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怎么走

  回生甬道不过是墓葬的设计者在建造坟墓地宫的时候为了防止盗墓贼擅闯地宫才造出的一种结构,有些请君入瓮的意思,凡是在地宫宝藏引诱下进了回生甬道的盗墓贼,全都会在其中迷失方向,最终饿死渴死累死,难逃升天。

  可是这猫儿坟的回生甬道,竟然不是死的,它能变软,还能把不小心扶在墙壁上的手都吞进去。

  如果这回生甬道是个惯犯,那么倒是能解释得通到底为什么这甬道存在多年,地上却连一个饿死渴死累死的骸骨都没有了。

  张承志的一只胳膊深陷在回生甬道的墙壁里,墙壁看似柔软如一团嫩肉,可偏偏他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拔出自己的胳膊,急得他满脸通红,后脑勺上一层的冷汗,在手电筒的光芒下闪烁发光。

  “难道我还没拿到东西,就要在这被活活困死?”张承志仰天长叹,险些掉下泪来。

  高老道在一旁冷嘲道:“能被困死还是好的,这通道里根本就没有骨头,如果有其他人也被这墙吞了一只胳膊活活饿死,那他们最起码应该有骨架挂在这些墙壁上,可事实却是咱们什么都没发现,这说明如果你要是饿死了,这墙壁八成会把你给慢慢拖进去,成为这块人柚地里的一份养料。”

  “你是说,这地方之所以有大量人柚灌注,就是为了养着这个活着的回生甬道?”张承志眼珠子都快动眼眶里瞪出来了。

  高老道点点头,“就算用人柚砌墙和浇灌在土层里,年深日久,风吹雨淋,连水土都不免流失,更何况比水还轻的人柚?可这地方的人柚竟然能做到凝儿不散,必然有它的手段。”

  我恍然大悟,“这手段就是以人养地?用地道吸引人进回生甬道,再用回生甬道把人给‘吃’了,用人的油脂来养这块地?”

  高老道给了我一个赞许的眼神,从怀里掏出两块巧克力,丢了一块给我,道;“说的不错。看来今晚有得熬了,能不能走出去都是未知数,幸好我出门之前在兜里揣了点巧克力,这玩意儿是毛子货,最抗饿,你吃点垫垫肚子先,不然回头可没力气应付。”

  说完扭头见张承志正一脸渴望地盯着自己手里的巧克力,不禁笑道:“怎么,你也想吃?”

  张承志在这回生甬道里爬了半天,早就又饿又累,这会儿又为了从墙壁里拔出自己的手出尽百宝,更是精疲力尽,早就饥肠辘辘急需进食,之前没有吃的还能耐住,现在看见巧克力,鼻子里闻着巧克力的香味儿,意志顿时瓦解,顾不得回答高老道的话,只一味不停地吞口水。

  高老道摸摸鼻子,把巧克力往张承志面前递了递,不等他伸手拿到又立刻移开,“想吃,不如回答我几个问题,免得一会儿咱们再遇到什么要命的东西,提前防备着点儿,也比出不去强,你说是吧?”

  张承志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像是正在经历激烈的天人交战,最终,他的意志在饥饿下崩溃瓦解,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第一个问题,是谁告诉你这个地道的,又是谁引你来这地方的?你可别跟我说这是你先人的坟地了,如果你非要这么说,那我这巧克力还是我自己吃了的好,而你,就好好留在这做肥料吧。”高老道在张承志眼前动了动那块巧克力。

  张承志垂眸,声音都哑了半截,“我也没有见到它,只是听到它说话,它让我来这里拿一件东西给它,我我我,我鬼迷心窍,以为不难,所以就来了。”

  说到后来,他甚至带了哭腔。

  要是早知道这鬼地方连一堵墙都能吃人,他吃饱了撑的才会跑到这地方来!

  他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娘。

  “妙仙观的小山?”高老道一挑眉,诧异地道。

  张承志点点头,“就是在那座小山的大松树边上遇到那家伙的,它……它答应让我生儿子继承家业,所以我才同意帮它来取东西。”

  “到底是让你取什么东西?”我吃了几口巧克力,感觉肚子里有了点东西,心都踏实不少,不禁好奇地问张承志。

  张承志被我问得一愣,顿了顿才摇头道:“它只说这下头有个地宫,地宫里装着两个盒子,一个盒子里是它修炼用的法器,另一个里装着什么能让它久存于世的药,我一想,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儿,所以才答应了,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能让它久存于世的药?”我纳闷儿地挠了挠头,“难道它就要不久于世了么?”

  “这谁知道!”张承志饿得狠了,没好气地说完,劈手从高老道手里抢过巧克力,三口两口撕开外头的锡纸包装,拼命往嘴里塞,一边塞一边含混不清地道;“不过听它的声音,倒是中气十足的,不像是要死了的样儿。”

  高老道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半晌没做声,我见他这样,心里好奇,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他,轻声问道:“你有啥想法?咱们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在这坐着吧?这回生甬道如果不赶紧破开,不但咱们三个出不去,等一会儿外头的蜂群散了,要是贾山和胖丫他俩也钻进来,那才是糟糕了。”

  一想到我们这几个人全都被困进这个鬼甬道里再也出不去,甚至还要成为这块地下不见天日的人肥,我爹甚至都不能得知我的消息,我的心里就忍不住的泛起一丝恐惧。

  张承志听了我的话,也顾不得吃巧克力,赶紧也担忧得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咱们还是赶紧想办法出去吧,不然谁知道这地道里头还有什么古怪,我可还有偌大的家业,可不想折在这鬼地方啊!”

  高老道瞥他一眼,冷哼一声嘲讽道;“你还想出去?怎么,你那只胳膊不打算要了?不把它砍掉你怎么走呢?”

  说着他伸出一只手掌比划成刀的样子,轻轻在张承志插在墙里的那只胳膊上砍了一下。

  张承志悚然一惊,差点吓得尿了裤子。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