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信号

  高老道这一嗓子给精神高度紧张的我吓了一跳,顾不得伸手去试岩壁,下意识地扭头往身下的深渊看去。

  深渊浓稠得化不开的黑暗之中,无数光点越来越密,正以惊人的速度往上飞升而来,光芒璀璨,如银河倒悬,几乎把深渊的黑暗撕得粉碎。

  我唬了一跳,“不会是这些黄金甲虫得了信号,知道这回生甬道即将开启,全都赶着要逃出去吧?”

  这问题高老道也是没法回答,当下顾不得其他,从怀里取了两张黄符,分别拍在我的前胸后背上,又取了两张,给自己也前后都拍好,这才拉着我站到台阶靠墙处,一双眼只直直盯着越来越近的虫群,半点不敢松懈。

  我被他拉得整个人撞在了山岩上,差点扭了腰,正要埋怨两句,脑中却豁然一亮,惊喜地伸手朝岩壁上一摸,顿时大喜,“咱们能出去啦!这山岩变软了!”

  高老道一愣,将信将疑地也马上把手掌往山岩上按了一把,见刚刚还坚硬无比的岩面果然轻松就被按得凹陷下去,登时脸上也是一喜,“好消息,道爷没信错你!但是咱们可得躲开些,免得成了这些烂虫子的靶子!”

  说罢也不等我反应过来,一把抓住我的领子,手臂一用力,直接把我拎起来,往上“噔噔噔”地上了三五个台阶,这才把我放在岩壁底下,伸手朝岩面上按了一把,确定岩面坚硬,这才吐了一口气,蹲下身来,只盯着深渊里正飞扑上来的无数光点。

  我百思不得其解,心里抓心挠肝了几秒,才忍不住问道:“回生甬道的出口马上就开了,咱们不抢在前头,万一晚了可怎么好?”

  “傻小子,咱们要是赶在了最前头,这些黄金妖虫可不管你是谁,在狭窄的通道里,咱们身上的符根本驱散不开它们,只会被它们硬生生地冲垮,到时候准成了这些鬼虫子的加餐了。所以咱们不抢在前头,咱们等它们全都飞进甬道了之后再进去,跟在它们后头,有什么意外也好提前防备,可谓万无一失。”高老道得意地朝我咧了咧嘴角,笑着道。

  他这么一说,连我也忍不住朝他竖起个大拇指,再一想到他专门挑了比回生甬道打开范围更高的位置,想必也是为了尽量避免黄金甲虫的骚扰,更是心里大为安定,原本还有些战战兢兢的心也落进了肚子里。

  这会儿功夫那些黄金甲虫终于一股脑地从深渊里涌了上来,整个地宫像是腾起了巨大华美的云雾,在我们身下不住地盘旋翻涌,美得让人忘记了呼吸,我甚至差点忘了这东西咬人,几乎就要朝飞到我近处的一只黄金甲虫伸出手来,还好高老道及时拍掉我的手。

  “你疯啦,想带点伤残回去还是咋?”他毫不客气地瞪了我一眼,低声骂道。

  我讪笑两声,摸了摸鼻子,没敢吱声,只是赶紧收摄住心神,再也不敢被这迷人的光雾迷惑了。

  可是很快我就发现不对之处。

  那些光雾确实如我们猜测的那般,在山岩变软的高度上盘旋,不再往更高处越雷池一步,甚至很多都还落到那巨大的石笋上,可是它们身上的光团却开始急促地明灭,那频率快得惊人,像是在相互之间发电报似地,只短短几秒钟的功夫,整片光雾都开始疯狂的频闪,我一个不慎差点被晃花了眼睛,赶紧低下头缓了一缓,这才恢复过来。

  可我再不敢乱看,只把两个眼珠子死死盯住光雾下头的黑暗,忽略掉整个地宫里缤纷波动的光影,开口疾疾地问高老道:“这是咋回事?难道是回生甬道要开了,所以它们在互相发信号?”

  高老道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听起来还有些怪异,“不对,我怎么觉得这些鬼虫子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正在互相报信似地?”

  我不禁一怔,“难道是这些黄金甲虫也有智慧?它们知道回生甬道会吃人,所以相互报信,让彼此一会儿通过回生甬道的时候注意安全?”

  高老道都被我逗笑了,“说什么傻话,它们要是有那么高的智慧,还会被人关在这里当小白鼠?鬼知道这地宫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看起来倒像是什么大地宫的护卫陵一样,用来防止盗墓贼误闯,这地方简直天衣无缝,再高明的盗墓贼进来都是有来无回插翅难飞,也就咱俩运气不错,在前人肩膀上悟出玄机,也是命不该绝,这回生甬道正巧开了,这些巧合有一点没对上,咱们今天都是个死。”

  说到这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跑题了,清清嗓子又重新道:“这些虫子要是真有那个智慧,在这地宫呆了百八十年,等也等得到回生甬道开启了,又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逃出去?可见只是一群蠢虫子,只会遵从本能罢了。”

  我不敢乱砍,只胡乱朝前指了指,道:“那你说这情况,是本能告诉它们啥呢?”

  高老道一怔,没好气地道:“我要是知道,我岂不是也成了这蠢虫子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咱们要当心了,这些虫子虽然没什么智慧,但是在这里活了不知道多久,自然知道这里什么东西能危及性命,看这样子,接下来出现的玩意儿绝不比蠢虫子好对付。”

  他话音刚落,所有的黄金甲虫忽然光芒大炽,一个个地玩儿命似地发光,直把个地宫照得活似元宵节的大宫灯一样,寰宇通明,仿佛拼了性命要自焚一样。

  周围的温度在它们的照耀下骤然上升,我心里一惊,正琢磨不会是这些玩意儿发现了我和高老道要把我们烤死,眼珠子盯着的地宫深处却忽地宛如水波一荡,黑暗的空气里硬生生划开几丝肉眼可见的涟漪,旋即那黑暗缓慢翻涌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正从黑暗深渊的最底下缓缓飞上来。

  与此同时,所有黄金甲虫再也按捺不住,几乎同时振动翅膀,流星匝地一般朝着深渊的涟漪一头撞去。

  万千星光灌满黑暗深渊,也终于撕开黑暗,照亮了往上飞的庞然巨物。

  “番天蜈蚣!”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