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偷袭

  我们三个赶到荒坟的时候,整个荒坟已是面目全非。

  雷霆闪电轰然泄下,将这里的无数坟茔和满天匝地的荒草树木劈得粉碎,到处都是烧焦的焦木草灰和白烟火星,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的焦糊气味,吸一口都呛得人嗓子生疼。

  我们仨用袖子遮住口鼻,胖丫挥手把眼前的烟气挥散,皱眉道:“满地的火星子,这下咱们可怎么进去?”

  贾山也一脸苦涩,“等火星子熄灭了可啥都晚了,说不定高老道一会儿都成了干尸,从地底下蹿上来帮着白骨填干架了呢。”

  “呸呸呸,你可别瞎说了。”胖丫瞪他一眼,正要再骂,可没想到话音未落,荒坟地中间里便“嘭”地一声,从地下猛地钻出一道白色的冲天烟柱,足有十人合抱那么粗,直直通到天上去,接天连地,蔚为奇观。

  气流四外扑开,把地上本就烧透了的枯枝败叶一举吹散,硬是在我们面前清理出了一大块露了地皮的空地来。

  我们仨吓了一大跳,一见白烟,顿时想到上次我们来荒坟之时,白骨填也是化成了白烟和黑猫缠斗,因此这白烟必是白骨填无疑了。

  可上次时候它还只是一道几人合抱的烟柱,如今大了好几倍,宛如一条白色巨蟒冲天而起,呼啸的气流几乎把头顶的乌云都给卷翻。

  “是白骨填!”贾山喊了一嗓子,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了我。

  他跟我爹还有高老道学的一手本事,都还只是皮毛,本身也没什么奇遇,在白骨填这样的压倒性力量前就有些力不从心。

  这一点从高老道直接把他丢出来送信的举动里也看得出一二。

  因此和贾山的目光一相对,我立刻做出了和高老道一样的选择,直接往后推了他一把,道:“你躲得远点儿,千万别被这狗东西给沾上,不然等下就换成你变干尸了。”

  贾山也知道自己怕是帮不上啥,所以用力点点头,红着眼睛退出了荒坟地,远远地站在高岗上。

  我和胖丫各自占据一边,仰头望向已经在半空中凝结成一团云雾的白骨填。

  白骨填此刻已然成了一团巨大的云球,在半空之上悬浮,球上云雾缭绕翻涌,渐渐浮起一张白纸面具来,面具上偌大一个“白”字,宛如一只巨大的眼,从天上俯瞰地上的一切。

  这种压迫感极强,如果不是知道白骨填的底细,我简直要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位气势十足的神祇,若是换成心性软弱的人,怕是早就匍匐在地顶礼膜拜了。

  “你们倒是来得巧,那老道士还没死你们就赶来了。”人面郎呵呵冷笑几声,慢慢开了口。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劝你识相点,放了高老道,我还能给你个痛快。”我上前一步,攥紧了手里的竹杖,冷冷地对它道。

  在我的眼中,竹杖上此刻光芒暗涌,仿佛有无数光点在不断朝着竹杖的各个部位生成汇聚,积蓄着能量。

  只不过这种变化别人似乎根本看不到,在其他人的眼力,竹杖只是一根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竹杖,和他们拿去烧火的烂竹子没有什么区别。

  我把这种情况,认定为是老黄皮子送我的护命五字赋予我的特别能力。

  眼下人面郎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这种变化,它脸上的那个“白”字转动一下,对准了我,冷冷开口道:“小子,上次我是着了你的道儿了,这次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那老道士都不能奈我何,你又能有什么本事。”

  说着嗤笑一声,重新把“白”字对准了胖丫。

  “小丫头,你身上有我喜欢的味道,你近前来,我说不定可以考虑放过你。”它用充满诱惑的声音道。

  胖丫哪会上当,她后退一步,手上的木棍横在胸前,紧张又坚定地死死盯着人面郎。

  人面郎也不急,就这么盯着她,等她的回复。

  就是现在!

  我一步上前,手上的竹杖瞄准人面郎,铆足了劲儿朝它抽了上去。

  说起来我这时候也只是粗粗地掌握了竹杖的使用方法,所以也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只凭着第一次用竹杖时候的技巧,单纯地用一线星光的蛮力。

  因此这一鞭子下去,前头的空气被瞬间斩开,一声呼啸,无形的气流带着凛然的威势,朝着人面郎疯狂涌去。

  人面郎没想到我会一言不发就抽冷子对它下手,或者说它没怎么把我放在眼睛里,毕竟上次我出现得太突然,它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黑猫的身上,因此被我偷袭成功,还不等看清我是谁,就已经被我一鞭子抽跑了。

  说不定它心里就没觉得我对它有威胁。

  反正它是轻敌了,等我暴起发难,它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已经被一线星光一鞭子抽在了面上,那白色面具本就是一张薄薄的白纸,哪里能承受得住这样的凛然一击,顿时撕裂一声,碎成了两半。

  人面郎虽然没有血肉,可这一鞭子还是伤到了它的根本,它顿时一声惨叫,凝成云团的身形轰然散成一片滔天的烟气,周天气流再也不能收摄,被它搅动得疯狂地旋转起来。

  幸好它出来的时候已经把地上的狼藉吹得一干二净,这会儿整个荒坟空无一物,任凭气流有刮地三尺之力,也没有掀起什么大的风尘。

  可我和胖丫却被吹得东倒西歪,险些站不住脚,我对这局面没有心理准备,起初也被吹了个趔趄,可一见白烟滚滚,四面铺开,大有朝我们反扑的势头,我不禁心里大急,赶紧找了一块半埋在地下的墓碑,一脚卡在上头,手上竹杖不停,将一线星光舞得密不透风,牢牢把我和胖丫罩在其中。

  白烟左突右进,却苦于一线星光杀气凛冽,它根本无法突围,兀自在外头盘旋半晌,咆哮连连,最终竟然烟雾旋转,轰然撤去,朝着远处席卷退去。

  我和胖丫一愣,连忙定睛看去,却见白烟宛如钱塘江大潮,铺天盖地,白浪排浊,径自往远处的高岗撞去。

  我大吃一惊:

  “不好!贾山在山岗上头!”

  来不及细想,我已经一步蹬了出去,朝着山岗上猛冲,心里就像着了一把火。

  贾山学的那点皮毛,怕是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白骨填的雷霆一击,我要是晚到一步,这家伙怕是就要送命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