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信

  两颗番天蜈蚣卵已经把所有的药液全都吸收得一干二净,偏偏吸收完之后便安静了下来,什么反应也没有了。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我注意到,许是由于洞窟里的药丸彻底消失了的缘故,洞外的虫群竟然也安静了下来,甚至已经开始慢慢从洞口散去,那些银河一样的星光朝着远处飘然游走,宛如一场刚刚散去的噩梦。

  我心里一喜,刚要跟高老道说这个好消息,张承志却摇头叹气道:“这俩虫卵我看是够呛能孵出来了。”

  高老道眉头一皱,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

  张承志一摊手,“你看嘛,虽然吸收了两颗药丸,可明显没啥动静,备不住是两颗药丸的药力还不够。”

  高老道一怔,盯着地上的虫卵看了半晌,也不得不承认张承志说的似乎没错,吸收了药丸的蜈蚣蛋重新安静了下来,上头虽然隐隐有暗光流转明灭,可再无进一步的动静,像是有些后继无力。

  他不禁皱紧了眉头,“这下可糟了,蜈蚣蛋的孵化一旦开始就不能中止,否则这两颗蜈蚣蛋必死无疑。”

  番天蜈蚣是我们能顺利离开这里的关键保障,一听这俩蜈蚣蛋可能会夭折,张承志也急了,赶紧道:“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哪还能找出别的什么药丸来续力呢?”

  我往山洞里看了一圈,一时也没个头绪,不禁几步到了干尸身前,朝他身上翻去,“我再找找,说不定这干尸身上还有什么药丸啥的。”

  高老道啼笑皆非,叹气道:“就算这干尸是盗墓贼,盗走了这地宫里的两个盒子,可是也不代表这种药丸到处都是啊,这药丸异香扑鼻,所用的材料绝对不是寻常之物,哪那么容易再找到。”

  他话音未落,我的手刚好伸到干尸的胸口衣襟里,那衣服早就朽烂得像是纸糊的一样,我手上劲道稍微大了一点,整个衣襟顿时被扯开了一道口子,破烂的棉絮纤维破烂纷飞,像是扬起了大把的尘埃。

  随着这破洞的出现,衣襟里滑落出两件东西,“啪嗒”一声掉在了干尸身前。

  我一愣,弯腰捡起来仔细端详,发现这竟然是一封用油纸包裹的信和一本薄薄的书册,那信封上火漆封印,信封上一个字都没有,我把信封递给走近的高老道,又去看那本书。

  书的封面上空白一片,只在一角写了“赵怀义”三个字,打开来粗粗一看,里头图形文字俱全,竟然写的是一些简单的炼妖之法,只是记载得十分凌乱,倒像是从什么东西上胡乱抄写下来的一样。

  我把书反复翻看了几次,才终于在最后一页的一角上又看到了几个蝇头小字,凑近了仔细辨别,才错愕地发现,那竟是“代天行狩之令”六个字。

  “代天行狩令!这干尸和代天府有关系!”我吃了一惊,低呼一声后,赶紧把书册递给高老道,示意他看。

  高老道已经把那封信拆开了,匆匆几眼看完后,刚好接过我递来的书册,他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只是眉心紧皱,表示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荒郊野外的地宫里,找到代天府的消息。

  这是个活似监管部门的组织,是江湖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厉害门派,是一个以监管天下三教九流为己任的神秘团体。

  他们的人神出鬼没,却又无孔不入,只要有人坏了江湖规矩,代天府就会下发“代天行狩令”,替天行道,铲除恶人,无坚不摧,任何江湖门派对上代天府,都只有灰飞烟灭土崩瓦解的份儿。

  这样一个所向披靡的帮派却在一夜之间突然从江湖上消失了,所有的痕迹都顷刻间荡然无存,再无只字片语留下,从此只成了江湖中人口口相传的一个神话故事,只在暗地里流传。

  可在山东坟的猫儿坟之下,这深不见底的地宫角落里,竟然藏着一个跟代天府有关的人,身上藏着跟张承志接触过的神秘人想要的宝物,却在距离洞口不远的山窟里坐化而死,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代天府的人武功应该很高才对,怎么会好端端地死在这里呢?”我上下打量着这具干枯的尸体,百思不得其解。

  高老道瞥了我一眼,神色复杂地把手上的信递给我,自己翻看着那本只有几页纸的书册,没有说话。

  我接过信,仔细看去,顿时一愣。

  信写得十分潦草,很多地方甚至已经来不及顾忌字体优美不优美,只一心想要把事件记录下来似地,力求简洁快速,倒像是混乱之中仓促写成的。

  信是写给代天府的,开头是恳切的认错,说明了自己一行五人接了代天府的代天行狩令,进入山东坟地宫诛杀这里的一头大妖,可是却误入了猫儿坟,在这里无意之中发现了地宫中的恐怖秘密,四人折于此地,只余下他一个人苟延残喘地躲在洞窟里,留书一封,希望代天府的人进入这里的时候能拿到这封信,看在四人一心完成任务的份上,赦免他们的罪过。

  之后便是写明了这地宫的凶险,原来这猫儿坟地宫之中竟然被人工开凿成了一个能自我完善的养尸地,或者说是养妖地更合适,地宫的最底层是一座巨大的池子,里面用特殊的药水浸泡着无数的尸囊,这些尸囊全都是用活人灌注了妖虫虫卵之后,再用松脂等物浇灌成一个又一个的茧,上头打出孔洞,再把尸囊泡在药水里。

  这些尸囊里的妖虫虫卵会在尸体的滋养下慢慢长大,随后从孔洞里钻出来,在药水之中化为成虫,交’配后在尸囊中产卵,周而复始。

  因为这种妖虫的成虫以特殊的矿物为食,因此整个地宫的中心便矗立着一根顶天立地的巨大矿物石柱,这石柱中空,下头连接的就是药水池,形成一个庞大无比的孵化箱,妖虫就在这个密闭的孵化箱里生死循环,繁衍生息。

  我看到这,心里已然大为惊骇,还不等看完,赶紧问高老道:“代天府来山东坟消灭的大妖,会不会就是……”

  会不会就是我们在忠王冢地宫里放出来的大祭司?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