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作祟

  警察走的时候,雨刚停,夜却已经深了。

  地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积水滩,人穿着靴子踩上去,吧唧吧唧响,溅起的水花朝着周围迸散,在水滩上形成密密麻麻的波纹,在晃来晃去的手电灯光下熠熠生光。

  尸体被搬到担架上,上头盖着白布,轮廓起伏,像是一座沉默的山,被几个人抬着上了车。

  警察队长问完话,跟高老道握握手,面无表情地道:“感谢你们的配合,如果再有什么线索,也请及时跟我们联系。”

  虽然脸上冷若冰霜,可我在一旁还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些起伏的情绪。

  只是不等我深究,他已经朝身后挥挥手,一群人乌泱泱来,又乌泱泱地走了。

  我和高老道打着一把伞站在雨里目送他们离开,直到整个饲料厂都重新恢复平静。

  雨后的饲料厂寂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偶尔的几声蛙鸣反而成了缥缈的背景音,似有似无地在远处此起彼伏。

  我按住自己胸口狂跳的心脏,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打更老头死了。

  我和高老道往传达室窗户里看的时候,他就穿着一身睡衣睡裤,趴在传达室的地上,活似一只巨大的人形蛤蟆。

  传达室不大,目测也就七八个平方,一面墙根底下摆着一张木头床,另一面摆着衣柜脸盆和一架办公桌,上头摆着一摞记账本,大概是用来登记的。

  屋里收拾得倒是也算干净。

  除了地上满地的血污和内脏,以及倒在这血泊里的老头儿尸体。

  尸体是被巨力掏开肚腹而死,对方一击即中,内脏流了一地,鲜血淋淋漓漓地直淌到门前,才被雨水冲散,失去了痕迹。

  警察看了一圈,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线索,对方似乎精通刑侦手段,现场不但没有留下什么指纹脚印,甚至连第二个人存在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就好像打更老头一个人半夜起床打开了外门,然后走回传达室,之后肚腹自己爆开,喷了满地之后,肚腹里的肠子自己爬出了屋子离开了一样。

  等等!

  我脑子里灵光一闪,猛地扭头看向高老道。

  高老道被我看得一愣,我已经抢先开了口,“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打更老头肚子里的肠子自己钻出来的?”

  高老道眼珠子眯缝起来,捻了捻胡子,叹了口气道:“我也正在想这件事,那尸体的伤口咱俩也都看了,那不像是被外力掏出来的,这事儿事有蹊跷,你说会不会是蚀骨虫?”

  老叫花子在世的时候,借月老庙做掩护,给不少到庙里上香的人喝了搀有蚀骨虫卵的井水,导致城中很多人遭到了蚀骨虫的寄生,成为了妖虫的傀儡。

  虽然老叫花子入城那晚吞噬了不少傀儡来壮大自己,可谁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还好端端地活在城里?

  所以高老道才有此一问。

  我却强忍着恶心把打更老头的尸体回忆了一遍,想了想,摇头道:“八成不是蚀骨虫,灵枢馆那个来看病的活尸咱们都瞧见了,身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虫子,可我瞧着这老头的尸体,可跟那活尸完全不一样,我更觉得是他肚子里有那么一个玩意儿,从里头跑出来了。”

  我特意强调了“一个”二字,表示跑出来的东西必然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一大群虫子搞大团结。

  不过外头实在是有点凉,我话刚说完,就忍不住打了个大喷嚏。

  高老道摇摇头,倒背着手示意我跟着他先进屋避避风。

  收发室的门已经被警方的封条贴起来了,肯定是进不去了,但是它隔壁就是饲料厂的仓库,和收发室之间就隔着一条水泥走廊,最重要的是,这仓库许是年久失修,反正大门是没影了,只空荡荡剩下个门框子支棱在水泥墙上,像是一张黑黝黝的大嘴。

  警察来之前,高老道在收发室里拿了打更老头的手电筒,这会儿刚好派上用场,他点亮手电朝周围照了一圈。

  整个仓库都空荡荡地,往里头还不知道有多深,让我忍不住想到之前去过的忠王冢地下溶洞,也是一样的空旷黑暗和冰冷。

  倒是这里的密闭还可以,四面的墙壁修得高大结实,挡住了外头冰凉的水汽,比外头暖和不少。

  我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摸了摸冰凉的胳膊,心里不禁呜呼哀哉:早知道这么冷,我干嘛跟来受这个罪啊。

  高老道却开口纳闷道:“这手法不像是白骨填,也不像是蚀骨虫或者影缚虫,实在是古怪,难道这县城里还有别的什么妖物作祟不成?”

  我恍然未觉,只把目光钉在地上,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高老道看我反应古怪,不禁又问了一遍,同时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回神。

  我却扭头看向旁边漆黑空洞的仓库,狠狠吞了一口唾沫。

  我看到了一滴血。

  不,不止一滴血,只不过这一滴血在手电一晃的功夫里恰到好处地泛起一点水光,让我敏锐地捕捉到了它。

  然后我就在往仓库更深处的某个方向上,不出意外地看见了一串血滴。

  这些血点之间的距离很宽,每个之间几乎隔着两三米,而且血点只有一点点大,要不是刚刚那束手电光刚刚好反射进我的眼睛里,我根本不可能发现,只会当做是老油漆,被它们糊弄过去。

  这也是为什么警’察也没有注意到这里的主要原因。

  高老道见我一直在发愣,终于也开始探究地把手电往地上照过去,他的眼睛何其敏锐,没用几秒钟就发现了地上排布规则的血点,顿时一惊,蹲下身伸手试探着抿了一滴,凑近了仔细查看。

  “是血。”

  他倒吸一口冷气,小心地把手上的血迹擦到角落处的灰尘上,站起身,把手电光沿着血滴的方向,往仓库深处照去。

  与此同时,仓库那无尽的黑暗尽头里,蓦然睁开了一双巨大的眼睛,眼睛微微发出萤光,将我和高老道罩在视线之中。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