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荒坟埋骨

  我和贾山初遇黑猫的那晚,一路追着黑猫,就是跑进了一片荒坟。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荒坟的方向,就是从月老庙的后山翻墙出去,再一路前行,而老叫花子的尸体就是在月老庙后山上被发现的,方向基本一致。

  这两者之间很有可能不是巧合。

  那荒坟人烟罕至,又属于阴寒之地,白骨填一个冤魂凝结成的妖鬼,实在是太适合躲在这种地方了。

  尽管一屋子的人都被我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可细细分析下来却又拿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高老道最后一锤定音:“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就去看看。”

  贾山和胖丫最近跟高老道学了几手本事,正愁没地方施展,听了这话顿时欢呼雀跃地跑去准备东西,而我就傻眼了,眼睁睁看着他俩跑出屋子之后,我只能一脸哀怨地看向高老道。

  “干啥,你小子咋这眼神儿瞅人,跟街上那些男人不在家的娘儿们似地。”高老道打了个激灵,眼神嫌弃地看着我,还往外坐了坐。

  好像我是啥病毒似地。

  旁边刚给我诊过脉的赵神医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还不是后悔自己嘴快了么,要是晚说几天,说不定他也能去瞧瞧热闹。可现在嘛……”他拉了个长音,笑着瞟了我一眼,才继续道:“现在可是去不成喽。”

  我捂着脸,发出一声呜咽的哀嚎。

  没错,我的伤势还没有彻底好利索,虽然能下地行走甚至小跑,不过赵神医说激烈的运动还是够呛,因此这种狙杀白骨填的活动我肯定是休想参与了。

  高老道恍然大悟,顿时幸灾乐祸地朝我挤挤眼睛,笑道:“早点干掉它,城里也好早点恢复正常,不然天天这么下去可还得了,我听说今天又死了个人,死得还挺离奇的,说是跟老叫花子一样,全身的体’液都被吸干了。”

  我讶异地看向他,从他脸上得到了一个确切的眼神,顿时惊了,“白骨填跑进城里去了?”

  高老道点头,“八九不离十吧,只不过尸体直接就被拉走了,我还是听最早发现尸体的几个老头儿说的状况推断的。”

  我更诧异了,“那你还相信我分析的话,觉得白骨填在月老庙后头的坟地里?这城里城外可是好几里地,它可能这么往返奔波么?”

  我话音还没落,门外贾山探头进来,说是东西都收拾好了,随时可以出发了,说完朝我挤挤眼,头一缩,就没影了。

  高老道按按我的肩膀,皱眉道:“小小年纪,操心的事儿倒是不少,这事儿你别管了,我们去看看,很快就回来,你好好养伤,可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说完也不等我开口,自己一扭身出去了。

  我不禁气结。

  赵神医忍俊不禁,憋了半天,强忍着笑劝了劝我,就也自己忙去了。

  我躺在炕上,眼睛盯着棚顶看了半晌,耳朵听着高老道三人嘻嘻哈哈啊地出了门,赵神医在院里喊净明去西屋拣药材,随后整个院子慢慢安静了,只能听到外头偶尔过路的鸟儿叫。

  黑猫不知道从哪蹿进来,朝着我慵懒地叫了一声,蹲踞在我枕头边,歪头看我。

  我和它对视了几秒钟,就在心里坚定了一个想法——我得去看看。

  这事儿全程我都参与其中,就连老叫花子被’干掉,也多半是我和黑猫的功劳,可到最后这一步了,竟然没我俩啥事儿了,是谁也不能甘心吧?

  说干就干,我一骨碌爬起来,蹑手蹑脚地穿好衣服,拿起放在炕边的竹杖插在裤腰带上,黑猫见我要出门,就像是知道我要干啥似地,轻轻叫唤一声,纵身就跳上了我的肩膀。

  它那么大一个体型,坐在我肩膀上竟然稳如泰山,而且我居然都不觉得重。

  我俩小心翼翼地出了屋子,丝毫没有惊动赵神医和净明,之后又猫腰贴着墙边摸到了门口,一闪身出了门,我撒丫子就往月老庙的方向跑。

  动若脱兔。

  黑猫在我背上起起伏伏,四个爪子也不知道怎么抓住我的,反正愣是没掉下来,我俩一路跑跑停停,远远地就看见高老道三人到了月老庙,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却并没有进去,反而从庙外往后绕去。

  为了不被他们三个发现,我尽力压低了身子,把自己藏在一大蓬野草后头,从草缝里望前极目远眺,直等到他们三个没影了,我才弯着腰一溜烟地追上去。

  这仨人起初倒是说说笑笑,可当贾山带路到了荒坟边缘,远眺一片歪七扭八的坟地和荒野林子连成一片,就连胖丫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畏惧起来了。

  我躲在路边大石头背后偷看着,心里暗笑:这就害怕了,等会儿要是白骨填从里头蹦出来,还不得把你这小胖丫头吓得原地蹦起来。

  背后的黑猫这时候轻轻从我背上跳下来,朝我看了一眼,也从石头侧面探出一颗小脑袋往外张望,也不知道能看出啥来,倒是也聚精会神地,挺像那么回事儿。

  我忍不住朝它念叨:“小黑啊小黑,咱俩一会儿要是突然蹦出来,吓他们一大跳,还不得把他们吓死。”

  黑猫也不搭理我,尾巴一摇一摇地,像是看见耗子似地。

  我俩藏身的这块大石头,位置就在荒坟地正对着的上坡顶上,地势居高临下,几乎能把大半个坟地尽收眼底,我见它看得认真,心里好奇,不禁也顺着它的目光朝前看去。

  这一眼,我不禁瞪圆了眼珠子,险些就要叫出声。

  偌大一块荒坟地,除了歪倒的坟头儿就是荒芜的野草灌木,就在这块地的中间,有一座毫不起眼的小趴趴坟,也许是上头的封土年深日久,土质疏松,又有野鼠盗洞,坍塌出了一个大窟窿,此时此刻,正有一个小小的影子从这窟窿里探出来,趴伏在地上,朝着远处的高老道三人潜伏了过去。

  我看得分明,那影子四肢畸形,骨瘦如柴,分明是一副痨病鬼的模样。

  可痨病鬼咋会从坟里爬出来呢?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