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现身

  万千光雾扑面而来的景象,是梦中都难得一见的动人心魄,眩惑人心。

  若不是知道这梦幻光雾之下掩盖着怎样的杀机,我几乎就要迷失其中,不能自拔。

  可一想到回生甬道的入口开门在即,我也顾不得其他,赶紧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让自己清醒一点,随即动身就要往下冲。

  高老道在一旁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急道:“就算你想逃命,也该分分时候儿,现在乱动就是个死!”

  他的声音刻意地压低,似乎生怕被什么听到似地。

  我眉头一皱,回头不解道:“就算要让黄金甲虫走在前头,咱们也得先占据最近的地形才比较有利,难不成我们要在这里等着妖兽发现咱们么?”

  高老道怒道:“你这混账小子!你那往边看看,你看看那妖兽在干嘛!你是存心送死么!”

  我一愣,下意识地扭头往深渊看去,目光刚一转过去,就刚好和妖兽的六只眼对了个正着。

  刚刚我为了不和它对视,始终在看它身躯的下半截,刻意忽略了它的脑袋,后来发现番天蜈蚣让我直接忘记了妖兽还在看着我们这件事,此刻这一对视,顿时惊出我一身冷汗,那六只眼睛里宛如蕴含着六个宇宙星河,其中光芒流转各不一样,我这一眼只觉得勾魂摄魄,灵魂都险些被动摇。

  还是高老道一把伸手扣住我的脉门,不知道用什么在我虎口上扎了一下,我这才一个哆嗦清醒过来,后背已是湿了一片,手脚也止不住地打哆嗦,仿佛刚刚那一下自己竟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一个不慎,魂魄被那妖兽吸去,这身子都要如行尸走肉,还谈什么逃出地宫,简直是痴人说梦。

  一时之间如大梦初醒,我整个人后怕极了,脚一软坐在台阶上,再不敢看那妖兽的眼睛了。

  高老道小心地挪到我身边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道:“它并没有发现我们,只是被黄金甲虫吸引着往这边看的,也幸好是这样,不然这一眼你怕是就被它摄住了,想救都来不及了,你这下知道这玩意的厉害了吧。再一个,要是你刚刚真的一头冲下台阶,混进黄金甲虫的虫群里,这妖兽再吞吸一次,把你也卷进去简直小菜一碟,到时候谁能救你。”

  我一怔,这才发现前头已然聚集了大团大团的光雾,这些黄金甲虫密密麻麻地悬停在那处变软的山岩前头,聚集成了一团巨大的光芒,照亮寰宇。

  这么明显的光团,已经吸引了那妖兽的注意,妖兽硕大的头颅缓缓地随着光团移动,眼中的精芒也是越来越锋利残忍了起来。

  我心有余悸,赶紧拽动手脚,硬生生地往上爬了几级台阶,目测着脱离了妖兽巨口的范围,这才稍微放松了些,扭头问高老道:“这家伙不会也跟着虫群钻进回生甬道吧?要是它也钻进去,那可热闹了,谁都别想活了。”

  高老道翻了个白眼,“你想想回生甬道的出入口多大,这玩意儿又多大,还它也钻进去,它要是钻进去,那真是回生甬道都得被活生生搅合得稀烂。”

  顿了顿,他又道:“而且我始终存着一个疑惑,之前咱们猜测这地宫外头的人油是防着黄金甲虫的,可这有个疑点,就是如果黄金甲虫真的惧怕人油,那应该根本不敢试图逃出地宫才对,可是现实恰恰相反,黄金甲虫是千方百计地想要逃离这里,现在我猜到了,大概外头浇灌的人油,根本就是为了防止这妖兽逃走的,有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把它养在这里百年千年,甚至不惜创造了一套自循环,饲养了大量繁殖的黄金甲虫来喂养它,真是谋划详尽,算无遗策。”

  我点一点头,正要说话,那边妖兽已经微微摇动巨大头颅,血盆大口一张,就要对准了成团的黄金甲虫饱餐一顿。

  我心中不禁猜测:也许在无尽的岁月之中,这一幕在地宫里也曾经无数次地上演,这些黄金甲虫曾经一代又一代地试图从洞开的回生甬道里逃出去,可最终聚集在甬道前方的时候,都被这妖兽给一口打尽,就算有三五个漏网之鱼闯进了回生甬道,也会轻而易举地被回生甬道给吞食掉,这里根本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微妙的生态,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生生不息又相互维系。

  心中不免腾起一股悲凉来。

  眼看那妖兽大嘴张开,猩红夺目,身躯在岩壁上微微扭动,不断调整角度瞄准黄金甲虫的虫群,眼看就要把黄金甲虫一网打尽,这当口上,妖兽身躯上的两条番天蜈蚣却忽地动了。

  原来那番天蜈蚣本来疯狂屠戮黄金甲虫,来给自己补充力量,朝着成年体不断冲刺,偏偏这回生甬道此刻即将开启,所有黄金甲虫全都从妖兽身上飞走,番天蜈蚣一下子断了口粮,在妖兽身上爬了一段依然一无所获,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顿时狂躁起来,原地盘旋几圈之后,一不做二不休,竟然张口就朝妖兽油光水滑的皮肤上狠狠咬了下去。

  番天蜈蚣现在的体型在吞食了不计其数的黄金甲虫之后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如今足有十几米长,成年男人的大腿那么粗,一对钳子似的口颚并拢在一起也大如脸盆,这一口下去深达数寸,殷红的鲜血喷泉一样从伤口里喷涌出来,瞬间就把妖兽的身体染得花白一片。

  妖兽吃痛,嗷地一声惨叫,震得整个地宫都微微摇晃,无数砂石从地宫岩壁顶棚上簌簌飞落,妖兽身躯一扭,顾不得那些黄金甲虫,硕大的脑袋疯狂地摇晃起来,试图把身上的两条蜈蚣甩下去。

  可番天蜈蚣哪里是那么容易甩脱的,无数节肢尖足牢牢卡在妖兽的皮肉上,甚至愤怒之下直接扎进了皮肉之中,让两条蜈蚣活似跟妖兽长在一起似地,怎么甩都甩不脱。

  就在此刻,那原本就松软了的一块岩壁忽然蠕动几下,骤然开了一个一人高的口子。

  回生甬道,悄无声息地现身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