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两个地道

  事到如今,我和高老道就算再迟钝也能猜到这里头有事儿了。

  而且无论这地下到底是什么东西,张承志都必然是知情人,所以他才能这么快发现人面柳树底下的树洞,甚至知道这里有通道可以藏身。

  而他为啥突兀地把我们直接拉到坟地来,也似乎有了答案。

  “这事儿古怪啊,他要是早就知道这里有个地道,以他的财力,找几个人来想必也不费劲,怎么偏偏要拐骗了咱们?”

  我一边沿着这地道往深处爬,一边好奇地向身后的高老道提问。

  没错,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我俩决定继续往地道深处前进,找到张承志。

  毕竟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没他开车,我们可能走一夜也回不了家。

  也许是洞口始终被泥土枯叶的混合物封锁的缘故,地道里倒是并不潮湿,手掌摸在两侧的墙壁上甚至能感觉得到这古代混凝土的扎实和略显粗糙的质感,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手上的汗液连丁点儿碎屑都沾不下来,我的声音撞在洞壁上,更是连半点回音都没有,实在是浑然一体,巧夺天工。

  高老道在我后头,闻言冷笑道:“怕不是他‘记不清了’的那段记忆里才知道这地方有个窟窿的,我敢打赌他之前都没听过山东坟这地方,他一个有钱人家出身的富家少爷,哪有闲工夫了解这种荒野地界,你问他鸡蛋哪来的他都未必知道呢。”

  “所以还是咱们倒霉,正好撞在了枪口上?”我忍不住撇嘴。

  高老道笑道;“恐怕没有咱们,他也遇不到这种事儿,现在道爷我倒是好奇了,也不知道他隐瞒的那东西给了他什么好处,让他这么不管不顾地来送命。”

  我笑道:“瞧你说的,那还不许世上有几个好心人了?说不定他就是单纯帮忙呢。”

  高老道嗤笑一声,“家大业大的商人哪有慈善家?还单纯帮忙?无利不起早才是真的。”

  我被他笑得脸一红,但是一时之间又无法反驳,只能嘟囔道:“那也未必是送命嘛,听张承志的意思,也就是来取点儿东西而已,拿了就走,有啥难的?”

  高老道的冷笑声在地道里像是夜枭一样渗人,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小子也不是没去过忠王冢地宫,怎么还说这么幼稚的话,难道你觉得有人费劲儿在坟地里修这么一条地道,只是为了通往一个地下仓库么?”

  这问题让我不禁一愣,顿时沉默了下来。

  是啊,这地道可不像是近代的产物,我这段时间跟着我爹和高老道学习,也懂了不少东西,能大概推断出这样工艺的年份,这条地道的存在恐怕已经超过了几百年,。

  等等,几百年?

  那不正是之前在外头的时候,推断出的人面大柳树的大概年份么?

  这么说来,这地道和人面大柳树是一个时期的产物,不,或者可以换句话说,这大柳树根本就是故意种在了地道口的,目的就是利用柳树生长快生存久的特点,来挡住地道的入口。

  “这不会也是忠王冢的另一条通往外界的地道吧?”我不可思议地讶异道。

  高老道的声音从我身后幽幽传来,“我也不知道。”

  “你咋会不知道?这要真是通往忠王冢地宫的地道,那忠王冢地宫里可还有那个死而复生的千年老妖怪呢,咱们要是撞上了可还得了!”我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停下来往身后看去。

  黑暗中的突然停顿让高老道猝不及防,一下撞在我屁股上,顿时没好气地道:“正常来说,这山东坟一地也算是个难得的龙脉结穴之地,这一处龙穴自然只能点一个穴位建一座大墓,那忠王冢地宫占地广大,已经得尽了地势之便,自然容不下再加一座古墓,可是……”

  这话说得极有道理可是又好像哪里不对,我正在心里琢磨,听他这句“可是”,不禁下意识地问道:“可是什么?”

  “可是那忠王冢咱们去过,里头的大祭司还能借助地气死而复生,可见确实是得了这龙穴的全部好处,证明并无其他大墓分走地气。”高老道的语气隐隐有些费解。

  我理所应当地道:“对啊,所以这里就该也是忠王冢的另一处地道啊。”

  高老道伸手拍了我屁股一把,愤愤地道:“你小子跟着我们学了这么久,有没有点基本常识?你可知道,这高门大户建造墓地本质上就是为了防盗墓贼,为了千秋万代,他们不惜砸大把的钱把墓地修得固若金汤,除了这忠王冢的大祭司想要人进来帮自己复活才留着那么一个地道出口,旁人谁不是把地宫封得死死的?不然岂不是三天两头就有人从四通八达的地道里进来串门儿?”

  我被说得哑口无言,半晌才道:“那这地道还能是哪来的?难不成在大祭司占了这处龙穴之后,还有人看中了这块地,只不过他没点中龙穴,所以才没有分薄了这龙穴的地气?”

  高老道嗤之以鼻:“总之这里透着古怪,咱们还是小心点最好。如果是忠王冢的另一处地道,那么里头的东西不用想也能知道很棘手;如果不是忠王冢的地道,那能跟忠王冢争风水的墓地,本身也绝不是个善茬儿。”

  这话不免让我心有戚戚,那忠王冢地宫里的凶险还近在眼前,要是再来一次,就凭我和高老道俩人怕是根本吃不消。

  可这会儿我也忍不住疑惑起来,按理说我和高老道也在这地道里爬了好一会儿了,可这地道绵延伸展,竟然仿佛没有尽头似地,到现在也没有个尽头,更别说看到张承志的影子了。

  这可真是太古怪了。

  我心里存了疑惑,就对周围的情况越发注意起来,冷不防扶着墙壁的手摸到了一块东西,起初我还不咋在意,可下一秒我脑中闪电般划开一道精光,把混沌黑暗撕开一道长长的裂口。

  “不对啊!这地方咱们刚才来过!”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