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鱼跃

  地宫里寂静得让人几乎生出幻听。

  “你在听啥呢?聚精会神的?也不好好儿撑船?”

  高老道坐在尸囊上,不满地拿眼睛瞪我。

  我胡乱撑了一杆子,让尸囊继续在水面上平静地滑行一段距离,同时嘴里纳闷地嘟囔道;“我总好像听到有什么人在唱歌儿,难道是这里太安静所以幻听了?”

  说着,我甚至还用手扒拉了几下耳朵,来表示我可没有装模作样。

  高老道一怔,也用手掌拢在耳朵上朝四周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皱眉道:“你还真别说,我好像也听到了,就一点点,好像很远似地,若有若无,听不太清楚。”

  我捣蒜似地狂点头,高老道的肯定让我心里安定不少,总算不用怀疑是自己有毛病了,我顿时干劲儿十足,手上使足了力气划拉几下,用长杆把水拨弄得哗啦哗啦响。

  高老道正聚精会神地听那动静,登时急道:“你轻点儿,把这歌儿都给搅合没了。”

  我一愣,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但是一时又想不出来到底是啥,只好认怂埋头划船,这么划了几下之后,我脑海中忽地一闪,顿时惊骇道;“我说你先别听了,这不对劲儿啊!”

  高老道眉头一皱,不满地抬眼瞪我。

  我忙道:“你想啊,这是地宫里啊,可不是什么旅游景区的水洞,还带文艺表演的,咱们这是地下不知道多深的地宫!哪来的人唱歌啊?”

  被我这么一提醒,高老道也悚然一惊,终于从对那歌声的探索里回过神来,脑门儿上都惊出了一层冷汗。

  是了,这是空无一人的地宫,怎么会有人在地下深处唱歌,更何况这地宫建造得铁桶似地,再大也有限,怎么会有人在远处歌唱?

  我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对劲儿,也是一阵后怕,赶紧停住尸囊,产生问高老道:“您老人家有经验,给咱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儿,总不会是风声吧?”

  高老道脸色铁青,在小辈面前差点着了道让他觉得十分没面子,听见我问,沉吟片刻才道:“这事儿几乎不可能啊,虽然有些妖物的确会唱歌,但是这里明明有那头鲶鱼妖兽存在,按理说其他任何妖物都只会沦为这只最顶层妖物的食物,哪会在有限的空间里得以苟延残喘,逃出一条命呢?”

  我也想不通,眼前这地宫虽然也算广大,可面积到底有限,算起来都还不如忠王冢的大地宫辽阔,四周也全都经过工具打磨,滑不溜丢手地,除了鲶鱼妖兽和番天蜈蚣这种怪胎的脚能在上头立足,怕是其他东西想从底下爬上去都难。

  这样一座地宫,底部又完完整整地嵌入一座广大的药池,面积几乎等于一个中型的湖泊,和那滑不溜丢手的地宫内壁镶嵌得严丝合缝,整个像是一个只在底部装了水的铁桶,哪里还有多余的空间,能让什么妖物在这里头悠悠闲闲地唱歌呢?

  我们的尸囊小船漂在水面中央,周围盘桓着巨大如山的妖兽尸骸,几乎把大半个水面给塞满,如果从一个广义的视角上俯瞰这个药池,此刻这一盆清水之中山峦叠嶂,光影斑斑,我和高老道这一叶扁舟实在是天地渺远,沧海一粟,怕是再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

  “你那两条蜈蚣也不知道哪里去了,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别的玄机不成,怎么划了这么久,连个蜈蚣影子都没见着?”找不到唱歌的源头,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忍不住抱怨道。

  高老道也不免皱眉气道;“这两个王八羔子,我沟通了好几次了,咱们好像始终没有划进二里地的范围,这地宫真有这么大?咱俩这么一会儿怕是划出去一里地不止了吧?”

  只要相隔不超过二里地,高老道都能感应到番天蜈蚣的存在,我俩撑着尸囊也在药池里划拉半天了,竟然一点感应都没有,怎么能不让他心里焦急?

  我也没有啥好主意,只能试探着问道:“会不会是年头太久,你跟他俩的感应信号不良啊,时而能接触上,时而接触不上的,也没个谱儿。”

  高老道白了我一眼,“放你娘的屁,没有的事儿,你当道爷我是收音机呢啊,还信号不良,我告诉你,说不定这药池底下还通着别的什么鬼地方,否则那俩王八羔子咋会掉下来连个影儿都没有,绝对不可能!”

  我俩说话的声音在这种幽静的环境里都不由自主地刻意压低,声音沿着水面缓缓传开,听上去有一种诡异的渺远之感。

  我这才想起这老头儿把俩番天蜈蚣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见他拍着胸脯打了包票,正要讪讪地表明自己只是随口一说,并不是存心埋汰这俩金疙瘩,万没想到还没等开口,前头的水里忽然哗啦一下窜出来个什么东西,在水面上翻身一跃,又扭头钻回了水里,在水面上溅起一大蓬水花,像是下了一场小雨,荡出无数细碎的圆圈来。

  我大吃了一惊,脚下一滑,差点就一脚踩进药池里,还是高老道眼疾手快拽住我的脚脖子,我又死死撑住长杆,这才手忙脚乱地重新爬上了尸囊,惊魂未定地朝刚刚跳出东西的水面看去,嘴里骇然道:“是啥啊,是鱼么?”

  “狗屁的鱼,这种培育妖兽的池子,就算是鱼那也必然不是啥鲤鱼鲫鱼和草鱼。”高老道朝水面呸了一口,站起身来和我并肩眺望那片水域,目光沉沉,隐隐有雷霆隐没,“好小子,咱们这下怕是掉进贼窝了。”

  我一愣,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什么贼窝?”

  高老道朝水面上一扬下巴,嗤笑一声,“你不是问我唱歌的玩意儿到底是啥么?道爷我也是万万没想到,这玩意儿竟然会在这儿看到。”

  我脑子里乱糟糟地一团,拼了命地回想刚刚那跃出水的家伙的样子,却只隐约能记得是个一人多长,有头有尾的古怪东西,若不是高老道提醒我这地方不可能存在什么正常的鱼种,我怕是真会以为是什么地下暗河里的大鱼呢。

  “这到底是啥东西啊?”我眼珠子都不敢离开水面,心惊肉跳地颤声问。

  高老道随手朝空中丢出三张黄符,冷声道:“你自己看吧。”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