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发疯

  说起这张家,那也是县里数一数二的人家。

  张家发迹是从张承志的祖爷爷起,那时候恰逢末世,到处兵荒马乱,他祖爷爷带着一家老小闯关东到了咱们这地界,实在走不动了,就落了脚。

  那时候咱们这县城也并非是个县城,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稀稀疏疏的村落,住着十几户人家,周围是漫山遍野的荒地,树木荒草疯长,自然野味也丰盛。

  张家祖爷爷是个勤劳的庄户人,但是眼光独到手段利落,落了脚,立刻去当铺当了张家祖奶奶的嫁妆,拿出银子来就马上着手开了几十亩的荒地种粮食和芝麻,又在村口买下一座小院,前头开了个油坊,后院供一家居住。

  一家子踏实肯干,又吃得了苦,做买卖也是物美价廉,张家的油坊很快就在十里八村打响了名气,门口买油的络绎不绝,慢慢甚至还引来了省城的大买家,就这么家业兴盛起来了。

  到了张承志这一辈,虽然张家不再做油坊生意,可是也垄断了全县的粮油买卖,家里富得流油。

  老人常说,这天道守恒,一家子的财富过盛,自然是要折损后代福气的,因此这子孙缘分上就要薄弱不少。

  这话在张家就得到了验证,张家财富雄厚,偏偏子嗣上偏不如意,张承志已经是一根独苗,一心想要个男丁继承家业,可偏偏自己老婆生的还就是个女儿。

  这女儿一嫁出去了,可就是别人家的媳妇,自己总不能把自己数代家业全都交给女婿一个外人,这几乎成了张承志的一块心病。

  老叫花子得九尾猫相助,因此心想事成迷惑了张静怡这件事,张承志本来是不信的,可一方面高老道确实治好了张静怡,另一方面,上次高老道师徒几个到他家来狙击老叫花子的时候,他曾经从地下室里偷偷上来看了一眼,亲眼看见老叫花子被黑猫抓瞎了眼睛,当场落败。

  这让张承志心里一亮。

  如果九尾猫能满足老叫花子的愿望,那么证明它确实灵验无比,那么如果自己给九尾猫些好处,是不是也能如愿以偿地得一个儿子呢?

  这念头一经兴起,就日夜在他脑子里盘旋,怎么都压不下去。

  在这样的心理驱策下,张承志在县城的妖鬼风波尘埃落定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要重新恢复妙仙观昔日荣光,他要给九尾猫捐一座庙供奉,以求九尾猫赐给他一个健康聪明的儿子。

  人的欲望总是无穷大,为此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张承志专门请了省城的工程队,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妙仙观,把破旧的围墙屋舍轰隆隆推倒,要求必须修旧如旧,力求最终恢复百年前妙仙观的恢弘气势和风光。

  钱流水一样往里砸,妙仙观也是日新月异地变化,张承志每天都要到现场溜达一圈,看着工地一天一个样儿,看那些砖瓦石块就好像看见了自己未来的大胖儿子,表面上佯装淡定,心里却忍不住乐开了花。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妙仙观还没竣工,他却先摊上事儿了。

  这事儿要从妙仙观的后山说起。

  妙仙观的后山是一座高不过百米的小山包,大约是从前兴建妙仙观时候,平整土地挖掘地基掘出来的泥土石块堆积成的,年深日久,也长满了各色树木花草,成了一处景观。

  我和贾山第一次进这里,就是躲在这座小山包上,看见老叫花子给九尾猫供酒的。

  因为这里景色还算幽静,山周围几棵大树也大约算是千年古树,因此张承志就专门交代过这里的一切都原样保留,不许砍树和平山。

  这天也是该着有事,天黑之后几个工人在宿舍里打牌喝酒,喝到一半,有两个工人喝得烂醉,憋了一泡尿,就告罪一声儿,俩人勾肩搭背地出了宿舍,想找个地方撒尿。

  这年头也没有个专门给工人用的马桶啥的,所谓只要不抬头,遍地是茅楼,这俩人晃晃悠悠地正好走到了这小山脚下,一抬头瞧见眼前正是一棵古树,大概两人合抱那么粗,树下生着厚厚的青苔,倒是一派古朴自然。

  这功夫夜深人静,虫鸣幽幽,他俩头晕眼花的,膀胱涨得难受,哪里还管啥景致美不美,直接解开裤子,朝着树根底下就是一顿宣泄,末了打了个哆嗦,长长吐了一口气,这才哈哈笑着系好裤子,又回去喝酒了。

  他俩这边刚走,那边张承志就从前院溜溜达达地转过来了。

  张承志也是刚刚在前院跟工地的工头吃饱喝足,临时起意出来透透气,也是合该倒霉,在前头转悠了一会儿,见到处都是修了半截的房子,觉得没啥看头儿,不知怎地忽然想到了后头这一山的古树,琢磨着还有点景色可以观赏,就一个人慢慢悠悠地来了。

  他喝的有点上头,不敢走得太快,可等走到古树底下,也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儿,走得他头晕目眩,下意识地就伸手扶住了离着自己最近的那一棵。

  好巧不巧,这一棵树正是刚刚被俩宫人撒了尿的那一棵,他伸手这一扶,那树皮上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竟然好像狠狠咬了他虎口一口,疼得他大叫了一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天旋地转,他只觉得整个人像是失重似地手脚都无处安放,旋即后背狠狠撞在了地上,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他就这么躺在地上,悄无声息。

  等到有人发现他,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还是出来撒尿的工人发现他,这才赶紧呼喝着喊人帮忙,一时间整个工地都惊动了,紧赶慢赶地把他送去了县城的医院。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他还算是清醒,跟江颖萍说了被树皮咬伤的怪事之后,就昏昏睡去。

  可等到当天下午,他就猛地惊醒,疯疯癫癫地打砸东西,逮谁骂谁,江颖萍一时没有防备,被他狠狠掌掴了一下,脸都被指甲抓出了三条深深的血道子。

  江颖萍被护士拉开之后,站在一旁愣怔半晌,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