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找人

  直到天微微发亮,胖丫也没回来。

  我们在家等了一宿,越等越心凉,可隔壁饲料厂就藏着一只目的不明的目妖,如果贸然出去找人,惊动了这妖鬼,说不定胖丫的处境更为堪忧。

  后来我不止一次庆幸当天晚上幸好没有轻举妄动,只不过每次都遭到胖丫的嗤之以鼻。

  言归正传,天亮之后见胖丫还没回来,我顿时急了,当即决定出去找人。

  说起来这一晚没回家的除了胖丫,还有八尾猫也没个踪影。

  我明明记得我翻墙去饲料厂的时候它还在我身边,之后却再也没有个动静,至于跑到哪去了,怕是只有它自己才知道答案。

  外头天刚蒙蒙亮,四野还一片寂静,只有早起的鸟在树梢上雀跃盘旋,偶尔叽叽喳喳地叫一阵,给这清晨添一点生气。

  我第一感觉就是胖丫绝对去了隔壁饲料厂,但是高老道却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胖丫怕是跑到另一边的老供销社院里去了,毕竟昨晚警车的动静闹得有点大,胖丫出去查探也在情理之中,饲料厂毕竟有人打更,严格说起来,还是供销社出事的可能更大点儿。

  再说我和他就是从饲料厂跑回来了,都没有遇到胖丫,自然胖丫也不会出现在饲料厂了。

  这推论倒也有那么几分道理,本来我都被说动了三分,可一想到饲料厂里还藏着一个深不可测的目妖,我不禁脖子一梗,坚定地表示必须去饲料厂。

  赵神医见双方僵持不下,干脆打了个圆场,建议我们兵分两路,高老道去供销社看看情况,我和贾山去饲料厂,他和净明留在家里等消息,万一胖丫自己回来,也还有个照应。

  这样分配倒是也合理,虽然饲料厂有目妖,但是大白天的想必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贾山胸脯一拍,当即表示一定要把胖丫全须全尾,活蹦乱跳地带回来,惹得净明一阵捧腹大笑。

  “你当胖丫姐是鱼啊!”

  甭管胖丫是不是鱼,反正直觉告诉我,这丫头准是碰上什么事儿了。

  和高老道在门口作别,我和贾山一溜烟儿地跑进了饲料厂,反正打更老头死了,这院子里更是没个人影,绝不会有人出来拦着我们。

  我俩在饲料厂里找了一圈,偌大的厂院静悄悄地,除了早上觅食的麻雀之外啥也没有,我俩一经过,这些麻雀就呼啦一下从草丛里飞到旁边的树杈上,像是一团黑色的云。

  贾山指着这些麻雀差点流口水,“我说小包,这要是全逮住了回去架起火来一烤,嘿,别提多香了。”

  烤麻雀我吃过,又酥又嫩,腿肉还有一种特别的嚼劲儿,是农村里难得的野味儿,乡下孩子都爱抓这玩意儿解馋,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对,我可真想回去拿点小米,支个破筐来逮麻雀。

  我擦擦嘴角上疑似存在的口水,留恋的看了一眼树梢上叽叽喳喳的麻雀,加快了脚步,指着前头的大仓库,叹气道:“就剩下那里头没看了,希望别在那吧。”

  “好端端地胖丫进那地方干啥。”贾山摆摆手,眼睛还瞟在麻雀身上,语气很是敷衍。

  我俩这会儿也跑累了,晃晃荡荡地走进大仓库的门。

  门口的血迹经过一晚上的水浸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水泥上浸的血痕隐约可见,看上去比昨晚还扩大了不少,贾山低头瞅了瞅,皱眉道:“这人死得还真惨,你说的时候我没怎么在意,这会儿一看,八成从他肚子里跑出来的得是个火车头吧。”

  “咋地,你觉得那团东西跑得太快了?”虽然这个现场还有点惨烈,走廊里甚至还漂浮着若隐若现的血腥味儿,但是被贾山一说,我还有点忍不住想笑。

  贾山似模似样地指着地上一路拖到收发室门缝里的血痕,一本正经地道:“你瞧这血痕,速度一定非常快,才会有这种一道一道的密的划痕,如果不是尸体被人拖着走,那就肯定是你们说的他肚子里的东西钻出来之后跑得太快啊,我在我们屯子见过人打狗,把狗托在车后头,车速一提起来,那水泥地上的血就这样。”

  我顿时愣住了。

  贾山的话没错,昨晚天太黑,我们都没有仔细看清楚地上的血迹,可从血痕上判断,这个留下血痕的东西必然是以极快的速度从这里拖行出去的。

  打更老头肚子里的货果然不是个寻常角色。

  我心里叹息一句,摆摆手,示意贾山往里走。

  “如果胖丫在这里,咱俩咋办?”贾山没心没肺地问。

  我心里一阵无语,心想胖丫要是好端端地啥事没有,还能在这里坐一宿?如果真在这那肯定是出事儿了啊!

  想到这我都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对啊,因为出事儿了,所以贾山才问咋办啊!

  可我能咋办?能在这里出事儿,那九成九是撞上那个什么目妖了,这会儿我都已经有点俩腿打颤了,真要是等会儿目妖从里头窜出来,凭我和贾山,真的能搞定么?

  我持怀疑态度。

  贾山无知者无畏,还大大咧咧地道:“咱俩可够呛能抬得动她。”

  得,这小子八成是觉得胖丫在这睡着了吧。

  我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扭头问他:“咱俩可啥准备都没做,早知道带上点家伙出来也行啊,现在赤手空拳,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那个目妖。”

  贾山诧异;“听高老道和赵神医的意思,那个目妖也就是个鬼,可能是本事有点大的鬼,它吃人的欲望,也不是吃人,有啥好怕的?”

  我忍不住伸手给他竖起个大拇指,心道没想到你小子还能发现这种漏洞,确实赵神医说过这目妖吞噬人的欲望,以欲望为食物,但是他也只是从书上看到的啊,那要是啥都能听书的,世上还哪有那么多烦恼啊。

  这目妖到底吃不吃人,鬼才知道!

  我俩说着话的功夫,已经站到了仓库的门洞口上,这会儿太阳升起来,阳光从仓库墙上的三排小窗户里透进室内,把巨大的仓库照出一道道光剑,直插地面。

  空荡荡的地中央上,静静蜷缩着一个人影。

  我和贾山瞳孔疾缩。

  胖丫还真在这儿!

  可她怎么会在这儿?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