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死没死

  “目妖是不是死了你都不知道?”

  我不可思议地问。

  胖丫这会儿精神好多了,脸色也从苍白快速地泛起一点血色来,总算脱离了之前濒死的状态,看上去富有生机。

  她倚着枕头靠在墙上,吸溜着净明刚端来的小米粥,听到我的问题,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被你的猫一尾巴抽进自己的身体里,我都还没说啥,你居然先来问我这个?”

  她想了想,摇头苦笑,“我不确定,但是黑猫占了上风了,所以目妖不可能活下来,毕竟八尾猫和它比起来,实力太悬殊了。”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还不等放下心,胖丫又疑惑地道:“可我总觉得,目妖好像没死。”

  我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忍不住挺直了脊背,“没死?为啥你这么觉得?”

  胖丫嘴里嚼着一口粥,慢条斯理地道:“就是一种感觉,也没什么依据,如果非得说点依据,那大概就是,仙猫之前好歹是一庙主神,如今又丢了一条尾巴,急需修行来补救,那么八成也不能杀生吧。”

  “所以你觉得八尾猫会放目妖一马?”我皱紧了眉头,“但是我和贾山看见你的时候,仓库里可没有目妖,不但没有目妖,连黑猫也不在仓库。”

  “这么说起来确实很奇怪,要是黑猫打跑了目妖,那它没道理不在,可要是目妖打败了黑猫,目妖也不该离开,现在两个都不在,这还真有点邪门儿。”胖丫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摇摇头,打算放弃这个话题,毕竟我俩怎么研究也不可能研究明白当时到底发生了啥的,我转而开始好奇另一件事:“你眼角的红痣是以前就有的么,我以前咋没注意?”

  胖丫一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诧异道:“我眼角有红痣?我自己咋不知道,我一天照好几遍镜子呢,有痣我没道理看不见啊。”

  说着扭身朝外喊净明拿镜子来,自己左照右照了半天,才满脸震惊地从镜子后头露出瞪圆的眼睛看着我。

  “啥时候长的,我都不知道!”

  我摊开手无奈地道:“我也是把你从仓库里搬回来的时候发现的,那时候你脸白的跟纸一样,我还以为是以前就有呢。”

  胖丫摇头,“这可太奇怪了,去仓库那天睡觉前我记得我还照了镜子的,那时候都还没有。”

  我一怔,脑海之中似乎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想要抓却没抓住,只好笑笑道:“说不定是你自己也没注意呗。”

  胖丫白我一眼,气鼓鼓地道:“你根本不知道女的对自己的脸有多在乎,我都恨不得把我脸上的每一颗痣都编号,可惜了,就是没有这一颗的份儿。”

  最后一句是指着自己眼角说的,那颗痣小小的一颗,却鲜红夺目,实在是诡异。

  对,就是这句!

  女人对自己的容貌有多在意,哪怕身体有一点点小小的变化都绝不放过,根本不可能忽视掉这么小的细节,那么说起来,这颗痣根本就是胖丫出事的那天晚上才长在了胖丫的眼角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净明在一旁也是一脸纳闷,不过开口却是说起另一件事,“说起来那只小黑猫这几天好像都不在啊,难道是跑了?”

  我一愣,心里不禁大为懊恼。

  这几天我一心惦记胖丫,都没注意到黑猫竟然一直没回来。

  说起来这家伙平时也会动不动就跑出去自己玩,不过一般半天一晌地就回来了,身为八尾猫,又不用吃什么人间烟火,自然也不会过于依赖人类。

  只是离开这么久的现象实属罕见。

  我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道:“说不定跑哪玩去了。”

  心里却琢磨:难道是为了尽快长出第九条尾巴,所以出去狩猎妖鬼去了?

  这也并不是啥不可能的事。

  妖鬼增长力量的方式,最简单的一种就是吞吃有道行灵性的同类,能够快速修补伤势,增长修为,之前在张家院子里对付老叫花子的时候,黑猫就曾经吞吃过蚀骨虫和影缚虫,直接把老叫花子的倚仗消灭得一干二净。

  难道是吞吃了目妖,找地方躲起来消化去了?

  我胡乱猜测着,一时也没心思聊天,看胖丫吃完了粥,又有点疲累,就干脆嘱咐她睡一觉恢复体力,自己则拉着净明出了屋。

  赵神医上街采买去了,本来这活儿是胖丫的,但是这段时间胖丫都昏迷着,他就自告奋勇地接了这个活儿,渐渐还干出乐趣来了,一天不出去走走就难受得慌。

  这一走,就给净明留了不少的活儿,什么晒药材啊,给胖丫煮药啊,干起来琐碎又费时间。

  所以出了屋,净明就脚打后脑勺地忙叨去了,丢下我一个人无所事事。

  我慢悠悠地踱步出了院子,站在门口大道上伸懒腰。

  胖丫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白骨填倒是老实了许多,至少城里再也没有什么人突然离奇死亡的消息传出来,县城的警戒也慢慢放开了,表面上看,大家又重新恢复了以前的生活。

  张家还特别登门道谢了一回,为了感谢我们彻底除掉了老叫花子,虽然这事儿他们家也不打算透露出去,但是高老道还是再三嘱咐,让他家千万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引起外头的注意,一旦被人知道这些妖鬼跟张家有关,他家怕是不死也要被愤怒的群众扒层皮。

  张家自然表示一定闭紧嘴巴。

  说起来他家的女儿跟老叫花子的事儿之前传得沸沸扬扬,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如今竟然再也没人提起了,就连老叫花子的尸体被发现那段时日也从没人提起这个当初非老叫花子不嫁的张家千金。

  看来也是有些手腕。

  我正站在门前胡乱琢磨,冷不丁贾山竟然从远处的路口猛地转过来,连跑带颠地一路狂奔着朝我跑,见了我脸上顿时大喜,开口就喊:“小包!快!快救命啊!”

  我脸都白了。

  尼玛,让你俩去捅咕白骨填,捅咕出事儿了吧!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