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回生甬道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地道,在整个墓葬制度中所占的比例几乎不足十分之一,甚至在绝大多数墓葬里都是不被允许存在的部分,竟然会用到人柚这种邪门的玩意儿。

  人柚,顾名思义,就是用人提炼出油来,再把这种油脂利用起来。

  这玩意儿最出名的就是泰国那边的邪门大师会专门提炼人柚来培育各种邪物供奉,以此获得强大的力量,国内因为慎终追远,视死如生的文化底蕴,因此几乎没有人会用人柚这种东西,更别提是用在墓葬之中了。

  可这古怪墓地里竟然用了这么多的人柚来打造一段甬道,甚至有可能甬道之外的地里也都灌注人柚,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我还是觉得凭空一股凉意从四面八方往身上钻,像是无数冰凉的手指,让人浑身发冷,忍不住打冷颤。

  “难怪那大柳树长得那么粗壮长寿,敢情是人柚滋养,别说大柳树了,就是一颗杂草,有这么足的肥料顶着,怕是都能长到腰那么粗了。”我不禁咋舌。

  张承志已经听傻了,这会儿愣愣地后怕道:“这地道也是人柚垒的?乖乖,难怪这么邪门儿,我怎么都爬不出去,差点累成傻子了,他妈的!”

  高老道白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旁边的甬道,叹气道:“爬不出去和是不是人柚垒的没什么关系,应该是这甬道设计的关系,这种在墓葬之中称为回生甬道,是专门困住盗墓贼的,让人发现入口,却又无法进入真正的地宫,只能被困在这里慢慢饿死渴死累死,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算尽人心。”

  “这么说咱们没法子出去了,只能被困死在这里?”我吃了一惊。

  张承志眼珠子通红,不敢置信地看着高老道,见他点头,顿时道:“不可能不可能的,绝不可能出不去,你看,咱们一前一后进的甬道,现在又能遇上,至少说明咱们三个已经把这个甬道走了一遍了吧,可这一路上,你们可见过什么尸骸么?”

  我虽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纳闷道:“我们这一路确实没有见到尸骸,可这又能说明什么?”

  高老道却仿佛猜到了什么,面色一动,只是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张承志急切地道:“是吧是吧,没有任何尸骸,这就说明这里这么多年以来从没死过人,可这么多年,甬道口根本没有什么门来挡着,这大柳树又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大,能把甬道入口堵得严严实实的,那之前又怎么会没人发现这里,又怎么会没人进来呢?这不是很奇怪么?”

  我脑子里还是没转过弯来,下意识地问道:“这又能说明啥?”

  问完我就后悔了,因为张承志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冷笑道;“说明啥?说明这里根本就是可以出去的,从前进过这里的人都从这里出去了,根本没有被这什么回生甬道给困死,这里只是故弄玄虚!”

  他越说越笃定,说到最后,已经一副肯定的模样,为了增强说服力,甚至挥手一拳砸在了旁边的甬道上。

  这一拳因为激动,力道比平时大了不少,我刚要喊他可别砸坏了甬道,没想到他这一拳竟然好像砸在了一块嫩豆腐上似地,整个拳头都陷了进去,惯性让张承志的手一时之间来不及收回,竟然插进去了好几寸,直吞没到手肘处才停下。

  张承志吓得脸都白了,下意识地就要抽回手臂,可一挣之下竟然没能挣脱,这条手臂就好像瞬间被焊死在了甬道墙壁里似地。

  这下张承志脸上仅有的一点血色都褪尽了。

  我和高老道也是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有这样的变故,高老道立刻凑上前去查看,一摸之下也变了脸色,“这墙上竟然没有缝隙!”

  我凑近去看,果然见整面甬道的墙壁竟然完好无损地箍在张承志的手臂上,就好像原本就跟张承志的胳膊长在一起,长了千百年一样。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按理说就算墙壁不结实,在重拳之下被砸出来个窟窿,可洞口也必然是支离破碎,绝不会是这样的状态。

  我下意识地伸手朝张承志胳膊边缘的墙壁摸上去,高老道一见,顿时吓了一大跳,口中急道:“这墙壁有问题,你瞎摸什么!”

  可我的手指已经轻轻按在了墙壁上,一摸之下顿时一愣,“不对,这墙怎么是软的?”

  “软的?”高老道一愣,赶紧也伸手过来查看,一摸也是愣住,“不好,这回生甬道有蹊跷!”

  说着一把拉开了我的手,扭头问张承志,“你的手在里头能动么?”

  张承志全身微微发抖,眼球转了转,才哆嗦着点了点头,道:“能动,但是也不能太大范围的动,只能摸到里头都是软的,像是……像是伸’进了羊肚子里似地。”

  “羊肚子?”我和高老道双双皱起了眉毛。

  张承志吞了吞口水,“我去内蒙吃过烤全羊,宰羊的时候自己动了手,掏羊下水的时候,为了保持羊身子的完整,不能开膛破肚,得在羊缸门上开口,从后头把内脏啥的都掏出来,然后塞进调料啥的,再把缸门缝上。把手伸’进羊肚子里就是这种感觉,软乎乎的,只不过羊肚子还是热乎的,可这里头是凉的……可是也不是那么凉,一点也不像是在地底下埋了好多年那种寒凉,倒像是带了点温度似地。”

  “带了温度?难不成这回生甬道还是活的?”我眼角狂跳,忍不住往后退了。

  可甬道狭窄,我这一退,后背就抵在了另一端的墙壁上,吓了我一跳。

  高老道瞪我一眼,“慌什么,别自乱阵脚。”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这后头的墙壁也变软了。”

  话一出口我就是一愣。

  我为什么要说“也”?

  “它……它刚刚还是硬的,我摸过的,我确定,可这会儿居然软了!跟张先生胳膊边上那些地方一样软!”我震惊地道。

  这块墙面就是之前张承志靠着休息之后留下过一个纽扣坑的墙面,我和高老道研究了半天,绝不会认错。

  难道……难道这回生甬道竟然还是活的?

  我和高老道顿时变了脸色。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