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素笺寻仙

  高老道手持剑诀,望纸人隔空一点,又朝盗洞方向反手一挥。

  四个纸人如同得到了命令,纸张一抖,无声无息地飘然而下,竟然排着队钻进了盗洞里。

  很快就消失在了盗洞深处的无尽黑暗里。

  高老道像是消耗了不少力气,喘着气一屁股坐下,调息半晌,才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道:“好家伙,太久没用这招,还有点吃不消了。”

  我瞠目结舌地指着盗洞,说话都结巴了,“这这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高老道嘿嘿一笑,“小子,开眼了吧,这就是道术,我在隐仙派修习多年,尽得真传,可惜好多年都不用了,这招‘素笺寻仙’还是本门十三代祖师传下来的秘术,如今天下怕是就我一个人会使了。”

  之前什么定住鬼猪羔子都没有啥感觉,但是这一手真是震惊了我,这完全违背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在我从前的意识里,剪纸人这种东西只有过年时候装饰窗户才用得到。

  我还从没想过纸人会活过来。

  “它们是去干啥了?”我不可思议地问,“帮咱们探路?”

  “嘿嘿,探路?本事不入流的人做的纸人才只能探路,老道我做的咋可能会只有这一种本事。”高老道得意地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土,眼中精光一凝,“我的素笺,不止会探路,还会帮咱们事先解决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最关键的是,能轻松拿回里头的宝贝。”

  我有点没懂,但是知趣地没有再问,只是屏住呼吸,和高老道一起静静地注视着盗洞。

  四个纸人并没有让我们等太久。

  大概也就是一袋烟的功夫,盗洞里忽地响起一声遥远又渺小的声响。

  像是小石子敲响了地底深处的编钟,又或者是铜灯撞到了石头的棺椁。

  在这凌晨十分,格外的刺耳。

  我和高老道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和惊诧。

  高老道一骨碌爬起来,拉着我往后硬生生退了一大步,眼珠子死死盯住盗洞,脸上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我有点迷糊地看看盗洞,又看看高老道,正要问个明白,冷不防盗洞里“噗”地一声,竟然从下往上喷出一股强劲的气流,吹得飞沙走石,扬了我和高老道一头一身的尘土砂砾。

  这气流说不出来什么味道,像是某种鱼腥味,又像是什么动物的腐臭,我猝不及防之下吸了一口,差点吐出来。

  高老道立马从怀里掏出几颗豆子一样的东西,塞给我两颗,示意我塞在鼻子里。

  我情知出了变故,哪里还敢犹豫,手忙脚乱地塞好,发现这豆子倒是有一种特别的清香,把秽气一扫而空,我摇摇头,觉得清醒不少,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这四个纸人不会把地下的宝贝给炸了吧!”气流持续不停,呼啸刺耳,我说话的声音自己都有点听不清。

  我俩这会功夫又退出去了好几米,这才感觉空气清新了点,说话也不那么费劲儿了。

  高老道眉心紧锁,“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地下的情况比我预计的还要复杂,有比四爪蛇还厉害的东西在这底下。”

  我虽然已经猜到了几分,但是得到证实还是不免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按住了胸口,心道护命红纸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否则今天我可就成了这乱葬岗子里的一缕孤魂了。

  护命红纸这时候却毫无声息了,就连刚刚的暖流也好像只是我的幻觉,周围又重新被阴湿的凉气笼罩,让人忍不住打寒颤。

  我心里焦急,正要喊高老道保命要紧,没想到话还没出口,盗洞“轰”地一声,竟然从地下裂开了。

  无数碎土石块被炸开,朝四周飞溅,像是炸弹被引爆了似地,碎石土砂喷了我和高老道一脸。

  我手忙脚乱地挥开沙土,就见盗洞的位置上赫然探出了一个硕大的头颅。

  我吓了一跳,刚要喊,高老道却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力道之大,让我恍惚以为自己被他打了一个耳光。

  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看清那头颅的样子。

  这一会儿功夫,那东西已经从盗洞里爬出了大半个身子,那头颅足有脸盆那么大,比正常人的脑袋大上一大圈,关键是他全身披挂褴褛,已经看不出衣服本来的样式和颜色;从衣服间隙里露出来的皮肉腐烂成了青白色,有些部位还有成团的蛆虫在筋肉之间蠕动,随着肌肉的伸缩簌簌地掉落;他的脸朽烂了大半,眼窝露出雪白的骨头,鼻子嘴唇也全烂没了,只在脸上留下几个糟烂的窟窿。

  像是在这坟里腐烂了多年,却骤然复活了的一具腐尸。

  风一吹,浓郁的尸臭味瞬间扩散,熏得我一口气没上来,可也霎时激活了我脑海中几乎忘却了的记忆。

  这是那一晚我看见过的活尸!

  “就是它!它就是我那晚看见的活尸!”我挣脱开高老道的手,惊恐地抓紧高老道的袖子。

  话没说完,高老道已经一把拽住我的后脖领子,纵身一跃,竟然把我整个拎着朝后蹿去,我耳边只听呼呼风响,脸颊被片风刮得生疼,眼中的活尸几个呼吸之后便在视线中成了一个朦胧的黑点。

  高老道这一下,不知道蹿出去了多远,等我再度双脚落地,朝四周围一望,才发现我们距离那座大坟已经隔了七八个坟头。

  头顶的云层禁不住一层一层的堆叠,终于落下千丝万缕的雨线,四野一片蚕食桑叶的沙沙声。

  隔着雨帘,我看见那活尸身边已然站了四五个同伴,所有的活尸都僵硬地活动着身体关节,在雨里茫然四顾。

  而它们身后的盗洞里,还在一个接一个地往外爬出新的活尸来。

  我能感觉到心脏在胸口用力地狂跳不止,嗓子里像是塞住了什么,一时竟然说不出半个字。

  头顶忽地传来高老道带着寒意的叹息:

  “这下惨了,捅了活尸窝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