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退敌

  局面一时陷入了僵持。

  我倒不是没想过用怀里的红纸来试试,但是一来这红纸算是我的一点保命的根本,在高老道面前我有点不想暴露,二来这红纸之前只帮我对付过双胞胎身上的两道鬼气,还让鬼气投胎到了罗婶身上,并不算彻底消灭,因此我也不能确定它到底能不能赶走这么多老鼠。

  我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高老道极为不悦。

  “小小年纪怎么能叹气,有啥可愁的,老道我一把年纪,也没像你似得愁眉不展。”

  说着话,他伸手给了我一个暴栗。

  我不敢叫出声,硬生生把痛呼咽下去,揉了揉后脑勺,不满地道:“你说得轻松,你年纪一大把了,啥没见过?我才多大,我还想见识见识外头的世界呢。”

  高老道忍不住乐出了声,“还外头的世界呢,外头啥也不好,我跟你说,花花世界迷人眼,那都不如家乡好,你小子好好悟吧你。”

  说完指着我道:“我想到主意了,你把这活尸递给我。”

  我一愣,这才想到自己竟然一直都拎着装了鬼猪羔子的布袋子,赶紧递给高老道,一脸希冀地看着他。

  高老道被我的眼神都乐了,嘴里道:“你别内种眼神看我,怪恶心嘞,我也不知道行不行,死马当活马医吧。”

  说着把那布袋子口上的绳结解了,站起身瞄准方向,轮圆了胳膊,朝着老鼠堆里拼命一丢。

  布袋子在夜空中划开一道圆满的抛物线,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说来也巧,布袋子掉落之处正在大蛇身边不远处,似乎是闻到了布袋子里不同寻常的气息,这地方的老鼠纷纷朝四周逃窜,眨眼功夫就以布袋子为圆心,清空了一片场地。

  大蛇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停止了对鼠群的吞食,硕大的蛇头朝向布袋子的方向,口中的红信疾速地吞吐着,像是有些不安。

  连拼命撕咬大蛇的老鼠都安静了,视线全部钉在布袋子上。

  一时之间,场中安静得可怕。

  万众瞩目之下,布袋子袋口一动,里头的鬼猪羔子蠕动着钻了出来。

  它比在张丙志家的时候还要破碎,整个身体已经无法用四肢站立了,只能凭借脊椎和四肢的骨头,借助筋肉收缩的力量往前爬,看上去更像是一条血肉糜烂的肉蛆,唯一的区别,就是这只肉蛆的骨架从血肉之中支棱出来,浑身散发着刺鼻的尸臭。

  鬼猪羔子的眼眶早腐烂成了两个白骨森森的血窟窿,灰白的眼珠子仅有几根血管和腐肉吊着,在眼眶子里缓慢地转动,慢慢扫过眼前的鼠群。

  就是这好像一脚就能踩个稀巴烂的模样,偏偏从大蛇到鼠群,没有一个敢上前掠其锋芒。

  大蛇甚至还仿佛很畏惧似地,长长的身体缓慢地卷曲着,四爪谨慎地挪动。

  我看得分明,这大蛇竟然是打算往洞里撤退了。

  “真没想到这鬼气还有这么大本事,连这修行有道,即将褪去蛇形的灵物都对它十分忌惮啊。”高老道摇头晃脑地感慨。

  我忍不住挫他的锐气,冷哼一声道:“这鬼气可是能到处乱窜的,瞧这样,猪羔子的身子烂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你说它要是不要猪羔子了,重新附在大蛇身上,会咋样?”

  高老道呸呸呸了三声,气得吹胡子瞪眼:“你小子就不能说点吉利话?真出现你说的情况对你有啥好处?”

  我心想我有红纸护身我怕啥,讪笑几声,眼角却瞥见场中情况,赶紧拽了拽高老道的衣角,指着下头催道:“你快看,这是怎么回事儿?”

  高老道一怔,低头定睛一瞧,顿时急得一蹦三尺高。

  原来这么几秒钟的功夫,鬼猪羔子竟然涌动身体爬出了布袋子,随即整个脊骨在地上猛地一拍,竟然高高跳在半空中,如同一只血腥的跳蚤,朝着大蛇的头顶狠狠扑了下去。

  这一下快如疾风,和之前慢吞吞的模样大相径庭,大蛇和鼠群本来都在算计它的速度,却被它的缓慢蒙蔽住了,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下一秒,鬼猪羔子骨刺狰狞的嘴巴狠狠咬在了大蛇的肉角上,整个身子如同一条骨头血肉揉成的丧尸蛇,以诡异的姿势扭曲缠绕,死死卡在大蛇的脑袋上。

  大蛇惨叫一声,狠狠摔在地上,疯狂地扭动身体,希望把它甩掉,可鬼猪羔子胸口尖锐的肋骨居然不可思议地张开,随即狠狠扎进大蛇的脖子,把大蛇的头颈勒进了它的胸腔里。

  鼠群都咬不开的鳞甲,却被鬼猪羔子的肋骨轻而易举地刺穿了。

  数道鲜血从伤口里飙射而出,疯狂摔打自己的大蛇活似个血喷泉,飙射出的血柱喷了鼠群一头一脸,近处的老鼠竟然眨眼间就被蛇血染红了。

  鼠群轰地一下炸锅了。

  像是退潮的海水,本来无所畏惧的老鼠们疯狂逃命,相互践踏,眨眼之间就朝四面八方逃得干干净净。

  原本拥挤的坟堆空隙里,此刻就只剩下被鬼猪羔子抱住了脑袋的大蛇,在尘土飞扬之中痛苦狂躁地滚动着。

  我和高老道都被这变故惊得变了脸色,眼看大蛇的扭动越来越乏力,我赶紧一扯高老道的衣角,急迫地催促道:

  “快想想办法啊,不然真要被我说中了啊!”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