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去与留

  两条番天蜈蚣一口撕下妖兽两条血肉;

  妖兽因剧痛而不得不放弃黄金甲虫,转而试图把番天蜈蚣从身上甩下来;

  回生甬道的出口瞬间出现,原本浑然一体的岩壁径直洞穿,仿佛一个黑洞,气流呼啸而过,发出嘶嘶的响声……

  这一切都发生在同一时间之内,巧合得令人咋舌。

  黄金甲虫整个族群等待了千年的机会竟然史无前例地出现在眼前,怎能不令它们为之癫狂?整个虫群顿时发出狂喜一般的嗡嗡声,旋即这巨大的云团腾挪翻滚,呼啸着朝回生甬道的洞口里冲去。

  卷起来的气流在地宫之中刮起大风,吹得飞沙走石,我和高老道的衣服全都被吹得紧贴在身上,衣摆猎猎翻卷,抽得我手疼。

  眼见千百年来的食物竟然要从眼皮子底下逃走,妖兽终于暴怒,血盆大口咆哮一声,震得整个地宫抖了三抖,庞然的身躯已经卷动着从深渊里疯狂地攀爬上来,追着发光的云雾张口就吞。

  它身上的两条番天蜈蚣被它的剧烈运动扯得东倒西歪,但还是牢牢攀住妖兽的身子,甚至不顾会被甩下去的危险,依旧不停地大口大口吞吃妖兽的血肉。

  它俩头颅旁边的位置已经被撕咬得不成样子,原本光滑的皮肉被硬生生地扯出裂痕,里头的肉被掏出来吃掉,喷涌而出的鲜血随着妖兽的扭动泼洒出去,好像给深渊底部下了一场血雨。

  妖兽这仓促的一口明显准备不足,连着吞了几口,也只是把发光云雾咬得四散,远远看去像是从妖兽嘴里喷出的火光和烟雾,生的希望让黄金甲虫根本不惧生死,只一昧地从妖兽嘴边往回生甬道里逃窜。

  妖兽大怒,身上的疼痛和口粮的流失让它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顾不得其他,巨大的脑袋一甩,就要朝回生甬道的出口上撞。

  “不好,这要是被它一头撞下去,回生甬道的出口定然会坍塌,咱们就再也出不去了!”高老道大惊失色,来不及多想,手腕一甩,三张黄符飙射而出,朝着妖兽的眼睛打去。

  那三张黄符快如疾风,嗖嗖嗖破开空气,直取妖兽这半边脸上最大的那只眼睛,只听“叮当”两声,随即“噗”地一声,那硕大的浑圆晶体一般的复眼竟然被直接击碎,眼睛里的体’液混着猩红的血液扑溅出来,沿着妖兽的半边脸淋淋漓漓地往下淌。

  妖兽吃痛,发疯似地甩开脖子上长达数米的鬃须,一头朝着我们藏身的地方撞了上来。

  “快走!”

  高老道早有准备,黄符一出手就已经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往下跑,这会儿早下了几个台阶,冲到了黄金甲虫虫群形成的光雾边缘上。

  妖兽的头颅如庞大的陨星坠落,轰然砸在了我和高老道刚刚存身的台阶上,极力贲张的巨口死死咬住台阶,竟然把坚硬无比的山岩台阶生生咬断。

  碎渣崩乱,岩壁坍塌,正面岩壁上被硬生生撞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地宫地动山摇,陨石乱坠,那些千百年形成的石笋有些已经禁不住这样的动荡,轰然崩碎,纷纷飞坠而下。

  我和高老道差点站不稳被甩下台阶,这会儿才真的心有余悸地后怕起来,刚刚要是稍微晚了一步,那现在就算没被妖兽吞食下’腹,也必然因为台阶断裂而摔下深渊,尸骨无存了。

  黄金甲虫的虫群这会儿已然尽数逃进了回生甬道,机不可失,我和高老道不敢再等,赶紧跟着最后一波黄金甲虫,一猫腰钻进了回生甬道里。

  身后的地宫之中,妖兽不甘的怒吼震慑天地,从回生甬道的出口里传来,也依然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我死死捂住耳朵,才没被这声音震伤,然而肺腑翻涌,一时半会之间也赶到头晕目眩,往前跑了几步就不得不蹲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来平复身体上的负累。

  高老道见此,回头望望,见我俩也确实离洞口有一段距离,就算妖兽再来一口也是不怕,这才松了一口气,站在我旁边教我调息。

  我按照他教的法子静心调息几次,果然身子轻松不少,不由得展颜一笑道:“看来咱俩运气不错,总算逃出来了。”

  抬头却看见高老道眼中情绪复杂,不由得一怔,旋即才反应过来,这老道必然是担忧起那两条番天蜈蚣了。

  两条番天蜈蚣还是一颗蛋的时候,就倾注了高老道无数的记挂和心血,后来从古墓里取出来后就更是宝贝得紧,之前以为掉进深渊彻底没了,倒也就算了,这会儿亲眼见到竟然成功孵化了出来,哪里还能按捺得住?要不是情况不允许,他早只身一人杀上前去把两个宝贝抢回来了。

  “决不能放任番天蜈蚣在这地宫里呆着,不然就算它俩能打赢妖兽,也必然会逃出地宫,穿过人油地层的时候一定会沾上人油,妖虫尝了人的味道,就不会再驯服了,它们会对人肉垂涎三尺,非吃不可,那么我可真是作孽了。”高老道目光遥遥投向洞口的方向,幽幽地说。

  我一听,顿时急了,伸手拉住他的衣角道:“难道咱们还能回去帮它俩打败妖兽再收服它俩么?先不说咱俩能不能打败妖兽,就算咱俩打败了,其中耽误的功夫有多少你想过没?这回生甬道开启的时间谁也不知道有多久,万一咱俩还没等收服番天蜈蚣这回生甬道就关闭了,鬼知道什么时候它才再开,鬼知道它下次开在哪里,咱们还怎么出来?难道你想给番天蜈蚣陪葬么!”

  还有一句我没说出来,就是地宫里再往上走的台阶已经彻底被妖兽捣坏,就算回生甬道还能出现,只要不是出现在现在这个位置上,那无论出现在上头的哪个位置,我们都根本无法过去。

  回去的结果,也不过是两条:

  要么成了妖兽或者番天蜈蚣的饱餐,要么在这地宫里被活活困死。

  是去是留,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会把我们两个重新拉回阿鼻地狱。

  该何去何从?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