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吞天巨怪

  “番天蜈蚣?”

  我这一嗓子喊出,高老道先是一怔,定睛细看,顿时变了脸色。

  那万千星光璀璨明亮,照得整个深渊蓬荜生辉,处处光明,从深渊底部攀援着空气游走上来的巨大怪物一身光滑油亮,浑圆的头部两侧生着三对巨大的复眼,由大到小,从前往后对称排列,一直延伸到颈部长长飘动的鬃须前。

  这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嘴里三层獠牙一层一层卷开,对着头顶一通猛吸,顿时深渊之中气流倒卷,狂风拽动,把迎面扑来的万千星光疯狂吸进嘴里。

  周天云斗皆倒挂,一口吞尽日月星,原本拼死一搏的漫天光雾顿时慌了身,一个个流星倒坠,往上头疯狂逃窜。

  可哪里逃得开这样的狂风肆虐,连我和高老道都险些被这狂风卷了个跟斗,幸好一直蹲在地上,底盘低,这才堪堪稳住,没有栽进这怪物的嘴里。

  “这玩意就是番天蜈蚣?咋这么快就长得这么大?”我被狂风卷起的砂石抽得脸蛋子生疼,只能胡乱挥动胳膊挡住脸,闷声闷气地问。

  高老道在旁边也不好过,幸好我俩身上都贴了黄符,这黄符能屏蔽人的气息,让妖物不注意到自己,一时半会儿的倒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让他还稍微安心一些,听到我问,他摇摇头,叹一口气道:“这可不是番天蜈蚣。”

  我吃惊不小,“这不是番天蜈蚣?可代天府的信里并没有记载这玩意儿啊,难道那地宫底下的药池子里这些年又生出别的玩意儿了不成?”

  高老道摇头道:“那也备不住,谁知道这药池子里到底放了什么东西,既然能让这里千百年来妖虫不断繁衍生息,可见也绝不是一般的药,生出些别的妖物来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可惜了我那两颗蜈蚣蛋,还有张承志,这一掉下去,怕是都便宜了这怪物,填了这怪物的肚子了。”

  说罢叹息一声,大是扼腕。

  那番天蜈蚣是他的命’根子,之前形势所迫,在代天府的监视和天下各派的狙击下不得不将番天蜈蚣蛋藏起来,这等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让蜈蚣蛋重见天日,却没等孵化出来就都喂了这怪物,如何能不心疼?

  我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只好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也未必那么糟,往好了想,蜈蚣蛋的个头儿那么小,说不定掉在哪个犄角旯旮里,在这里养个几年就又孵化出来了,还是两条性命不是。”

  高老道点点头,情绪虽然没高涨,但是到底从刚刚的失落里走出来,振作精神关注起下头的情势来。

  这会儿功夫,底下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化,那巨大妖兽攀援着深渊中的气流,摇头晃脑地爬上大半截身子,这才把身子附在岩壁上,猛吸了一顿的血盆大口缓缓闭合,像是把刚刚吃下去的黄金甲虫咽下肚似地。

  我这才注意到,这巨大妖兽肥膏油腻的肚腹下头,竟然密密麻麻地生长着无数短小的节肢,这些节肢侧面有翼,顶端又尖锐如刀,既能帮助它在气流中上下游走,也能帮助它把硕大无比的身子牢牢钉在坚硬的岩石上,丝毫不会滑落。

  这玩意活似一头六只眼睛的巨大鲶鱼,可又像是生了皮肉的巨型马陆,生的身躯庞然,上半身在黄金甲虫的光团照映下熠熠生光波光粼粼,下半身却还在深渊下的黑暗里,看不出到底有多长。

  那些黄金甲虫一得了喘息,顿时嗡嗡声大作,在虚空之中疯狂飞舞,重新汇聚成庞大的金色光雾,旋即一头冲向这巨大的妖兽,把它整个掩埋在金色光芒之中,纷纷飞落在妖兽身上撕咬,试图把妖兽咬死。

  可这妖兽看上去皮肤嫩滑得像新鲜的豆腐,可实际上皮糙肉厚,极为结实,黄金甲虫啃噬人肉衣物宛如钢刀切瓜菜一般干脆利落,可咬在这妖兽身上却连个印子都啃不出来,只硬生生地啃出无数火花,四外迸溅。

  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怎么无坚不摧,咱们对上这些黄金甲虫都是没辙,这黄金甲虫对上这妖兽竟然连个蚊子都不如,连一滴血丝都咬不出来。”

  “看样子这妖兽在这地宫之中也存在了不短的日子了……说不定这里真正的秘密其实压根不是这些虫子,真正的秘密反而是这只妖兽。”高老道也是嘴角冒凉风,不住地唏嘘感慨。

  “真正的秘密是这只妖兽?”我吃了一惊,不可思议地看向高老道。

  高老道的脸被黄金甲虫纷乱的光芒蒙上一层明暗波动的光影,他神情专注,看着深渊里眩惑人心的壮阔景象,眼中是一种古怪的坚定。

  “你瞧,这些黄金甲虫气疯了,想要置妖兽于死地,可是却对它无可奈何,甚至我估计连给妖兽瘙痒都做不到,而妖兽呢,这么明亮的光团包围住它,它却丝毫不慌,动都不动一下,这说明什么,说明妖兽和黄金甲虫不是第一次短兵相接了,这样的接触在很长的岁月里,甚至可能是这里经常上演的剧目。”

  我被这种说法惊得瞠目结舌,半晌没说出话来,许久才结结巴巴地道:“所以这些黄金甲虫才会疯狂地想要逃离这里,想要躲避这里的天敌?”

  高老道点点头,“这才能说得通,不然如果这里能好端端地自给自足,这些黄金甲虫为什么要离开?况且我从代天府那具干尸留下的书册里看到的图形,全部都是描述如何培育出妖兽的,他们虽然是仓促之间记忆下来,可也还算连贯,能看得出这整个地宫都是一个培养皿养殖箱,可如果只是养这些虫子不是太奇怪了么,估计当时代天府的人闯入这里,只见到了黄金甲虫就铩羽而归,这妖兽藏在药池的底下,根本就没有露面,所以他们的记录里才没有提到这家伙的存在。”

  我一时之间只觉得脚软,勉强道:“如果这些黄金甲虫全都是这妖兽的饲料,那妖兽吃完虫子之后,又会干嘛,总不会是回去药池里睡觉吧?”

  我话音刚落,那攀在岩壁上的巨大妖兽却忽然“咕叽”一声,似乎被我们说话的动静吸引,硕大的头颅猛地一扭,竟然朝我们两个存身的方向直直看来。

  妈呀!不会是被妖兽发现了吧!

  我心头控制不住地一阵狂跳。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