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咒轮威慑

  隐蛇的小动作,高老道立刻就察觉了。

  他一秒钟都不耽误,一确定了隐蛇藏身的地点,立刻手上手诀一掐,往阵法中央一指,就催动了阵法。

  我只见阵法中所有的黄符猛地一震,阵法里原本氤氲流淌的劲力便顿时强劲了无数倍,开始疯狂地在阵法里冲击席卷,眨眼的功夫就将八门全都轮了一遍。

  这劲力何等强劲,阵法之内的地皮都被硬生生削下去了一层,眼看阵内飞沙走石,我心里不禁急了:这要是隐蛇的行踪被沙土掩盖住,难道我还得在这硬生生的浇雨?

  可还不等我想出啥对策,高老道却嘴角一咧,手上手诀一变,那阵法之中的沙土竟然全都朝着阵法中的某个点疯狂聚拢,像是被什么力量催动似地,瞬间就在阵法里凝结成了一个土球,静静地躺在了地上。

  这土球上赫然有一个黑洞,足有小臂粗细,明晃晃地晾在上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这土球里疯狂撞击似地,把土球撞得四面摇晃。

  可也不知道为啥,这土球活似底下钉了钉子,硬是稳扎一点,根本不往其他地方滚动。

  高老道这才松了一口气,走下台阶,扭头朝我招招手,示意我下去。

  我虽然不知道为啥,但是猜测高老道是搞定了隐蛇,心里一喜,下意识地扭头去看房梁上的黑猫,却发现黑猫原本蹲踞的地方空空如也,这厮早就不知所踪了。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闷闷不乐地沿着工人留下的梯子爬下了房梁,到了房檐下的台阶上,伸长脖子朝阵法里看去,嘴里道:“没事儿了?难道隐蛇已经被抓住了?”

  高老道这会儿正站在阵法旁边,闻言扭头看向我,笑道:“你小子倒是躲清静,也不知道我抓这玩意儿有多费劲。”

  我哈哈一笑,见他从阵法之中捧出那个土球来,小心翼翼地端到屋檐下,这才把土球放在地上,又赶紧取了一道黄符贴在土球上,拍了拍,这才松了一口气,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一脸欢喜。

  “幸好这次带出来的黄符数量够,否则少一张也绝不可能抓住它。”他语气里隐隐带了些得意,盯着地上的土球道。

  我怎么看都觉得这就是个普通的土球,下意识地就要伸手去摸一把,高老道却脸色一变,眼疾手快地一把攥住我的手腕子,硬生生把我拽开了。

  “疯了你,隐蛇就被困在这土球里,你这么随便伸手,要是被它咬了一口,是也想像张承志一样疯掉么?”

  我被他吓了一跳,想到江颖萍描述的张承志的疯状,再一想到我爹说过这隐蛇的毒根本没有解药,更是心里一阵后怕,赶紧拍着胸脯道:“幸好你拉住我了,我可不想以后都成个疯子。”

  高老道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撒开手,和我一起仔细端详这个土球——或者说是土球里的隐蛇。

  隐蛇这会儿根本一动不动,早就没了之前追我们的嚣张气焰,也许是知道自己这回踢上了铁板,碰到了自己不该招惹的人,在土球的包裹下宛如死了一般毫无反应。

  要不是高老道一脸凝重,我甚至都要怀疑这土球里到底有没有隐蛇了。

  “那……现在咋办?这玩意儿也不会说话,咱们难道还能从它这问出前因后果来不成?”我等了半天也没看见高老道有进一步的举动,不由得犹疑着开口询问。

  高老道八成也正为这事儿犯愁,琢磨了半晌,才道:“罢了,张承志这事儿既然是它干的,也是基本无解了,咱们把这玩意儿抓回去给江颖萍看了也就算是交差了。我估摸着八成是张承志喝多了的时候,正好赶上隐蛇从树上下来,好巧不巧地伸手挡住了隐蛇的道,这才被隐蛇咬了一口,合该倒霉,也是没招儿。”

  说罢一声长叹,伸手捞起土球,就要招呼我走人。

  就在这一刻,变故突生。

  原本毫无动静的土球忽然猛地一动,上头贴着的黄符噼啪一声碎成了几片,飘然散落在地上的积水里,黄符一碎,土球也应声而裂,高老道只觉得一股劲风扑面而来,脑袋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堪堪躲过。

  可下一秒他的眼神就变了。

  他此刻拿着土球转身,身后站着的正是我,而他这么一躲,从土球里脱身的隐蛇正好朝我直冲过来。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前头的高老道已经大喝一声,喊我快躲。

  可是哪里还来得及,那一股还带着黄土腥气的劲风已然扑到了我的脸上,我甚至能感受到一股凉意近在咫尺,眼看就要咬上我的脖子了。

  我已经懵了,站在那里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引颈待戮。

  说时迟那时快,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胸口许久没有过动静的护命字轮突然猛地一热,一蓬金光轰然腾起,兜头就把隐蛇罩在其中。

  隐蛇的身形在金光照射下瞬间显现出来,尽然鳞甲俱全,两只眉骨上各生了两只尖锐细短的角,蛇口张开,露出四颗锋利无比的獠牙,身形蜿蜒,正在空中朝我飞扑。

  那蛇口中的信子险些舔到我鼻尖上,可被金光一迫,隐蛇似乎极为畏惧,不得不在空中把身子一扭,转换了方向,就要朝斜上方逃窜。

  这东西竟然会飞!

  我心中震惊,心道不好,都说蛇类报复心最重,这东西要是就这么跑了,回头这整个工地的工人估计就都没活路了,全都得跟他们甲方张承志一起住疯人院去。

  我这年头一动,胸口腾起的金光里就忽地探出一只手来,手上竟然攥着一把古怪的匕首,往那隐蛇背后猛地伸去。

  说这匕首古怪,其实也就是普通的匕首样式,但是材质却不是常见的金属,反而像是什么东西的骨头,惨白古拙,上头缠着奇怪的丝麻,刃口也并不见得锋利,让我不禁有点怀疑被这玩意捅一下到底能不能出血。

  隐蛇速度极快,这只手也不慢,随着手的不断伸长,金光中渐次露出肩膀,之后是头脸,上身,随即探出下半身来,直扑身在空中的隐蛇……

  我眼珠子都快惊出来了——这拿着骨头匕首的,竟然是一只身上穿着软甲的黄皮子。

  我记得上次护命字轮里也出来过一只黄皮子,但是这次的明显和上次的不是同一个,在我的印象里这次的似乎比上次的还瘦小一些,眼中的精芒也更锐利,身上的甲胄也更简单利落,看上去倒像是个山里的猎户似地。

  我脑子里胡思乱想,这黄皮子已经追上了隐蛇,手起刀落,干脆利落地把隐蛇一刀斩落,另一只手一抄把蛇身捞在手上,三两下剖出蛇胆来,转身丢给我,这才收了骨头匕首,朝我点点头,身子一晃,随着金光一起消失了。

  一切像是过了许久,又好像只有短短的一瞬,我甚至差点以为只是我被隐蛇咬死之前出现的幻觉。

  可手上冰凉凉的一团蛇胆却告诉我一切都是真的。

  隐蛇死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