摆手,道:“咱们划了这么远,按照之前那地宫的面积,八成已经离开它一大段距离了,而且不但这石头不一样,这里的物种也和前面有所区别,你有没有注意到,水面那些本来能照明的光点在这里全都没有了。”

  我一愣,赶紧回头去看,果然是这样,水面上一片漆黑,那些本来到处游走的发光光点这里半点都看不见了。

  高老道见我注意到了,这才继续道:“动物都有划地盘的本能,这本能不但陆地上的动物有,水里的动物也有,连一条小鱼都有自己的地盘,更别说这些力量更大的妖兽了,地宫那一片的水域八成就是那条鲶鱼妖兽的地盘,所以那些氐人鱼不敢越雷池一步,而咱们遇到氐人鱼那片水域八成就是氐人鱼的地盘了,至于刚刚追咱们的这个家伙,我瞧着倒像是一头更大的氐人鱼,只是没有头发,不知道是出现了变异还是这里已经是另一种妖兽了,如果是另一种妖兽,那这里就是它的地盘,咱们已经越过了至少两片水域,又怎么可能还在那个地宫底下呢。”

  那黑影跃出水面的时候高老道近在咫尺,自然看的比我更清楚,此刻说出来,连我都是一阵后怕,“这么说起来,那药池竟然不仅仅只存在于地宫一个空间里,反而从那地宫底下往更远的地方延伸开了?”

  高老道点点头,“这里分明是一片地下湖泊,只不过被人开凿了出来饲养了这么多的妖物,至于到底通到哪里,我猜这个台阶的上头八成就有答案了。我估计建造这地宫的人之所以留下这些台阶,十有八九就是为了引人深入的,能通过前头那地宫考验走到这里的人,才能继续往前。”

  我点一点头,不禁叹一口气惋惜道:“可怜了张承志,被不知道什么玩意儿骗到了这里,还以为只是进个地窖拿个东西就能走呢,没想到反而送了命。”

  高老道嗤笑一声,迈步上了台阶,“便宜哪里那么好占呢,那东西根本就是在算计他。”

  我紧随其后,皱眉不解道:“可是那东西如果真的是让他进来送死,又何必让他来取那药丸和兵器,既然番天蜈蚣真的孵化出来了,证明那药丸子是真的,也就是说那个东西确实是要用这药丸疗伤的,如果它故意算计张承志来送死,那拿不出药丸,对那东西来说不是也没有任何意义么?”

  高老道一愣,捻须沉吟片刻也是不解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搞不明白那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了,除非它笃定张承志能轻松拿到这两样东西,可是这说不通啊,它连回生甬道的事儿都没告诉张承志,凭什么就笃定张承志能顺利通过回生甬道呢?就算张承志进了地宫能躲开黄金妖虫的炙烤抵达地宫底部拿到两样东西,可是连回生甬道都解决不了的话,一切都无从谈起啊。”

  这事儿我也怎么都想不通,只能暂时抛在脑后,将心思放到眼前上来,正埋头跟着高老道往台阶上头走,高老道却忽然道:“对了,我看你没带着你那根竹棍子,这玩意你先拿去用,防个身也好。”

  说着随手丢来一个金灿灿的东西,我下意识地一把接住,定睛一看,不由得一怔。

  竟然是代天府干尸怀里的金色盒子。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