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龙绝杀

  虽然真的正面对抗我未必是白骨填的对手,可自己的对手摆足架势之后却直接逃走,换成谁都会有三分火气。

  我当然也不例外。

  高老道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可也不忘了一把攥住我的手腕子,阻止我做出啥进一步的举动。

  我费解地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凝重,心道莫非其中有我想不到的异常?

  一时间我也纠结了。

  就在这一耽搁的功夫,那白骨填风云残卷,彻底钻进了地下。

  高老道一言不发,只拽着我追着白烟的残余到了一个破坟堆前头,我看了看方位,竟然正是之前痨病鬼爬出来的那个坟窟窿。

  “咦,刚才那个痨病鬼就是从这里头爬出来的,我在上坡那里看得真真的。”我指着地上的坟窟窿,确定无疑地道。

  “你都看见了?”高老道这才开口,眉头拧成了麻花,盯着那冒着冷气的坟窟窿严肃地道:“这底下怕是也有些什么玄机。我看那痨病鬼多半像是个干尸,在地下风干多年却能从这里爬出来,必然有特殊的事情触发。”

  “你说那是干尸?可这里明明草啊树啊都长得挺茂盛,又不是大西北那沙漠里缺水,咋能有干尸呢。”我不可思议地问。

  高老道摇摇头,蹲下身子抓了一把坟窟窿口上的土,搓了搓,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沉吟一番才道:“这地可不得了,这地八成是三龙绝杀之地,多条地脉被汇聚在一起,是大生也是大死,前头的月老庙占尽地势,得了绵绵不绝的地脉生机,那必然要在附近形成阴阳之势,没想到这死穴竟然就在这。”

  “死穴有啥不一样的?”我也蹲下身子抓了一把坟窟窿口上的土,搓了搓,也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结果啥也没发现,只能扭头问他。

  “死穴嘛,三龙绝杀,地面上看似生机勃勃,可实际上地下却无砂无水,别说蚯蚓,就是蚂蚁都没有半个,正是这样的地方,才会把尸体抽干成那样,被白骨填给操纵了。”高老道丢了手里的土,面色复杂地道。

  他这么一说,我也确实觉得手上的土好像比旁边的干了不少,好像是攥着一把沙子似地,根本没有土的质感。

  其中细微的地方,实在是语言形容不出的。

  “白骨填躲在这底下,咱们总不能也钻进去找它吧?”我啧啧两声,担忧地问。

  高老道摇摇头,起身示意我可以走了,“进去干啥,底下生机断绝,咱们进去也是白白送死。但是它可是轻易离不开这个地方,只要知道它在这,咱们就不怕它跑了。”

  说罢高老道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纸人来,念了几句令咒,往坟窟窿里一丢,叹道:“我那三个纸人八成是被白骨填给毁了,就剩下这一个,就下去定个位吧,回头咱们来了也好找。”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点点头,正色道:“等咱们弄死这白骨填,就当给纸人和被它杀了的人报仇吧。”

  高老道强笑道:“你小子净满嘴胡说。”

  顿了顿才又望着那个窟窿幽幽地道;“我们说不定永远也除不掉白骨填。这家伙就是老叫花子造出来的长生不老的容器,白骨填为魂,蚀骨虫为肉身,影缚虫作这肉身的影子,老叫花子本来是打算给自己做这样一个容器,来让自己长生不死的。如今肉身和影子都烟消云散,可这个魂,怕是永远都不会消亡。”

  “为什么?”我对他说的话一知半解,可还是不耽误我抓住重点——白骨填根本就干不掉。

  这世上的东西,有生就有灭,怎么可能有什么东西是永远存在的?

  高老道叹道:“它是用无数生魂怨气凝结出来的妖鬼,正常来说,自然可以消灭,可是它在这三龙绝杀之地,天然隔绝了生气,却能源源不绝地为它提供死气,它本身又是无形无质的魂体,只要有一点点就足以再生,你说我们怎么可能杀灭它呢。”

  这话一出口,连我都不禁瞠目结舌。

  “这么说,我们真的就没法子了?”不能杀灭白骨填,等于老叫花子这事儿始终留了个后患,我心里自然不爽。

  高老道放了纸人,又等了一会,见里头没有什么动静,知道纸人已经藏起来了,这才稍稍放心,拉着我往荒坟外头走,一面走一面道;“那也不是,只要谋划得当,让它不能回到这洞里,说不定还是有机会可以一举击杀的。”

  只是这样的可能实在微乎其微。

  刚刚只不过是挨了我一鞭子,白骨填都能果断逃命,这家伙对自己性命的重视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

  一个求生欲如此重的怨魂,怎么可能放任自己留在危险的境地里呢?

  “它被咱们这一吓,怕是轻易不会出洞了。”我不免有些遗憾地咂咂嘴角。

  高老道不以为意,“它享用惯了血食,哪会那么容易就吃素啊,要有那个觉悟,它就不会成为怨灵留在世上,早成佛得道去了。”

  这话说得我竟也无法反驳,只装作逗弄肩上的黑猫,没有做声。

  高老道倒是瞧了一眼我肩上的黑猫,挑眉道:“这家伙赖上你了?你可小心点,人家可都说黑猫是邪物,更何况是修炼出九条尾巴的黑猫,现在虽然少了一条尾巴,可是八条尾巴的猫灵力强大,绝对不是一般人能轻易驾驭的,我劝你不行就尽快把它送回月老庙去,它本来就是从那出来的,再回去也是旧地重游,不会不习惯不是。”

  我还没等反驳,黑猫已经扭头看向高老道,朝他龇了龇四颗尖锐锋利的虎牙,眼中寒光一闪,一股劲风就从我背后猛地窜出来,朝着高老道的脑袋劈面抽去。

  高老道吓了一跳,纵身跳出去老远,那劲风一下抽在了地面上,竟然在高老道脚尖前头的坚实地面上斩出一道深沟。

  高老道气急,可到底顾忌着黑猫的实力,只怒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这小畜生竟然对老道我下这样的杀手!”

  他骂声还没落,地下被斩开的深沟里竟然猛地探出一只枯槁的手,一把攥住了高老道的脚腕子。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