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勉力一击

  黑白两色烟雾转眼之间已经升到了半空之上,气卷入云,接天连地,宛如黑白两条巨龙缠绕厮杀,一时之间竟然难分伯仲。

  旷野里猛地起了大风,呼啸的气流绕着整片荒坟地不住地旋转,把周围的树木荒草吹得沙沙巨响,宛如山呼海啸,不绝于耳。

  天地自有感应,这黑白烟气一冲上云霄,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顿时乌云四起,遮天蔽日,四周的天光顿时昏暗下来,仿佛已经是世界末日似地。

  我被大风吹了个趔趄,想喊高老道他们三个后退,可已经来不及了,身后的路已经被旋风堵住了,我懊恼得直拍脑门儿,想往前跑却又不敢,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原地,心里期盼着高老道他们仨能赶紧知难而退。

  这样的情形绝非人力能够阻止,高老道三人确实已经回身想跑了,可还没跑几步,身后的黑色长烟忽地翻身一卷,脱离开白烟的纠缠,一头朝我撞来,而白烟竟然并不逃窜,反而朝下头轰然砸下,狠狠罩向了高老道他们仨。

  我亲眼瞧着这样的变故,大吃一惊,还不等想出法子,黑烟已经蹿到了眼前,原地一转,又化成黑猫,几下蹦上我肩头,若无其事地舔着爪子。

  它一身黑毛威风凛凛,丝毫也不像是刚打了一架。

  前头高老道三人的处境就没这么美妙了。

  见白烟罩顶,高老道面色一变,手一撒,一大把黄符顿时扬开,随着他手诀一捏,无数黄符竟然在他们三个的头顶三尺处布成一顶伞盖,堪堪撑住了轰下来的白烟。

  白烟犹如凝成实质,巨大的力道轰然砸下,就算是这些黄符也只能勉力一接,原本撑得浑圆如一的伞盖在白烟巨力之下竟然隐隐有了崩溃的趋势,发出刺耳的撕裂声。

  高老道一只手撑着头顶的黄符屏障,另一只手朝贾山肩膀上推了一把,喊道:“你俩还不快走!”

  说话的功夫,那半空中排列布阵的数道黄符已经碎了三四道,破碎的黄纸屑纷纷扬扬地被风吹开,像是一把黄色的落花。

  白色烟雾留下几缕压住余下的黄符,主体又翻涌着朝天上升,显然是打算再给老高道来一下更狠的。

  那些黄符漂漂摇摇,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再一下重击。

  贾山和胖丫哪见过这样的阵仗,早吓傻了,被高老道一推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知道再留下也只是徒增伤亡,只好一步三回头地往外跑。

  我倒吸一口凉气,心知这白烟虽然不知道和白骨填有没有关系,但是绝对是不好对付,当下也不犹豫,一步跨出去,竹杖在手,往前就冲。

  刚好和往外跑的贾山胖丫跑了个碰头。

  贾山和胖丫这时候才看见我,双双吓了一跳,还不等开口,我已经先吼道:“你俩快走!我去救他!”

  话音未落,我人已经冲出去老远。

  我也顾不得贾山和胖丫有多惊讶,也顾不得周围的荒草灌木飞快刮过我的脸啊胳膊啊有多疼,我就一个念头,就是必须得把高老道捞出来,晚了可就什么都完了。

  这老头不是路人甲乙丙丁,这老头是高老道,是很多次救了我的命的高老道。

  他不许死!

  我脑袋瓜子里嗡嗡作响,眼睛死死盯着前头的高老道,脚下拼了命地狂奔。

  与此同时,那白烟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旋即在高空之上团成一团白色的云团,这云团越来越大,带着无比的气势和凛然逼人的冷冽,朝着下头轰然砸下。

  它留下的丝缕云气按着黄符撑开的伞盖,让高老道根本动弹不得,不但动弹不得,甚至撑着这伞盖都有些费力,眼看白烟酝酿完成直冲而下,高老道自知难逃,不禁心中呜呼哀哉,将腰背一挺,闭目等死。

  白烟雷霆万钧,轰然砸下。

  无尽气流吹得人根本站不稳,整片地上的砂石枯枝都被一把吹开,裸露的地面甚至露出了坚实的底土。

  就算是闭着眼,高老道也能感受得到被沙子疯狂抽打头脸的细密的疼痛。

  预想中的疼痛却迟迟未到。

  高老道心中疑惑,慢慢睁开眼,却刚好对上我的眼睛。

  我也是拼了。

  虽然赵神医一直告诉我我这身子骨里头哪哪都是小伤,可这好医好药地顶着,又养了这么久,我琢磨怎么也能好得差不多啊。

  可这一亮招,就感觉出一点力不从心了。

  竹杖一被催发,一线星光立刻长鞭扬起,朝着巨大无比的白烟一鞭子卷上去,“噼啪”一声狠狠抽在白烟上,把凝结成团的白烟一鞭子抽得溃散开。

  像是在头顶放了一个巨大的白色烟花,白烟崩溃成无数白色丝丝缕缕的雾气,朝着四周轰然射开。

  伴随着白烟崩溃,烟云之中顿时响起了一声巨大的惨叫,散开的白烟在半空中形成一张巨大的脸,眼耳口鼻俱全,面目狰狞,居高临下地瞪着我,久久不散。

  虽然只是一鞭子,可是我已经觉得内腑隐隐作痛,想要再抽一鞭子却怎么都挥不下去,只能就这么硬撑着站在地上,目光直视那张白烟组成的脸,气势上不让半步。

  那张白烟组成的脸上,也斜斜地划开了一道口子,活似老叫花子死前那张脸。

  这张脸的嘴巴一开一合,像是在谩骂,但是当然没什么声音,只有无尽的风声呼啸。

  我猜这八成就是白骨填没跑了。

  我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它,发现如果贾山和胖丫的描述如果没有误差的话,它这段时间还真是长了不少——或者说,是力量强大了不少。

  能在青天白日里凝聚起这么大的能量,甚至引动天地变色,这可不是一点简单的怨气就能做到的。

  我打量它的功夫,那些散开的白烟开始飞速聚集,很快又重新聚集成一个云团,云团上浮现着白骨填的脸,这张脸俯瞰着我半晌,忽地打了个唿哨,一道烟气直直往下,一头扎进了地下。

  我一惊,旋即大怒。

  这混蛋!竟然跑了!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