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又惊又喜

  这妖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和高老道都是一头雾水。

  本来我以为我和高老道藏身的地方足够高,轻声说话应该不会被妖兽察觉,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竟会突然看向我俩,那六只复眼里无数斑斓流转,像是有无数只眼睛藏匿其中,不住地打量我们藏身的所在。

  我俩也确实没什么藏身的地方。

  这地宫修建得几乎是个直上直下的圆筒,只在四面岩壁上一圈圈环绕着开凿了往下的台阶,妖兽此刻攀援在圆筒的筒壁上,宛如一条怪模怪样的丑陋蛟龙,目之所及,一切尽收眼底,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藏匿。

  也幸好我和高老道身上都贴了高老道的黄符,能够藏匿我俩的气息,这妖兽才没有第一时间锁定我们的位置冲过来,否则以它的庞然体型,我和高老道渺小得像是两只热锅上的蚂蚁,想逃都逃不掉。

  我当时冷汗都顺着脖子淌下来了,只觉得整个后背湿了一片,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喘,目光也不敢直接钉在妖兽的面门上,生怕和它的视线有所接触会被它察觉,只敢垂下眼皮,盯着这家伙的身子不敢挪动。

  可这一看,我却看出了点异样来。

  这妖兽的身躯滑’腻腻地,活似一条大鲶鱼,周身也是湿漉漉地,不知道是沾了底下药池里的药水还是它本身就有一层黏液,反正身上淋淋漓漓地往下淌水,活似在下一场局部小雨。

  这身子滑’腻,按理说是没有东西能随便站住脚的,可不但那些黄金甲虫一层又一层前赴后继地扑在妖兽的身子上,那光明和黑暗交界处,明显也有两个小小的黑影,正顺着妖兽庞然的身躯,在它的黏液之中飞速地往上游走。

  这一会儿功夫已经钻出了黑暗,游进了黄金甲虫的光芒覆盖范围之中。

  说是小小黑影,可也是相对于妖兽的庞然来说的,实际上这两条长长的身影看上去也有一人高,只是身形细长,若不是我看得仔细,必然会当成黏液流淌下去的交汇阴影给忽略掉。

  短短几秒钟,这两条黑影已经蜿蜒地游到了黄金甲虫覆盖的区域,停留在妖兽身体最外围的黄金甲虫还不等发现这两道暗暗靠近的黑影,它俩就忽地暴起,只见妖兽身上的黏液忽地溅起大捧的水花,那两条黑影从黏液之下窜出身子来,往黄金甲虫群里饿虎扑食一般落上去,小小的头颅上一对硕大如钳的口颚一个开阖,立刻钳住了面前一只黄金甲虫的脖颈,眨眼功夫就将那甲虫吸成一具空壳,头一甩,那空壳发出一声脆响,腿断壳裂,被它直接丢下妖兽的身躯,再扑向下一只黄金甲虫。

  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已经有七八只黄金甲虫惨遭毒手,这俩黑影却干得越发得心应手,掉落下去的虫壳也逐渐变多,纷纷扬扬坠下,宛如一场飘扬的大雪。

  我看得目瞪口呆,但也终于在明亮夺目的光影之中看清了这两个黑影的面貌,那竟然是两条巨大的蜈蚣,身长近两米,浑身甲壳油光锃亮,宛如钢甲一般,无数尖锐锋利的节肢长足死死抓住妖兽滑’腻的身躯,在上游走如履平地。

  “番天蜈蚣!”高老道的声音在我耳边猛地响起,带了十足的惊喜和不可思议,震得我半个脑瓜子嗡嗡作响。

  好家伙,这么凶残的家伙,竟然是原本以为死透了的番天蜈蚣。

  “这俩家伙竟然真的孵化了?”我不敢置信地道:“那么小的两颗蛋竟然孵出来这么大?”

  看着两条番天蜈蚣在妖兽身上所向披靡地厮杀捕猎黄金甲虫,高老道的声音都忍不住带了颤抖,“就是它们,这不是刚孵化出来,它俩在底下看来吃了不少东西了,幼体时期就是这样的,它们会不断地捕猎进食来迅速长大,当年我孵化出的那一条也是这样的。”

  我诧异地拿眼角瞥他,“你那时候不是在你师门里么,哪来这么多猎物供它捕猎?”

  高老道不免有些得意,“那自然是被我丢到师门后头的山林里头去了,千百亩的野山林子,三天功夫就被那家伙杀得风声鹤唳,什么虎狼熊豹全都退避三舍,直接清空了几百亩的山林,这才把它催到了成年体。”

  好家伙,敢情高老道之前那只番天蜈蚣就已经这么凶残,难怪现在这两只杀起妖虫来也是毫不留情,宛如两台杀戮机器,只疯狂地在妖虫堆里绞杀肆虐,一点喘息也不给妖虫留下。

  我看向那两只番天蜈蚣,果不其然,这一会儿的功夫,许是吞食了太多黄金甲虫,两条番天蜈蚣的身躯又长大了不少,隐隐已经比刚出现的时候翻了一倍,在妖兽身上游走翻腾,犹如两条黑色蛟龙翻江倒海,厮杀不休。

  我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迟疑着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会儿这俩家伙要是长大了,咱们两个可怎么收场?”

  这偌大的地宫转眼之间竟然已经隐隐有了成为修罗场的趋势,一头成年妖兽和两条正在疯狂发育的番天蜈蚣,只怕会把这里搅得稀巴烂。

  相比之下,我和高老道,还有那些星光一般的黄金甲虫,根本就成为了无关紧要的尘土,一旦双方对峙,我们怕是只有随波逐流被疯狂撕扯的份儿。

  高老道也是神色一凛,犹豫半晌才道:“这俩蜈蚣蛋里我都留了烙印,用来防止这东西突然孵化出来之后不好控制,也不知道还管用不管用。”

  “那你催动看看啊。”我急道。

  高老道摇摇头,“这烙印得等它们成年之后才有用,现在是一点用也没有。”

  我顿时气结,心道看眼前这情况,难道真的要赌一把?赌到底是这烙印还有用,还是赌妖兽不会在番天蜈蚣成年前把它们给吃了?

  一时之间我还真有点不知道选哪个好。

  这会儿功夫两条番天蜈蚣已经把妖兽身上的黄金甲虫清理出一大片,黄金甲虫腹背受敌,不知得了什么信号,竟然嗡嗡声大作,忽地全都振翅起飞,脱离开妖兽的身躯,云雾萦绕地朝着上头飞来。

  我一愣,猛地眼中一亮。

  “你不用等了!看样子是回生甬道马上要开了!只要咱们逃出去,就不必再担心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