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火攻

  胖丫倒吸一口冷气。

  “火攻?什么意思?怎么攻法?”她急急地问道,心里像是装了一头焦躁的小鹿,突然开始蹦蹦蹦地乱跳。

  这事儿贾山也只是这么一说,胖丫一问,他也一时心虚起来,不着痕迹地别开视线,轻声道:“自然是一把火烧了这人面柳,自然一劳永逸,那些野蜂子没了人面柳的汁液吸引,很快就会散开,小包他们自然就没事了。”

  胖丫只觉得眉头乱跳,一时之间也慌了神,左思右想之后,迟疑着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咱们虽然有火,可这么大的一棵树,哪里是说烧着就能烧着的?”

  贾山见她并没有反对,也是微微放松了些,朝车里一指,镇定自若地道:“我早想过了,车里有张先生的洋火,后备箱里还有他预备的一壶汽油,只要想法子冲到人面柳跟前去,泼上汽油点了火,就能一举把人面柳彻底烧死。”

  胖丫伸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道:“你这说起来简单,可实际做起来哪有这么容易,这车外头到处都是野蜂子,眼下这些野蜂子被人面柳的汁液吸引,没有顾得上咱俩,可要是跑出了车,说不定会全都冲着咱俩来,你打算怎么跑到人面柳那去?这些野蜂子把人面柳看得这么要紧,一瞧咱俩要放火烧树,还不得跟咱俩拼命?”

  贾山朝她挑挑眉,“所以这时候就要看你的了啊。”

  “我?”胖丫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瞪圆了眼珠子,“我能干嘛?你可别告诉我你打算让我吸引野蜂子来掩护你啊。”

  一想到会被野蜂子蛰得一头包,胖丫顿时恨不得离贾山远点,要不是外头蜂群肆虐,她都想开了车门站出去几米远。

  贾山哈哈一笑,道;“你忘了,你身上可是有目妖呢,把它弄出来,用目妖催眠这些野蜂,只要护着咱们接近人面柳就成了。”

  胖丫一怔,不禁大为懊恼地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这个笨脑袋,咋就忘了这茬儿,刚才要是唤出目妖来,说不定高老道和康小包就不会被迫藏进人面柳的树洞里了。”

  贾山洞若观火,摇头道:“那也够呛,你没发现这整个事儿都很蹊跷么,似乎都在那姓张的的算计里,从一开始他就瞒着咱们把咱们拉到这儿来,随后又非要爬上去割开人面柳,我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可很明显,高老道和康小包,甚至是咱们俩,如果按照他最开始的算计,恐怕这会儿都得在那个树洞里才对。”

  胖丫不禁后怕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这柳树洞里还有宝贝咋地?”

  说完自己先就是一愣,不可思议地道:“张承志是来山东坟寻宝的!”

  这个结论连她自己都觉得简直无法反驳,否则一个县城里从没听说过山东坟的有钱人,为什么要大老远地跑到这地界来钻一个破树洞?

  山东坟有宝藏这事儿,对于旁人来说也许是无稽之谈是秘密中的秘密,可是对于康小包他们几个人来说,那就是亲眼所见也亲身经历过的铁打的事实。

  因此旁人不一定想得到这上头来,但是胖丫却一下就明白了关键点。

  贾山在旁苦笑着点头道:“只有这个理由最靠得住,什么亲戚先人的坟啊,什么帮着捎带东西啊,都是胡扯,这老表根本就是居心不良,不然哪有人会砍先人坟前树的。”

  胖丫深呼吸几口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隔着车窗远远眺望着群蜂乱舞的人面柳,重重地点了点头,“行,那咱们准备好洋火和汽油,我先冲出去放出目妖催眠蜂群,你再赶过去,我不确定我能控制目妖的时间,大概只能争取一分钟左右,你必须要快。”

  贾山答应一声,说干就干,立刻翻身找出后备箱里的一壶汽油拎在手上,又从驾驶位上翻出张承志的洋火,打开见是一盒全新的,啧啧两声塞进了上衣口袋里,示意胖丫准备完毕了。

  胖丫这会儿也做了些防护准备,用几件衣服裹住头部,只露出两只眼睛,这才深吸一口气,一把推开了车门,撒腿就朝斜侧面的一个破坟包上跑。

  野蜂群在整片空地上嗡嗡地打转,几乎把空间全部填满,胖丫跑出来的举动惊扰了车子周围的蜂群,这些野蜂立刻震动翅膀,一窝蜂似地朝着胖丫追过来。

  胖丫几步蹿到坟包上,一站稳双脚便立刻催动体内的目妖。

  这些日子的训练不是白做的,只见一股气流自下往上从胖丫身体周围喷薄而出,将胖丫的衣摆和头发吹得往上不断翻飞,有无形的光芒从她身体里稀薄出来,慢慢地汇聚在胖丫头顶,很快便如光雾一般氤氲流转,旋即猛地睁开,竟然凭空现出一对巨大的眼睛,俯瞰着整个空地上的蜂群。

  就在巨眼睁开的一瞬间,空地上原本朝着胖丫俯冲过来的蜂群竟然猛地一滞,诡异地悬停在了空中,这种滞涩像是会传染一般,很快就开始往更远处蔓延,越来越多的野蜂悬停在了原地动也不动,像是被什么无形的胶水粘住了手脚似地。

  与此同时,小汽车的另一端车门一下打开,贾山猫着腰,抱着汽油桶,发疯似地朝着人面柳的方向疾冲,悬停在空气中的野蜂噼里啪啦地撞在他的脸上,他也根本顾不得了。

  一分钟,他只有一分钟!

  贾山心里疯狂地呐喊着,脚下越来越快,一路横冲直撞,很快就抵达了人面柳树下,挥手拨开树根下聚集的密密麻麻的蜂群,心里不禁一沉。

  高老道三人钻进去的树洞竟然诡异地被重新堵住,表面甚至长出了树皮,看上去浑然一体,好像从来没有过什么树洞一样。

  “妈的,难道这里还是个妖洞不成!老子烧了你,看你交不交人!”

  贾山朝地上啐了一口,倒拖着汽油桶,趁着满树野蜂子还在发呆,蹭蹭蹭几下爬上了树,直接爬到人面柳的脑袋上,这才选了个树杈坐下,一秒钟都不耽误,倒提着汽油桶咕咚咕咚地就往下倒。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