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起风了

  张承志的胳膊此刻死死箍在墙里,而墙壁变软的面积还在不断地扩大,虽然不知道速度有多快,可我们说话的这会儿功夫,周围触手可及的范围之内已经全部都变软,散发出阵阵若有若无的古怪气味。

  这么柔’软的墙壁,偏偏张承志的胳膊插在里头根本拔都拔不出来,而如果不能拔出胳膊,张承志就只能留在这里,就算我和高老道找到出路,他也根本无法离开。

  除了死,他别无选择。

  他愣愣地看着高老道半晌,最终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精气神似地,瞬间颓败了下来,软绵绵地朝着身后的墙壁靠了过去,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高老道眼疾手快,一把攥住了他的领子,手臂用力,把他拎在手上,皱眉怒斥道:“胡闹,还敢往上靠,不要命了,你是想整个人都被这玩意儿吃了么!”

  张承志被他这一吼,一个激灵,这才回魂,顿时也吓出一身冷汗,刚刚这下要是真的挨上了回生甬道的墙,怕是此时此刻他已经身在墙里了。

  “谢……谢谢。”他别过脸去,满面沮丧地道。

  高老道也没理他,见他重新坐稳,立刻送怀里取出三张黄符捏在手上,“这玩意儿放在普通人面前是要命的玩意儿,可在道爷这里却算不得什么,只是可能有点疼,你可千万忍住。”

  说罢,手上三连点,往墙上一拍,那三道黄符顿时稳稳当当地贴在了墙上。

  说来也怪,这黄符一贴的同时,我竟感觉整个回生甬道仿佛都狠狠地收缩了一下,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的肠子痉挛了似地,原本根本没有气流通行的甬道里呼地一下刮过一股邪风。

  “快拔’出来!还愣着干什么!”高老道怒声呵斥道。

  张承志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肩膀一用力,整条手臂瞬间就从墙壁里抽了出来,抽出的瞬间因为里头真空的缘故,那穴’口竟然发出“啵”地一声,颤抖了数下,这才缓缓合拢,在我们三人的注视下恢复如初,再也看不出一丝缝隙。

  我小心地伸出一只脚来,用脚尖往墙上踢了踢,不禁惊喜道:“墙重新变硬’了!”

  “啊!我的手!”

  我扭头一看,才发现张承志正哭丧着脸,用另一只手不断捏着那只刚拔’出来的手臂,满脸惊惶,“我的手没知觉了!”

  高老道伸手拍了拍墙壁,满意地微微颔首,扭头瞪了他一眼,低声吼道:“吵什么吵,这回生甬道经过千百年的人柚浇灌,早就成为了一种构造简单的妖物,能让猎物在无知无觉之中被它慢慢吞噬,自然是它身体里分泌出的尸毒在起作用,你那只手中了毒,还好时间不算太久,短时间虽然不能动,但是相信过一会儿就会恢复知觉了。”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颗药丸塞进张承志的嘴里,“这是我自己配制的解毒丸,虽然未必对症,但是多少也能加速尸毒的分解,吃了就会没事了。”

  “这甬道已经成精了啊?”我不可思议地道:“人柚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连地道都能成精?”

  “人是万物之灵,自然有不可比拟之处。”高老道叹息道:“不过地道成精,光是简单的地道可不行,这甬道必然用了不少的东西杂糅砌成,才有现在这样的威力。”

  “那咱们还能出去么?”我不禁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高老道笑道;“有道爷在,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你自己现在也有足够的保命手段,别说是在这成了精的回生甬道里,就算是在什么巨妖的肚子里,道爷我也相信你能平安脱险,绝不会出事。”

  这老头儿难得夸我,我不禁脸上一红,正要谦虚几句,他却朝我摆摆手,道:“你感觉一下,这甬道里是不是起风了。”

  对啊!高老道贴黄符的时候我曾经感觉整个回生甬道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似地痉挛了一下,原本根本没有气流通行的甬道里曾经呼地一下刮过一股邪风。

  就算是此刻,整个甬道里也隐隐有微风拂动,再不是之前那死气沉沉的模样了。

  我闭上眼都能感觉得到脸上的汗毛被气流拂过的酥’麻,不禁大为震惊,“起风了,这说明什么?”

  张承志呆呆地看着我,眨了眨眼道:“有风,当然证明有出风口和入风口了?”

  他话音未落,自己先狂喜出声:“对啊!这甬道被打开了,不再是闭环了,可不就有风了嘛!我们……我们终于有希望出去了啊!”

  说到后来,他几乎喜极而泣。

  我也一颗心狂跳不止,生怕这难得的机会被硬生生地错过了,赶紧连胜催促高老道和张承志动身往前,争取在出入口重新闭合之前离开这鬼地方。

  “你放心,道爷我这三道符可不是普通的符,我这三道符是专门破除邪祟幻术的破邪符,此符一出,诸邪辟易,一切邪法幻术都要被破去,再也不能迷惑人了。”高老道一边往前爬,一边无奈地解说道。

  “这么厉害?那道长快多拿出几张来,咱们人手一张,一路贴着这符过去,不就什么都不怕了?”张承志只有一只手臂能使上劲,在甬道里爬得一瘸一拐地,活似一只三条腿的瘸狗,可我和高老道都不敢让他走在前后两头儿,只能高老道在前我在后,把他夹在中间,此刻就被他拖累了速度,三个人慢吞吞地往前移动。

  高老道忍不住骂道:“放什么狗屁,你以为画这符跟造纸似得那么容易么!这玩意里头是要加人血的,还一路贴过去,就算有这么多破邪符也没人这么糟蹋!更别说老子就这三张,多一张也没有了,你少给我们惹麻烦就不错了,再叽叽歪歪,道爷我揭了符,把你喂了回生甬道,看你还啰嗦不啰嗦!”

  张承志知道自己有错在先,被骂了也不敢吭声,只能哼唧哼唧地埋头往前爬。

  这么一路不知道爬了多久,最前头的高老道忽地道:“到了!”

  我心里一喜,猛地抬头,竟看到前方的黑暗尽头,隐隐透出一点光来。

  这地下深处怎么会有光?

  难道我们竟是爬了一夜,现在已经爬到了地面上,看到了天亮的曙光么?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