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宝贝

  我看着画卷,总觉得哪里不同了,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

  左看右看,我才发现,竟然是黑猫和从前大相径庭。

  以前那黑猫在画中的时候,黑毛如墨晕染,毛茸茸地,虽然不失九尾猫的威严,可也别有一种憨态可掬。

  如今却不一样,黑猫身上的毛根本就好像一簇簇黑色的火焰,让它整只猫都宛如一团黑火,在画中世界里熊熊燃烧,烧得画中天地色变,连卷轴都滚烫灼手。

  这个发现把我唬了一跳,差点把卷轴都丢了,还好我心里还记得这是个宝贝,这才拼着烫手,死死把它攥在手里。

  画里的黑猫凝神看我一会儿,周身火焰飘摇,忽地站起身来,朝画面上一蹿,竟然直接从画里纵了出来,轻飘飘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吓了一跳,可是也不敢动,生怕惹恼它,只好像个棍子似地直挺挺地站着,任它在我肩膀上绕来绕去,黑毛如火焰,蓬松柔软,蹭在脖子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高温难耐,反而痒痒地,让我忍不住咯咯笑出了声。

  黑猫在我耳边绵长地低叫了一声,旋即又纵身跳回了画里,尾巴一摇,成了八根,在身后飘摇摆动。

  只是一瞬,八根尾巴又忽地收成一根,黑猫原地转了几圈,团成一团,瞥我一眼,把脑袋藏进绒毛里,再次睡去。

  我愣神半晌,面色变了几变,这才缓缓收起了画轴,重新装进布兜子里。

  心里却是开了锅一样,震惊得脑袋瓜子嗡嗡响。

  刚刚黑猫那一声低吟,我竟然听明白了它的意思:它在画中休养元神,已经恢复了大半,只要重新修出一条尾巴,就能功德圆满了。

  在那之前,它要一直跟着我。

  至于那断了的第九条尾巴,因为上头凝聚了黑猫数百年的法力,自然是威势不凡,黑猫要我把那尾巴烧了,就能得到一把法器,以后斩杀妖鬼都用得上。

  这让我又惊又喜。

  惊的是没想到黑猫竟然真的认我为主,愿意跟随我。

  喜的是如果按照黑猫所说得了它尾巴化成的法器,以后再碰到啥乱七八糟的妖鬼,我再也不至于躲在高老道身后苟活了。

  黑猫的那条断尾就在我的布兜子里,我小心地收起画,把断尾取出来拿在手里,见断尾已经干燥了,尾骨笔直,毛发油光亮泽,活似一把上好的鸡毛掸子。

  端详几番,想到一会儿就要出发去张家,我也不敢耽误太多时间,赶紧从兜里掏出火柴来,一把划着了火,往断尾上送去。

  火柴上的火苗摇曳,一挨着断尾,顿时把上头的毛发都点燃了,火焰像是凭空生出的兽,瞬间从底下往上席卷蔓延,把整根断尾一下子全吞没了。

  我生怕火苗烧了手,吓得手一松,被火焰包裹着的断尾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咣当”声,上头的火焰旋即熄灭,竟已经成了一根长有三尺三,拇指粗细的枯黄竹杖。

  竹杖上黑黄交错,乍看之下毫无规律,和一根被火烧得乌漆麻黑的竹子没有分别,可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那些黑色的斑纹宝光内敛,各具奇形,绝非平常。

  我把竹杖拣在手上,掂了掂,发现这竹子质量极重,倒像是铜铁铸成似地,可分量却掌握得恰到好处,既不会被重量夺去竹子本质的轻盈,也不会因为轻盈失去重量带来的杀伤力。

  随手一挥,竟然恰到好处地趁手。

  我不禁大为惊喜,随意挥舞了几下,更是满意,这竹杖拿在手里竟然出奇地契合,就好像和我的胳膊长在一起一样,指哪打哪。

  直到见时候不早了,我这才不舍地收了竹杖,把它别在裤腰里,回去找高老道他们。

  高老道一行人也刚从屋里出来,瞧见我,贾山笑嘻嘻地揶揄道:“你小子上个厕所上这么久,我们还以为你掉坑里了,正要去捞你呢。”

  说得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呸了一声,照着他肩膀就是一拳,嘴里笑骂道:“可惜了,早知道你来,我就多蹲一会儿,给你留点热乎的。”

  贾山这小子心脏,听不得这埋汰话,我一说,果然他恶心得脸都白了,啐了我一口,抱住了高老道装驱虫药汤的罐子,板着脸,撒开两条大长腿往外就走。

  我见胖丫也抱着一个罐子,干脆伸手接了过来,搂在怀里,这罐子挺重,里头的东西晃荡晃荡地,好像也是药汤子,我好奇地问道:“这么一会儿工夫又熬了一罐子?”

  高老道和赵神医已经走得远了,胖丫和净明跟我走在一起,听到我问,胖丫揉了揉酸涩的胳膊,笑道:“这个里头是赵神医煮的花椒汤,本来说给院子里的花木杀虫的,高道长一听能驱虫,哪会放过,就全都带走了,说是花椒的气味虫子最讨厌,带着备不住能用上。”

  我摇摇头,净明已经乐不可支地道:“师叔看上去也不是很有把握呢,也不知道今晚能不能等到你们说的老叫花子,万一他没来,这些宝贝不是都白准备了么。”

  我苦笑道:“如果是以前呢,他还真未必会冒这个头,但是这回不一样了,他被贾山和胖丫撞破了好事,不赶紧动手的话,他也会怕失去机会哩。”

  胖丫点头,面色也是凝重,“是啊,如果我是他,为了防止走漏风声张家连夜逃走,也会趁热打铁,今天晚上就动手地。”

  说着话,我们已经出了门,赵神医早让净明叫好了马车,这会儿贾山把自己手上的罐子放好了,又跑回来接我手上的这个。高老道已经上车了,朝赵神医摆摆手示意他别送了,又吹胡子瞪眼地喊我赶紧上车。

  胖丫却被留下来托付给赵神医照顾,只能站在门口朝我们挥手告别,她还挺遗憾,可高老道的理由也让人无法拒绝——“这是要命的事儿,女娃还是留在这的好。”

  胖丫也只能作罢。

  跟胖丫他们三个挥挥手,我一撑车辕上了马车,赶车的小二鞭子一抽,拉车的黄马打了个响鼻,迈步就走。

  马车车轮滚滚,慢慢驶进夜色中。

  我回头看着渐渐缩小最后消失不见的胖丫三人,心里忽地起了一层凉意。

  凭我们几个和两罐子药汤,真的能打败老叫花子么?


本站网址:http://www.gianthorserides.com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