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猫腻儿

  我总觉得张承志没跟我们说实话。

  他在说出“山东坟”三个字之后,就对具体的细节含糊其辞,只是说听到个声音跟他说起这个地名,而其他的事就一概不知了。

  但是在想起“山东坟”这三个字之后,他倒是非常积极热情地要求跟我们一起回去,并且给出了“我们张家有先人葬在山东坟,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送各位回去,顺便给先人上坟”这样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于是我们跟张承志敲定了启程时间,约定让我们收拾收拾东西,三天之后回去。

  离开了张家,笑眯眯地跟送我们出门的江颖萍告别,一转身,我和高老道的脸色就都拉了下来。

  “张家这小子,有猫腻儿。”

  高老道一面跟着我往回走,一面直视前方,面不改色地淡淡道。

  我微微颔首,表示赞同:“看他前言不搭后语,说话又言辞闪烁顾左右而言他,这里头要说没有猫腻都有鬼了。”

  我摸摸下巴,想了想不禁皱眉道:“可是能有什么猫腻呢?这家伙不过是个普通人,如果说真的有事情瞒着我们,那也是在想起山东坟这事儿之后……”

  仿佛有一道闪电忽地划过我的脑海,将迷茫的黑暗骤然点亮。

  我一拳砸在手心上,惊喜地低声道:“没错了!问题就出在‘山东坟’上,他之前都好好的,就是在说出‘山东坟’三个字之后,才眼神飘忽地,虽然他使劲地遮掩,可我还是能感觉得出来,这家伙肯定有什么关于山东坟的事儿瞒着我们。”

  高老道点一点头,“这是肯定的,现在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儿,如果对咱们不利,那可就麻烦了。”

  我一摊手,“你也旁敲侧击地问了他好几句,可他都一推三不知,问怕是问不出来。”

  “越是问不出来,越证明这里头的猫腻大。”高老道啐了一口唾沫,冷哼一声,“是狐狸总要露出尾巴来,我就不信到了山东坟,这家伙还能什么都憋着不说。”

  回去之后我们把这事儿跟贾山和胖丫一说,他俩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也只能得出和高老道一样的结论。

  我们几个都不是那种纠结在一个问题上许久的人,因此这事儿既然眼前得不到答案,我们干脆就把它抛在脑后,开始专心收拾起行李。

  说起来我们虽然来到县城没多久,但是东西倒是攒了不少,其中有很多还是赵神医留在小院的上等药材,赵神医特别交代,这些药材他那还不缺,干脆就送给我们了,这样拉拉杂杂地收拾起来,竟然也收拾出了一大马车的东西。

  第三天一早,张承志就开了一辆方壳汽车到了门口,见我们四个正往马车上搬东西,顿时笑道:“你们还真别说,这么多东西这还真有点搬家的意思了。”

  高老道拍拍手上的灰尘,笑道:“没想到你来这么早,怎么,你连小汽车都开出来了?”说着走近了趴在车窗上往里看了看,不禁一愣,讶异道:“你怎么也带了这么多东西?难道还要在我们那长住不成?”

  “嗨,别提了,这突然提到要去山东坟扫墓,我琢磨平时太忙,机会也是难得,不如多住几天,也找人好好把墓地修葺下。”张承志半点没犹豫地立刻答道,活似早就打好了腹稿似地。

  我和胖丫贾山彼此交换了个眼神,又赶紧垂眸,把眼里的波涛汹涌全都掩盖住。

  张承志忙前忙后地帮我们把东西装上马车,这才恭敬地请我们几个上车,他这小汽车刚好能坐下五个人,他上了驾驶位,又把高老道招呼到了副驾驶,剩下我们三个刚好坐在后头。

  我们雇的马车认识路,所以打了个招呼,我们就先开车奔赴山东坟,让马车在后头慢慢过来。

  路上说说笑笑,倒也并不无趣,只是高老道几次试探,都被张承志给避开了。

  我在后头小心地拽了高老道几下,示意他还是别再问了,高老道这才作罢,转而问起江颖萍来;“你爱人咋没一起来?按理说这种修葺坟茔的大事,应该两口子一起做才合礼数,你这自己跑来,连个帮手也不带,可咋修?”

  张承志目不斜视地开车,顿了顿才道;“嗨,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爱人本来是要来的,可是家里的事儿没人看着点始终不放心,所以她就留下了。至于修坟地,我琢磨先看看情况,毕竟也好久没去拜祭过了,等看过了情况再研究下一步,可以临时在本地雇人修嘛,这都是小事。”

  小事?

  我眉心忍不住跳了跳,心道你大老远的就为了修坟而来,现在却说是小事,那真正让你跑来的大事又是什么呢?

  高老道也打着哈哈笑道:“也是,本地人工还便宜些,你要是到时候雇人手,我倒是可以帮你张罗张罗,毕竟修坟不比其他,除了找工人,这精通阴阳术数的风水先生也是必不可少的,不然坟茔挪不好可是要影响后代子孙的嘛。”

  张承志连连点头,笑道:“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儿,所以才要和高道长您一起回去,到时候务必赏光,移驾帮我瞧瞧坟地的风水,哪里需要改啥的我也不怎么懂,您可得多费心啊。”

  高老道一笑,也不搭话,转而说起了县城的风土人情,张承志从小在县城长大,算是极熟,自然侃侃而谈,而高老道行走江湖多年,最擅熟悉风物,这段时日也把县城摸得七七八八,俩人一时相谈甚欢,看上去好像是去春游似地。

  我们后头三个半大孩子根本插不上话,渐渐无趣了起来,最终也只能相互倚靠着,在汽车的颠簸里昏昏睡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高老道把我们三个拍醒,示意我们下车。

  我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问“到家了?”

  同时起身下了车,往周围一看,顿时愣住了。

  身后已经响起贾山的惊讶声:

  “这荒郊野岭的,是哪啊?”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