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尸囊

 “好家伙,咱们这是掉到妖兽的老窝来了!”

  一看清周遭的环境,高老道就忍不住骂了一句娘,强自支撑起身子坐起来,长长吐了一口气,才继续道;“这下可栽了,你小子怎么也下来了,不是让你自己跑么!”

  我扶着那支插在水里的长杆,苦笑道:“这是我说来就能来的地儿么?”

  高老道一怔,叹一口气道:“嗨,是道爷连累你了,道爷欠你个人情,等出去了找机会还给你。”

  我一笑道;“行,那敢情好,可咱们还是先想想怎么出去吧,不然这人情岂不是个空头支票么?”

  高老道哈哈一笑,骂了一句臭小子,又朝周围看了一圈,喘着粗气骂道:“亏得道爷为了这俩畜生身涉险地,这俩畜生竟然影子都没一个,也不知跑哪浪去了!”

  我这才想起来我们如今的处境全是因为要来找寻两条番天蜈蚣的缘故,也是一愣,往四周仔细看去,但见周遭黑影沉沉,水面平静,点点萤火星光似地在水面上游曳不休,哪里有番天蜈蚣的影子。

  “不对啊,我明明看到两条番天蜈蚣追着你也跳下来了,怎么会没了?难道是深渊太高被摔死了?或者掉进药池淹死了?”我紧张地猜测道。

  高老道白了我一眼,“咱俩都没事,它俩咋会摔死淹死?”一面说一面不住地往四周环视,试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我左右瞅了瞅,撇嘴道:“那干尸的信上还说这什么药池里到处都是尸囊呢,明明这么平静,要不是知道自己在地宫里,真容易让人以为是在什么名山大川的溶洞景观里游览呢。”

  高老道一挑眉,怪笑道:“尸囊?咱俩脚底下踩得和你旁边那漂着的不就是?”

  我一怔,扭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瞧见我刚刚趴过的“礁石”,这功夫刚好几簇萤火从水面近处划过,将那礁石的侧面照亮,呈现在我的视线里。

  那竟是一张被层层半透明的浑浊物糊住的脸,脸色灰败枯槁得发白,像是在福尔马林里被泡了几百年似地,眼睛紧闭,长长的眼睛缝隙几乎横贯了整张脸,让它看上去活似没有鼻子似地。

  我后脊梁一凉,只觉得三魂七魄都被吓得从肉体里飞了出去,下意识地尖叫一声往后头退去,差点翻下了身’下这块“礁石”。

  关键时刻幸好高老道一把抓住了我,用足了力气把我重新拎回之前的位置,又伸长了腿一脚把刚刚那个尸囊踹开,见它远远地飘荡走了,才笑道:“你小子平时胆子挺大的啊,怎么这么不禁吓。”

  我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心道让你眼前突然出现这样一张脸,你也得吓个半死。

  嘴上却颤抖着道:“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一个人在里头!”

  高老道重新坐稳了笑道;“那玩意儿就是尸囊,是用活人灌注进虫卵和特殊制作的药水之后,再扭断手脚,在背后别成交叉状,用牛皮筋捆扎起来,像个粽子似地。这时候,人已经因为剧烈的疼痛奄奄一息,双目紧闭,再用滚’烫融化的树胶一层一层浇在身上,每浇一层就在人身上贴上一层特别的符咒,直到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因为浇灌进去的时候人还活着,嘴里最后的气息会在树胶里形成气层,加上符咒的作用,会让树胶保持柔’软,这时候再整个丢进咱们底下这种药水里,时间久了就会成为你看到的样子了。”

  他的手指轻轻抚’摸过身’下尸囊的表面,一个一个地按过上头零星分布的拇指肚大小的气孔,“他们灌进去的虫卵会借助尸体里的尸气滋养,孵化出黄金妖虫,再顺着这些气孔从人体里钻出来,它们也会从这气孔里重新钻进去产卵,这些尸囊就是黄金妖虫的孵化囊,因为鲶鱼妖兽厌恶人油,我猜它也不会愿意吃这些尸囊,所以尸囊能够天长日久地存在在这药池里,始终保证黄金妖虫的繁衍生息。”

  这里竟然是这样精密周详的人造生态循环,精密得环环相扣,半点瑕疵也没有,以至于若不是我们一行人闯入,这里怕是还能继续存在无数岁月,丝毫不会崩塌。

  要不是我现在身在恶心的尸水里无处可逃,易地而处的话我一定愿意深切地咱们这里的建造者,说不定也愿意给他颁发个最佳生产劳动奖啥的。

  “咱们还是赶紧想法子出去吧,这地方太恶心了,我一想到咱们身’下的药水其实是泡了好几百年的尸水,我好几天前的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我强忍着反胃,一脸虚弱地对高老道说。

  同时我勉力爬起来,扶着插在水里的长杆站起身,伸长脖子试图找到药池的边际,好把这尸囊撑过去离开这些恶心的玩意儿。

  高老道只觉得好笑,坐在原地瞅着我笑道:“你一个劲儿嚷嚷这玩意恶心,可还得靠这玩意儿离开这儿,就你手里的长杆,说不定都是搅合尸水用的呢,你咋还攥这么紧?”

  我呸他一口,没好气地道:“还不是您那俩宝贝疙瘩不争气,要是它俩这会儿在这儿,又听您老的指挥,那哪用得着我撑船啊。”

  高老道摆摆手,示意我赶紧撑船,自己摇头道;“我掉下来之前,这俩家伙已经成年了,只是我才刚跟它们俩沟通一下,我就掉下来了,不然哪会这么丢人。”

  我眼睛一亮,喜道:“你沟通上了?难怪这俩家伙追着你跳了下来,原来是感应到了旧主人,可既然掉下来不会死,怎么到现在也没个动静,我醒了的时候你就在这尸囊上漂着了,这么半天也没看到它俩露个头儿,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高老道一声叹息,也是大为不解,“我刚才试着沟通了下,可竟然完全感应不到这俩家伙的存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只要相隔不超过二里地,我都应该能感觉到它俩才对。”

  我一愣,旋即只觉得一股寒意涌上心头,“那是不是说明,其实这俩番天蜈蚣就呆在距离咱们二里地开外的地方?”

  高老道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愣怔,旋即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二里地开外的地方,你知道意味着什么么?这地宫的直径一定没有那么远,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咱们底下的药池,怕是深度超过了咱们的想象。”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