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止一个

  贾山的话让胖丫心中一跳,不禁惊诧道:“你说龙能飞升变化,操纵云雨雷电,这么大的本事,怎么会被人算计到?”

  贾山长叹一口气,“那自然是因为这些天地神物心中满是善念的缘故,有心算无心,那龙便中招了。从此它只能存身于那个大泡子里,苟延残喘,还好那泡子够大,日子也不算难捱,修行了几百年,它总算又修炼出了一点道行,凝成龙珠,可偏偏有人不肯放过它,不知道从哪打听到大泡子里有龙的消息,竟然埋伏在大泡子附近,趁着风雨大作,它借着水势升天的时候,把它新凝结成的龙珠再一次盗走了。”

  胖丫这下顿觉齿冷,下意识地抱住了自己的肩膀搓了搓,像是这样就能从中汲取到点滴的热量似地。

  “所以它又不能上天了,想要赶回大泡子,却因为体力不支摔在了距离大泡子仅仅一步之遥的地方,幸亏我爷爷给了它一捧水,有了这捧水,它才重新恢复了一丝力量,能够安全返回大泡子里去。”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胖丫颤声道。

  对方既然对一条龙的行踪如此了如指掌,证明他对龙这个物种都极为了解,因此才会精准地找到一条因为丢失龙珠而隐匿湖底的龙,更精准地了解到这条龙已经重新凝聚了龙珠,马上就能借助龙珠之力飞升登天,因此才会在这关键时刻,准确无误地狙击了这条倒霉的龙,抢走了它的龙珠。

  足够的情报,足够的实力,和精准的算计,是此事成功必不可少的三个条件,对方竟然算无遗策抢走了龙珠,那么必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巧合。

  贾山皱眉道:“龙对着我爷爷哭诉完这悲惨的遭遇,转身就回了大泡子里,我爷爷想了一辈子也没想明白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抢走龙珠,更没想明白抢了有什么用途,所以只能把这事儿憋在心里,用一辈子默默地寻找线索。”

  “那……找到了么?”胖丫感觉答案似乎马上就呼之欲出,忍不住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贾山点了点头,伸手在那墓碑上轻轻拍了拍,“我爷爷去世之前我最后一次见他,他精神头儿很好,带着我在院子里乘凉,又跟我说起这件事,之后念了刚刚那首诗。”

  “张猫坟里生金龙,百年之后露峥嵘,谁能攒得金龙面,管叫家里生秀才,这首诗里就藏着爷爷一辈子发现的真相。”贾山的手轻轻划过石碑上的字,神色复杂,“爷爷他最后对我说,龙王爷的宝贝恐怕就藏在这张猫儿坟里。”

  胖丫不敢置信地道:“这没有道理,如果说真的有人在这坟里藏了宝贝,又为啥要费劲巴力地藏一颗龙珠呢?龙珠虽然是个宝贝,可人拿着它既不能白日飞升,也不能呼风唤雨,拿着和一颗破石头有啥区别?有那个功夫不如弄点夜明珠啊啥的,也比这个压秤啊。”

  贾山摇摇头,一脸悲悯地注视着墓碑上的字,缓缓地道:“我爷爷说,龙王爷也是这么说的,龙珠对人没有任何用途,所以那条龙才会觉得人不该对龙珠感兴趣,那条龙说,龙珠对动物倒是有极大的用途,稍有修为的动物吞了龙珠,再消化掉里头的灵力,足以让它们也化为龙身,这天下,只有人的身体和龙的身体最与道合真,所以万灵只要想修成正果,要么修成龙身,要么修成人身,没有其他路子可走。”

  胖丫脑子聪慧,贾山这么一说,她稍加思索就明白了。

  那抢走龙珠的人,必然是要用这龙珠培育出一种妖物或者灵兽,普天之下能最快让动物修炼有成的东西,要么是人的精气,要么是龙的龙珠,,可对方对有些事情有所顾忌,所以不能大肆杀人取精气,所以才会在大泡子那里围剿那条龙。

  “可那条龙被两次取走龙珠,如果说第二次取走龙珠的人是为了在这坟墓底下培育出一只妖兽或者灵兽,那第一次取走龙珠的人又是为了什么呢?”胖丫又有了新的问题。

  贾山后槽牙磨得咯咯响,愤慨道:“或许那第一次取珠的人,才是为了在这坟墓底下培育出一只妖兽或者灵兽,而第二个取珠的人,是为了找到第一颗龙珠呢。”

  胖丫一惊,“两者之间相隔数百年,沧海桑田,如果第一个人取了龙珠在这里培育出一只妖兽深藏地底,那数百年后周遭地貌早就面目全非,第二个人又哪里可能找到?”

  贾山苦笑道:“这事儿我爷爷也是想了大半辈子才想通透,恐怕就是因为两颗龙珠都出自同一条龙,因此彼此之间自然带了感应,只要拿到第二颗龙珠,就能感应到第一颗龙珠的位置,从而顺利地找到第一颗龙珠的所在。”

  胖丫更糊涂了,“那第一颗龙珠数百年前就被拿来培育了妖兽,自然是消耗掉了,哪里还会存在?第二个人找它做什么呢?”

  贾山长叹一口气,“第二个人自然不是为了拿龙珠,他只是为了用龙珠确定自己要找的东西的位置,比如那个藏着妖兽的地宫,或者……陵墓。”

  “忠王冢?”胖丫悚然一惊。

  “正是,我也是后来去了忠王冢之后,才把两者全都联系起来的,那忠王冢里好像个资本主义的试验室,有各种还没有脱离妖形的妖物层层把守,根本就超出了咱们的正常认知,所以我后来才琢磨,会不会其实这个建造忠王冢的大祭司,就是那个几百年前偷走了龙珠的人。”贾山娓娓道来,像是这些事情已经在他的脑海里琢磨了很久很久,已经将每一个细节和关窍都想得通透明白。

  胖丫听得目瞪口呆,活似在听天方夜谭,她愣怔半晌,才惊叹道:“你还真别说,这么一想确实两者之间好像有着某种联系,可是这和咱们救出康小包他们三个有啥联系?难道想说这座张猫儿坟是空心的,好挖?”

  贾山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白了她一眼,拍了拍手底下的半截石碑,笑眯眯地道;“这个坟头多半是假的,第二个偷了龙珠的人为了掩人耳目才在这里修了这座坟,时间线刚好对得上,就是在我爷爷看见那条龙之后,虽然也许确实是空心的,但是也绝对不会挖进地宫里找到他们仨。”

  胖丫被他鄙视的眼神深深刺痛,活似个炸毛的猫儿,“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了这么半天不是都在说废话?还不是根本救不出人?”

  贾山朝半截石碑上踢了一脚,歪头笑道:“这里不行,可忠王冢地宫的出入口也不止这一个啊。”

  “你是说……”

  胖丫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