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诗里的秘密

  他们二人所在的荒地,此刻已经和刚来时候迥然不同。

  周围丛生的三五片荒草,已经被人面柳上溅起的火星子烧成了一片又一片的灰,风一卷,风吹灰飞,半点存在的痕迹都不曾留下。

  荒地外围朝着四面八方绵延开的荒坟倒是还在,荒草被烧尽,东倒西歪的墓碑都仿佛长高了一截,在夜色中像是沉默的人影,影影绰绰地蔓延进夜色更深处,风一吹,墓碑呜呜作响,像是呻吟,又像是渺远的呐喊。

  猫儿坟就在这荒地的正中央,青砖封顶,活似个圆滚滚的馒头,坟茔前头的方碑只存了半截儿,年深日久,斑驳古拙,从根儿上就生满了青苔,一层又一层地堆叠得高老,险些掩盖了上头的字,像是半截生了锈的断刀,倒插在泥堆里。

  那墓碑上笔走龙蛇,只有“猫儿坟”三个字。

  “张毛坟里生金龙,百年之后露峥嵘,谁能攒得金龙面,管叫家里生秀才”。

  胖丫将整个坟茔看了个遍,又在脑海里仔细过了几遍这首打油诗,脑子里更是迷糊了,这山东坟的坟茔地数以千计,没有碑的荒坟更是早被岁月打磨平整,埋在这深深的黑土底下连影儿都找不着了,陈家屯祖祖辈辈为什么就认定了这块坟地与众不同,还专门在这里头鹤立鸡群地给它搞特殊化呢?

  不但给除草打扫,甚至还专门叮嘱小孩子不要残害坟边的柳树,就算张娃子死在了人面柳下,也一点不肯怪罪在人面柳身上,这要是换成别的地方,说不定先不问青红皂白,早先把这害人的树给砍了当柴烧了。

  “我怎么什么都没瞧出来?你到底发现什么了?”胖丫皱眉问贾山。

  他俩这会儿已经站到了猫儿坟的墓碑前头,半截墓碑还没有胖丫的腰高,胖丫折腾了这么半天早累得够呛,壮着胆子凑近了,伸手搭在墓碑上,倚着碑石歇脚。

  贾山笑道:“你胆子可够壮的,墓碑你都敢这么搭着,不怕对亡魂不敬啊?”

  胖丫翻了个白眼,“照你说的,这坟地都有上百年了,里头就算有啥亡魂也早投胎转世去了,我怕这个干什么,再说了这是猫儿坟,又不是人的坟,猫啊狗啊的亲近人还来不及,怎么会觉得我不敬呢?况且我身上有目妖,遇到点啥事它一准儿冲出来护着我了,还能让个猫的亡魂害了我不成。”

  说完不耐烦地催促道:“你快说,到底你想到啥了,又和救康小包他们有啥关系?时候可不早了,晚救他们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你快着点!”

  贾山也不卖关子,伸手拍了拍墓碑,凝神道:“你胳膊这么搭着它,有没有觉得有啥不一样?”

  胖丫顺嘴答道:“有啥不一样?墓碑还不是都那个样儿?这个无非是粗糙了点儿,宽了点儿,矮了点儿,顶上不太平了点儿……”

  等等!不太平?

  头顶忽地划过一道闪电,瞬息之间点亮了旷野,将胖丫的脸照得一片雪白。

  她像是触电似地一把缩回了胳膊,不可思议地瞪圆了两只眼珠子,艰难地连着吞了好几口唾沫,活似见了鬼一样。

  贾山瞧着她的脸色,就知道她是知道自己在说啥了,笑眯眯地伸手摸了摸墓碑顶端,轻声道:“是啊,别的墓碑都是方方正正地绝不会做成这么高低不平的样子,所以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胖丫挥手打断了他,自己接着他的话道:“这墓碑是半截儿的,就是说上头还应该有字!”

  贾山点点头,“没错,一般人第一次看到这墓碑,顶多觉得这墓碑的规制有问题,只有正常墓碑的一半,再看到上头的字,八成就会自己认为既然是猫狗的坟,那半截也还算正常,毕竟猫狗不是人,如果墓碑做的跟人一样高,周围的人家怕是会有意见,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上头的半截本来有字,而这个字嘛……”

  “是‘张’字。”胖丫定定地看着贾山,一字一字地道:“墓碑上应该是‘张猫儿坟’,‘张猫坟里生金龙,百年之后露峥嵘,谁能攒得金龙面,管叫家里生秀才’,应该是张猫,不是张毛,但是没有人用猫狗入名,所以才被误传成了‘毛’字!”

  她吓得连退好几步,“这里埋的是个人,是个叫张猫儿的人?”

  贾山点点头,又摇摇头,上前牵住她的手腕,笑道:“是跟张猫儿有关才对,这张猫儿却未必埋在这里头。”

  胖丫不信,道:“你怎么知道他没埋在这里?他没埋在这里,却给自己起一座坟,不是很奇怪么?”

  “没错,就是这里很奇怪,活人死了,必然要按照丧葬风俗入土为安,可我们这里的丧葬风俗传承了百年,偏偏没有一条风俗,是墓碑上写这个‘坟’字,所以我说这坟是有人立了掩人耳目,为的是掩盖坟墓底下的秘密,应该不会有错。”

  胖丫惊讶地瞥他一眼,倒是镇定了下来,想了想道:“这也只是你的猜测,你怎么知道这墓底下有什么秘密?”

  贾山一脸“你真笨”的表情,掰着手指头给她数道:“你瞧那句打油诗,张猫坟里生金龙,百年之后露峥嵘,谁能攒得金龙面,管叫家里生秀才,头一句就说了,这张猫儿坟里头有金龙,而这金龙要百年之后才能露面,就代表发现金龙的人在见到金龙的时候,这金龙还没长成,后头两句就好理解了,只要有人见到了这长成的金龙,家里是要出秀才滴。”

  胖丫撇嘴道;“人家诗里都说了生秀才,说不定这坟底下藏着的是一窖书哩,看了书的人才成秀才呢,金龙可不能生秀才。”

  “这里头要是很多很多的钱,那就能生秀才啦,我爹说过,成秀才得老多钱了,得上大学,去省城,或者去京里呢,买书也得不少钱呢,所以我觉得是宝藏,很值钱的宝藏。”贾山一扬下巴,不容反驳地道。

  胖丫不悦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行行行,就算你说得对,是宝藏,可这和咱们救康小包他们仨有啥关系啊?你到底想不想救人?”

  贾山干笑两声,这才正色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既然人面柳底下有树洞通往地下,那我估计八成就是这底下宝藏的入口,现在入口没了,咱们唯一救人的路子,就是这座假坟。”

  “啥?”胖丫活似头回认识贾山似地惊叫出声,“你要挖这坟?”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