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老高射日

  高老道的黄符用罡气一催锋利无双,寻常的刀剑拍马都比不上,那“太阳”光芒夺目,活似个大灯泡,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既然是“灯泡”,那么打碎它,自然就一了百了了。

  高老道反应也是极快,我话音刚落,他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手一抖,三张黄符在手,真气灌注,黄符上寒光一闪,激射而出,宛如三道流光追月,眨眼之间已经湮没在了“太阳”的光芒里。

  我不敢直视“太阳”,只能侧耳倾听,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太阳”上。

  下一秒,“太阳”上猛地传来三声整齐的碎裂声,像是用石子打碎了玻璃,清脆悦耳,又像洞穿金石,在最初的破碎之后,紧随其后的就是迅速扩散的大面积坍塌声。

  如春雷清冽,瞬间就在整个地宫之中绵延开了。

  真的有用!

  我心头狂喜,正要抬头去看,高老道却伸手把我和张承志按得蹲在地上,“别看!要爆了!”

  “轰!喀嚓!”

  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啥意思,头顶却轰地一声爆裂脆响,震慑了整个地宫。

  天摇地动!

  整个地宫都被这巨大的爆裂撼动,气流狂卷,发出鬼怪哀嚎一样的呼啸,在地宫的空间之中不住地狂卷游走对撞,我们三个在狭窄的台阶上死死抓住彼此挤成一团,才勉强避免了自己从台阶上被摇晃下去的悲剧。

  可头顶上不断掉落的砂石像是雨打狂砂,劈头盖脸地砸下来,噼里啪啦地,疼得我龇牙咧嘴,可是却好像永远没完一样,久久都停不下来。

  更要命的是,在最开始的地动山摇过后,整个地宫迸发出了无比强烈的光芒,像是太阳爆开了似地,无尽的白光几乎要凝成实质,化成灼人的火焰,从地宫的每一个角落一路焚烧过去。

  我只觉得头顶高温滚烫灼热,似乎都能闻到头发被烤焦的糊味儿,更是不敢抬头,只把两只胳膊死死护住脑袋,恨不得把脑袋插进裤裆里。

  但即便是这样,我紧闭着的双眼也依然能感觉得到外头的光芒有多强烈,那些从我手臂间隙里漏进来的强光,在我紧闭着的眼皮上形成了鲜红的光影,仿佛能洞穿我的皮肤似地,令我心惊胆战,生怕下一秒就会被这强光烧成一把灰。

  这样的处境下,时间似乎都被拉扯得漫长,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好像是好几个小时,又好像只是短短几秒,就在我的内心煎熬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头顶忽地一凉,所有的热力仿佛被一下散去,地宫慢慢地凉了下来。

  我小心地抬起头,微微睁开眼朝四周看去,这一下心头就凉了一半,入目竟然是一片漆黑,吓得我差点跳起来,“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了!难道是强光把我照瞎了?”

  我话音还未落,高老道就在一旁打开了手电,手电昏黄的灯光下,他朝我翻了个白眼,“闭着眼都能把你照瞎的话,咱们仨这会儿早成一把灰了。”

  我脸上一红,清清嗓子赶紧往四周看,只见整个地宫这会儿翻天覆地,之前光明璀璨的模样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浓得化不开的漆黑,这黑粘’稠得像是化不开似地,和这黑暗比起来,高老道的手电筒更像是黑夜中的一点星光,渺小得只能照亮我们脚下的方寸土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成了!

  我心中一喜,只觉得地宫之中灼人的热度正在下降,让人口干舌燥的感觉也飞速地褪去,我身上的汗水渐渐风干,总算脱离了刚刚那种暴汗炼狱一样的境况。

  “果然有用!那发光的玩意儿难道真的只是个灯泡子?可在这地底下它是靠啥发光的呢,难不成这地底下还能发电?”张承志挥手扒拉掉头发上掉的灰土,纳罕地道。

  高老道朝四外看了一圈,见地宫的震荡已经停下来了,狂躁的气流渐渐平息,到处都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不禁幽幽一叹,捡起脚边的一块碎片放在眼前,慢慢地道:“不管这东西是什么,眼下倒是能暂时保命了,只不过接下来的路恐怕就不好走了。”

  “没了高温,不会脱水,我们的处境应该比刚才好多了才对吧?”张承志不解地问。

  高老道摇摇头,“这里被那‘太阳’照耀了不知道多少年,早就形成了稳定的环境,现在‘太阳’崩塌,这里的环境也会随之剧烈地改变,眼下一切看上去无事,也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一旦这平静被重新打破,咱们怕是就要面临更严峻的境况了。”

  我也点点头,一脸担心地道:“这里的石头都被‘太阳’烤脆了,现在没了‘太阳’,温度下降,这些酥了的石头热胀冷缩,说不定会出现裂痕和崩塌,眼下不求能赶紧离开,可也必须尽快找到稳定的地方存身,不然万一脚底下的台阶崩塌,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说得不错,现在我们八成已经走了一半,没有回头路,只能继续往下。”高老道一指下头,手电光柱往下一转,照出不断盘旋延伸进黑暗中的台阶。

  台阶上除了碎石,还多了许多奇怪的玻璃一样的东西,跟刚刚高老道捡起来的东西一样,刚刚他举起来的时候我没细看,这会儿自己捡起来几块凑近了仔细端详,顿时惊讶了,“这玩意好像还真的是人造的,你看,每一片都有小小的弧度,好像可以拼起来。”

  高老道一面带着我们继续往下走,一面道:“是啊,我刚刚也看过了,这玩意像是玻璃,可是并不是玻璃,看着倒像是某种水晶一样的石头,只不过我也不能确定是什么,这么多的碎片拼起来的话,互相具有可以反射光的弧度,只要有一点点光源,怕是就能被扩大无数倍,点亮这个地宫。”

  我一愣,诧异地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东西本身不发光,还有一个单独存在的光源?”

  高老道还不等说话,地宫无尽黑暗之中的某一处上,忽地涌起一团小小的光,像是在呼应高老道手里的手电似地,明灭隐现。

  我们三个站在台阶上,彻底愣住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